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可以自己走出家門

二十年來,Candy因為擔心害怕而不敢獨自出門,失明後的她,媽媽是她依靠,更是她的眼,打理她的一切。如今上過定向訓練課程後,Candy試著走出家門,也打開她封閉已久的心房。

沒想到我可以自己走出家門  

文│蘇麗華 攝影│何維綱

 

這一天在住家大樓庭院,Candy正試著拿手杖做定向移動,獨自一人從電梯口緩步移動到大門。短短的距離,Candy費了一些時間終於抵達管理員室,完成任務後她不由得說:「在黑暗中摸索真的很恐怖。」

 

對定向行動的初學者來說,實地演練是必經的過程。Candy從原本的排斥到漸漸有成效,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在這之前,打從失明後她便足不出戶,若是外出一定得由媽媽陪在身邊。身旁的人都說她太依賴、太黏媽媽了,「要是有人把我丟下,我會在原地大哭。」

 

糖尿病造成視力衰退

 

回顧28歲,Candy是一位平凡的上班族,一天一覺醒來,左眼突然視力模糊,就醫檢查後發現原來是糖尿病所引起,罹患幼年型糖尿病的她,萬萬沒想到該疾病會造成視力惡化,令她驚恐萬分。

 

左眼視網膜剝離,不斷滲出血來,透過雷射治療希望可以保住視力。無奈術後復原力不佳再次出血,媽媽帶著Candy到處求遍名醫,卻在經歷一次次的手術後,終究喪失視力。「早知道後果我就不開刀了。」Candy撐開眼睛露出泛白的瞳孔,眼睛萎縮變形令她更加難過。

 

雙眼失明後關起心門

 

照常上班的Candy,看東西都用正常的右眼,同事們都不曉得她一眼失明。三年後同樣的事情再度無情地降臨,這一次連右眼也救不回來。她猶記得當時搭公車完全看不見是幾號,只能猜測左轉閃燈靠站,就是她要搭乘的那一班公車。期間為了挽救視力,Candy還和媽媽搭夜班火車北上求診,掛號加號看完醫師再當天南下,如此舟車勞頓,無不希望僅存的右眼仍有見到光明的一天。但是天不從人願,雙眼失明的打擊讓Candy開始封閉自己,心門這一關就是20年。

 

每天在家的娛樂就是聽電視節目、收聽廣播度日,愛女心切的媽媽深怕女兒出門跌倒受傷,一旦傷口感染,恐有截肢之虞,寧願她當女兒的眼,摻著她守護她的安全。基於此,Candy母女感情濃得化不開,凡事沒有媽媽在一旁,什麼事也做不了,更不用談出門。

 

受到激勵接觸網路世界

 

一天,收聽節目的Candy聽到以前的藝人跟她同病相憐,卻可以拿手杖出門,意外鼓舞了她,「別人可以,我也可以做得到」。她主動詢問啟明等相關非營利組織活動,又報名上盲用電腦課,慢慢習慣使用語音鍵盤,學會下載網路歌曲和電子書,再用聽書機播放,「聽書機被我用壞了好幾台。」從此Candy的生活因網路而變得豐富。

 

接下來要克服的事只剩下出門了,Candy聯繫上伊甸,之後學習定向行動。過去在別的地方學過幾堂課,仍舊因生性膽怯而學不會,這次在視佐員的耐心扶助下,克服心理障礙,願意從樓上下樓,如今可以依著指示和技巧拿手杖移動,成功出門,這一切對Candy來說是很大的突破。

 

走出家門開始融入社會

 

採訪當天,她和大夥兒一起出門用餐,這是在失明過後不曾有的經驗。看著Candy席間有說有笑地談天,臉上的笑容就像當天的晴朗天氣一樣燦爛,緊接著她還許下承諾,要挑戰到戶外騎協力車、練習過馬路,融入社會。愁容、膽怯不再是她的絆腳石,Candy的生命再次活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