失明後的恩典與祝福


因病失去視力的梅姐終日鬱鬱寡歡,幽暗籠罩她再也沒有盼望。但是神卻恢復奇妙作為翻轉她的生命,讓她生命破碎後再度獲得自由。梅姐乾渴的心因著恩典而滿溢,她開心地領受祝福,用有限的視力活出美好的晚年。

文‧攝影│蘇麗華


一位高齡視障者可以走出家門做諮商;也可以彈奏烏克麗麗;更到老人院表演太鼓娛樂住民……樂觀的天性都在轉念間頓時改變,從此梅姐的生活由黑暗變光明,她用殘存的微弱視力,帶著喜樂的心享受著每一天。

年近70歲的梅姐,過去是一位裁縫師,職場退下後,以為能悠閒的享受後半人生。疾病無情的打擊,不僅打亂她的生活步調,也將她推向幽暗的深淵。糖尿病造成視網膜病變,不得不動手術。「第一次手術後視力復原良好,接下來病情每況愈下,直到第三次手術視力就愈來愈不行了。」梅姐無奈地說。重度弱視的她,眼前變得模糊不清,生活開始受到影響,連帶與家人的關係也陷入冰點。

除去軟弱 堅強站起

家裡多了一位身障者,對家人而言照顧上都是一場耐心與體力的煎熬,「我也不願意這樣呀!」梅姐想起生病的那段艱苦日子,眼眶泛紅的流下淚來說:「我壓力大到爆瘦至38公斤。」所幸友人前往關懷,當務之急要她先把身體養好,才能談下一步,振作起來的梅姐擦去眼淚,除去軟弱要自己堅強。

透過ICF(身心障礙鑑定與需求評估新制)鑑定與轉介,伊甸視障服務處新北市愛明服務中心與梅姐主動聯繫,促使她生活重建。在心理諮商時,經由諮商心理師的協助下,以及運用同儕支持團體的力量,幫助梅姐走出心境,不再陷入悲傷情緒。「他們有些視力狀況都比我還嚴重,卻過得很開心。」從他人身上看到正面能量,加上中心社工不斷鼓勵下,梅姐開始轉念,讓生命不再停留,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定向訓練 走出格局

中途失明的生活,的確讓梅姐生活亂了方寸。由於視力有限,她既不敢出遠門,晚上更看不見。在家只能小心翼翼的摸著牆壁移動;就連穿衣服,都無法辨別正反面,有時穿上才發現穿錯面,只好憑著觸覺辨別。吃飯時,看不清楚眼前的菜色,一頓飯掉滿地是常有的事。外出時,幾次老公拉她上公車,由於看不見階梯逕自往前撲倒的經驗,令她打從心底要學習定向訓練,經過一年練習,她終於可以拿白手杖出門到中心上課。

上烏克麗麗時,她用手機錄下老師的彈奏指法回家吃力地觀看練習,然後背下樂譜彈奏,如今《雨夜花》等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都能上手,閒暇時彈奏一曲,用音樂療癒人心。閒不下來的她,也到盲人重建院學習太鼓,回家隨手拿報紙當捲棒,敲著桌子練習節拍樂在其中,「我們還到老人院去表演。」梅姐開心的說,用音樂關懷長輩,自娛也娛人。

失明到來 做好準備 

打開社交圈,梅姐變得有自信,過去的她家人隨侍在側備感壓力;來到中心後,家人獲得喘息,她的生活也豐富起來,連情感也有了交集。為了及早適應語音手機,梅姐開始上課學習操作。拿著智慧型手機手指在螢幕上滑動,怎麼樣都找不到正確按鍵,她不厭其煩的問老師如何操作,一邊練習一遍記著斗大的筆記,以便回家複習。問她學習語音手機的動機,她毫不忌諱的說:「我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以因應我完全失明的那一天。」

過去成天以淚洗面的梅姐已不復見,改頭換面的是開朗樂觀的個性。熱心的她聽說有失明者看到媒體報導她的故事深受激勵而想見她一面,她敞開雙臂歡迎,「我是過來人,能體會箇中的痛。」梅姐用生命影響生命,散播正向能量,猶如詩歌《復興從我開始》歌詞寫道:「懷著主的夢想,我站立起來;靠著主的能力,我要站起來,這裡的恢復和復興是全部從我開始復興起來。」梅姐的改變,讓一切變得不同,生命跟著翻轉。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55 期 2016.9 月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