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眼行走在高山部落上

車子行駛在海拔1100公尺的山路,田爺爺猶如有心智地圖般,每個彎道、每個路標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失去視力沒有難倒他,卻意外開啟他的其他感官功能,暢行無阻的生活在高山部落,留下他每個足跡。

 用心眼行走在高山部落上  

文│蘇麗華 攝影│何維綱

 

「轉個彎你就會看到神父的家,下一處你會看到右邊有一座大水塔」車子向海拔1100公尺的山路駛去,坐在前座的田爺爺憑著路況和感覺向駕駛一一報路,這趟山路是他年輕時每天務農的地方,更是他再熟悉不過的道路,當一行人看到他報的路標驚呼連連外,幾乎讓人忘記田爺爺早已失去視力。

 

用心眼代替視覺

 

只要有空,田爺爺的兒子就會帶他上山,手中掬起一把泥土,觸摸高山茶葉,鼻息間呼吸濕冷的空氣,重溫昔日的味道,這裡是田爺爺失明前每天腳踏的土地,如今只能憑著觸覺和嗅覺,倚著欄杆咀嚼過往,想著那美好的曾經。

 

「很多人都以為我看得見!」步行在蜿蜒的山路,田爺爺述說著往事,對認路這件事,他得意地說出別人對他的稱讚。在南投信義鄉的部落,田爺爺的家就位於山腰上,從後門到鄰近雜貨店,得步行山路並避開來往的車流。「我得要時而靠左,時而靠右閃避車子。」田爺爺從定向訓練師那邊學習到閃邊的技巧,才能讓他暢行無阻,出門找朋友聊天打發時間。

 

失去光覺陷入黑暗

 

聊起失明的原因,由於患有青光眼和白內障做過多次手術,但是視神經受損,民國96年時還有光覺,事隔三年,完全失去視力,「孩子白天帶我看太陽,我連光覺都感受不到。」自此陷入黑暗世界。

 

原本熟悉的家,卻因為看不見而成為危險的場域,弄得他跌跌撞撞,看著田爺爺的雙腳滿是撞痕,不難看出他吃了多少苦頭。為了移動方便,他找了一根竹子充當拐杖,彎把和底座都是他自己組裝,外出時就成了避開障礙物最好的輔助工具。

 

沒有先進的輔具,田爺爺將就一根竹子在家移動,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出門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看不見,會怕呀!」直到兒子和媳婦連結上伊甸南投視障重建服務中心,才擴大他的生活圈。

 

定向訓練開啟生活範圍

 

定向訓練師長途跋涉來到信義鄉山上教導,頂著豔陽,行走在崎嶇的山坡路,還要不時閃避車子,一趟訓練下來,兩人早已汗流浹背,社工惠美不禁表示:「這比在一般道路上教導還要難上加難。」

 

學習快的田爺爺,把定向行動技巧牢記在心,很快就靠自己出門,甚至到鄰近麵店買午餐吃。每天出門和街坊鄰居聊天是他的一大樂事,懂得調劑身心的他更無師自通學習電吉他自娛,樂天派的他絲毫嗅不到失明的傷痛,其實骨子裡還是會黯然神傷。「有時想起眼睛看不見還是會掉眼淚,既然這樣了就禱告不要想太多。」部落裡也有鄰人失明,妻離子散,孤苦伶仃的他只能借酒澆愁,最後選擇自殺。看到他人失明的壓力,田爺爺樂天知命的說:「孩子們都對我很好,還會帶我到山上工寮休息。」

 

倚靠神過好每一天

 

每天家人出門工作,田爺爺獨自在家,唯一叮囑不能做的事就是開火,若想要知道幾點鐘,按電話語音報時功能就能解決。下午時分,孫子放學回家,又能和他作伴,生活怡然自得。

 

面對未來,田爺爺說與其擔心,不如把握當下,信主的他,不住禱告祈求平安就好,最常跟神說:「祢還是要照顧我,讓我順順利度過每一天。」他附帶說道:「光想到 神對我們的愛不簡單,既然這樣,凡事倚靠神就好。」

 

時常在部落走動的田爺爺,左右鄰舍早已知道他這號人物,克服視力的他,猶如常人般生活,所不同的是他有了伊甸送他的現代枴杖輔具,陪他邁開每一步穩健的步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