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的延伸希望

如果我們眼前一片黑暗,就別盯著黑暗不放,打開耳朵、嗅覺、皮膚去感受周圍,會發現原來失去80%的訊息建構能力,卻還有20%能帶你重新認識世界。

   20%的延伸希望

文│陳玠婷   攝影│何維綱  

 

 

「我看不見了都不怕,你還怕什麼。」

 

走在蜿蜒的產業道路上,雙眼失明的田爺爺卻能準確指出所到之處,也能用輕鬆諧趣的口吻安撫週遭為了路況擔心的朋友;他接受自己看不見,也用智慧告訴晚輩們其實失明也有收穫,他的人生依舊豁達。

 

而剛爬完台灣百岳之一的雪霸大山的施慧宜,下山後又趕著參加視障歌唱大賽;她平常參與許多才藝課程、戶外活動,更沒有放棄工作,繼續經營事業,將自己的生活極其豐富有趣;但是她不說,沒有人發現她是視障者。

 

左眼看不見的陳婉婷,另一隻眼睛正慢慢退化,她用務實的心情準備未來的生活。眼睛常常發炎,每一次看診至少四千塊起跳的藥費,使得肩上的擔子沒有減輕過。她有許多夢想做,目前則是專注在工作上,偶爾假日安排為其他視障者當志工,跟著他們上課也為生活增添一些變化。

 

別讓恐懼綁架自己

 

中途致障的朋友們都說剛開始的時候最難熬,從能到不能,有人一輩子都走不出來,有人花盡心思,也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接受自己的新模樣。過程的跌撞心酸,對旁人道不清說不明,而施慧宜用過來人的角度表示她從不過度安慰朋友,因為每個人的心情都不一樣,不能因為旁人的支持鼓勵而很快恢復,得靠自己走出來;陳婉婷則說陪伴是最好的方式。

 

醫學報導指出,一般人接受外界的資訊,80%由視覺建立,20%由聽覺等其他感官,才建立起完整的認識,而中途致障的視障者,如何轉變自己認知系統的建構,確實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曾經看得到,失去視覺的恐懼會更大。」田爺爺的部落裡也有幾位視障朋友,他們失明很久了,早已習慣眼前一片黑暗的封閉生活,所以婉拒學習定向的機會。

 

專注在恐懼上  它就一直存在,學習與它共存,再學會駕馭,到了這一步,離新生活就不遠了。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