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對劉姐第一印象是很嚴肅,後來相處久了,深覺得她是一位很慈愛很有趣的人。」陳明輝描述對劉姐的印象,「對喜樂來說,她是我們屬靈的長者,也是屬靈的母親,」劉姐喜歡當紅娘,常幫伊甸同工作媒,「其實她是心疼我們身心障礙者交友艱難,也很關心喜樂成員的情感歸屬……。」

 

 

「喜樂」雖然看不見,女性粉絲卻不少,每次在海外演出完畢,許多聽友們大排長龍要他們的簽名CD,甚至還有女孩子追到台灣,只為了想見他們一面,再唱一首舞台下的安可曲……。劉姐曾問喜樂四個寶貝視力狀況,他們打趣說:「報告劉姐!這要看情況,只要是漂亮的女生,我們都看得見!」為此劉姐常叮嚀他們:「不要花心哦!要表裡合一,有好見証,活出基督徒的樣式……。」

陳明輝在伊甸認識了另一半──趙念嶠姐妹,人稱大妹。他們相戀7年,大妹的父母原本堅決反對,經過多年觀察發現陳明輝是個體貼溫柔、深富才華的弟兄,最後終於同意他們的婚事。劉姐在婚禮擔任主婚人,她眉開眼笑地說:「今天我是嫁女兒,也是娶媳婦,這位媳婦可是明輝自個兒『面試』進門的。」原來大妹彈得一手好琴,是當年陳明輝面試進來的喜樂伴奏,也算是伊甸人。後來更是喜樂外出演唱時,四個大男生的「自動導航」。

 

 

同工:為劉姐的詞「我的心也一樣」譜曲

1991年年初,有一天晨更結束,劉姐把陳明輝叫進辦公室,「我緊張得以為又做錯了什麼事,被劉姐抓包。」原來是劉姐寫了一首歌詞,曲名是《我的心也一樣》,希望由陳明輝來譜曲。

隨後,劉姐就把歌詞唸出來,陳明輝聽了很感動,腦中浮現很多畫面。歌詞前兩段是以大自然的景物來描寫對主的渴望,就像山巒慕清風,大地渴望溪水一樣;後兩段是從人倫來刻劃對主愛的渴慕,就像少年等候愛情、孩子嚮往母愛一樣。陳明輝花了兩週的時間,完成這首詩歌的編曲和鋼琴伴奏,收錄在喜樂創作「哈囉老耶穌」創作專輯裡。

當劉姐第一次聽到這首詩歌演唱時,她感動地流著淚,語重心長地說:「明輝,我相信神要用你,我對你的期望從來就不止於此。」劉姐說話向來簡短,卻充滿溫度與力量,於是陳明輝說要去出國留學的想法,劉姐很興奮地說:「那我們伊甸也可以有一個機制,留職不停薪呀,譬如八成薪,作為你出國的生活費,」那個時候陳明輝的月薪一萬元,八成薪只也不過八千,如何在美國生活?劉姐不放棄地說:「聽說菲律賓神學院也很不錯,」陳明輝心想好不容易要出國了,當然是到美國。

 

 

圓夢:想都不敢想,竟然出國讀書    

很幸運地,當年教育部公布了一個方案,「鼓勵殘障青年出國進修」獎助辦法,每年5月申請;於是,陳明輝和大妹的家人先到美國,等候托福考試。

沒想到美國佬辦事很慢,來了公文,問為什麼要考托福?不久又來了一封信,問為什麼要用點字考試?「我是盲人當然要用點字啊!」接著又向陳明輝要醫生証明,就這樣,「我和大妹省吃儉用存的1萬元美金,沒幾個月就用掉了一半。」

在美國花費很大,盲用電腦描器也要8千美元,「大妹說要設定『停損點』,一定留2千元在身邊,至少在走投無路時還能買回程的機票。」沒想到,在地球另一端的劉姐,已私下積極地為陳明輝的學費籌款,「這是我拿到錢時才知道的,」一直到1997年,陳明輝才拿到外交部的獎學金,「前2年都是劉姐私下為我募的款,劉姐的恩情,真不知該怎麼回報……」

19995月,陳明輝拿到德州休士頓大學聲樂碩士學位,他打電話給外交部,請求協助找工作,回覆是:「因為不景氣,你要自己找工作,不然你在美國續繼攻讀博士,外交部可以提供獎學金。」

陳明輝把事情經過告訴劉姐,也提出想回台灣的想法。

「明輝啊,你到美國學原來不是想讀神學院嗎?這不就是上帝對你的呼召?」

「是哦,可是台灣對國外神學院系統不承認學位,是不會提供獎學金的。」

「過去你唸的是一般大學,政府給獎學金是理所當然;如果你唸的是神學院,這可是要向上帝請錢了,放心,一定會比過去的獎學金還要多!沒問題的!」

「哇,劉姐好有信心,我想都不敢想!」懷著劉姐的信心保証,陳明輝嘗試向德州福和市西南浸信會神學院提出申請,料想不到,一個月後應試通過,就成了正式的神學生。

 

 

按牧:成為休士頓首位盲人牧師

在神學院3年內,「我竟然是華人340位學神生中最『有錢』的,」每當陳明輝的銀行存摺只剩幾百元、快要斷炊時,上帝就會感動陌生人打電話給陳明輝說:「明輝弟兄啊,你要不要到我們的教會分享?作見証唱詩歌?」結束後,大家聽得很感動,「牧長就為我的生活費註冊費,發動全教會奉獻,履試不爽,真是太恩典了!」

1999年音樂碩士畢業,2002年拿到聖樂碩士,上帝的奧妙再次使陳明輝臣服,也應証上帝當對他的應許,「我要帶領你走過一生,見証我的愛」。沒想到,才畢業不久,大妹生重病要洗腎,劉姐勉勵他們夫妻,「要忍耐等候神的指引,無論你們怎樣,我和劉媽媽都會一直會為你們守望。」劉媽在一旁也憂心地說:「唉呀!劉姐生病的時候,我一滴眼淚都沒流,我聽到你老婆生病,我哭了好久,你的學位有一半要謝謝你老婆,要好好愛她……。」

信心總在考驗中更顯得完備,沒多久,陳明輝獲休斯頓西南國語教會聘為傳道,又在2008年被按立為休士頓首位盲人牧師,大妹也成為稱職能幹、愛心配搭的師母。

那段時間,陳明輝經常和劉姐、劉媽用越洋電話聯絡,她們是夫妻倆禱告的守望者,長達16年之久。很遺憾地,劉姐在2003年遭受精神失常的外傭虐打重傷,劉姐卻心存恩慈,寬恕對方,面臨死亡的痛苦,從容活出主耶穌的十字架的愛,這等風範讓陳明輝深深動容。

 

 

回家:千山萬水,愛是最後的家

三年多前,大妹因為敗血症過世,陳明輝度過一段消沈的日子,但他沒有因此而潰散了堅定的信念,繼續帶著愛妻的遺志,宣教天涯。

愛,是行過千山萬水;最後的家,就是情定伊甸是個家,「只要我回台灣宣教期間,一定會回家,見見伊甸的老朋友、接受各教會的邀請與接待。」在北部的行程,都借宿在喜樂老戰友的家,「李繼吾夫妻還替我『洗衣、燒飯』,發燒、腹瀉時,押著我去看病,真是感謝神。」他們都是盲人聖歌手,是因著劉姐這位信心的大能勇士,大使命的傳承者。

劉姐是無私的人,不斷栽培後進,用信心的大能鼓勵身心障礙者,讓他們輕看身體至暫至輕的苦楚,在屬靈的生命上向著標竿直跑。陳明輝從一個屏東鄉下的孩子,沒有視力、沒有母愛、沒有未來,也差點隨父親踏上黃泉路的困境,到後來成為伊甸喜樂四重唱第二男高音,接著又到美國音樂深造,完成神學院課程,當上教會主任牧師──他在伊甸10年,劉姐的教導與影響,至深且遠。

 

宣揚:用愛的行動來回應上帝的恩典

如今,陳明輝每五年回台灣,與更生團契配搭,到各地監所傳福音。陳明輝常常想到1988年在香港,3355場的事奉,劉姐抱著殘弱的身體,到學校、教會、團契、監所傳遞上帝在她身上的美好作為,台下累癱的劉姐,只要一上場,馬上提起精神,用現學現賣的廣東話向大家問候,完全看不出她是個病人。「她的精神一直支撐著我,我的心要和劉姐一樣,追隨神的帶領;我的行動更要和劉姐一樣,不斷傳遞神的好消息,讓人得自由、享平安。」

劉姐宣教的使命深深影響陳明輝,「我在美國成立橄欖樹福音事工團隊,宣教的足跡從美國、台灣,到中國大陸,」在宣教中,陳明輝見識到大陸同胞對福音的渴望,更加馬不停蹄地奔波,欣喜決志信主或重新對主委身的人,一場比一場多。

劉姐曾說,「愛是對生命的執著,在任何打擊重壓下,仍能堅持對生命的真誠。」劉姐也曾說,「一路逆風,飛得更高。」當年劉姐在婚禮中對陳明輝夫婦的祝福,言猶在耳,《我的心也一樣》的旋律在婚禮傳響,縱使現在愛妻大妹已經安息主懷,人看陳明輝是「一路逆風」,但陳明輝心內的迴盪,清楚──「我的心也一樣,跟著劉姐的宣教腳蹤走。」將「飛得更高!」。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19.5.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