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芯儀扭轉人生,成為視障心理諮商師

失明半聾的朱芯儀不因為老天造化弄人而向命運低頭,她用專業去幫人解開心中的結。突破視障難關,如今她巡迴全台用自己的經歷,啟發更多人正面的能量。

DSC02876  

文‧圖/蘇麗華 

從小品學兼優的朱芯儀,原本以為人生從此平步青雲,無奈國三那一年造化弄人,讓她的人生從此陷入黑暗。她走過震驚、蠻怨、抗拒、失落、崩潰…如今,她在講台上一次次揭露自己的故事,希望用生命去感動另一個生命,成為無助者的心靈補手。

 

 

視障者朱芯儀從小到大都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國中時獲得全國科展生物組第一名,眼看甄試通過就能進入高中第一志願,就在此時,她的健康狀況亮起紅燈。她發現右耳失聰、視力模糊、走路無法平衡、右臉顏面神經失調、右手無法自主…,經檢查發現小腦長了一個八公分的腦瘤,這個惡耗對她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休學兩年,朱芯儀接受治療,原本以為開刀除掉腦瘤就好,沒想到腦瘤包覆著交錯的神經,連醫師都束手無策,深怕一個閃失,都可能造成手術失敗。

17歲那年,朱芯儀右眼全盲,左眼只剩光覺和看得見色塊。為了挽救視力她四處求醫,試過所有的可能,連民俗療法都嘗試過。每次動刀,朱芯儀都得承受手術的後遺症,甚至可能會變成植物人,「媽媽抱著我不知哭了多少回。」接受失明的事實,朱芯儀開始到啟明學校學點字、使用手仗和定向行動。為了照顧女兒,朱芯儀的爸爸連工作都辭掉而改做兼職,「從來不曉得父母的愛會如此深。」為了讓朱芯儀能走出家門,從原本陪她搭乘捷運,慢慢變成尾隨其後,這個過程,朱芯儀記憶猶新地說,「我千百個不願意,但是爸媽硬逼我,告訴我他們不可能照顧我一輩子。」

走出傷痛 重新看待生命

復學後,朱芯儀進入視障重點學校松山高中就讀。不喜歡死板的電腦,喜歡與人親近的朱芯儀,在一次特教宣導期間,輔導老師商請她協助,讓她第一次感受到「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樂趣;也體悟到原來視障者也可以幫助他人。「很多人聽到我的難關而哭,且得到啟發。我是有能力造成別人醒思的,讓我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

報考大學,朱芯儀立定志向就讀心理輔導系,不過,當時只有彰師大開放視障生就讀,不服輸的她,透過管道說服師大心理輔導系的系主任接收視障生,最後沒考上,改上特教系。上課因為沒有點字教課書,朱芯儀往往下學期的課要提早到暑假作準備,雖然花的力氣比別人多,但是她不以為意,期間還輔修心理輔導系,並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念書、考試有如過關斬將般一路順遂,又取得師大心理輔導所碩士學位;之後還考上高考,成為視障心理諮商師第一人。

分享見證 限制不是失去 

從事心理輔導工作時,朱芯儀面對的就是失明的限制。她指出,當個案流淚、變換姿勢等她都無法明辨,必須透過錄音機,訓練自己的聽力;從語調、聲音的長短來感受對方的情緒。有時對方講述一半而停頓,朱芯儀會問:「你在哭嗎?」、「你在想什麼?」或是個案情緒一來,朱芯儀會爭求對方同意,握住她的手給予安慰。有時,個案講述到傷心處,朱芯儀也會跟著一起流淚。「善用聽覺、觸覺與感覺,訓練自己毛細孔全張,去感受對方,就能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

輔導對象含蓋學生的兩性與生涯問題、也處理家庭問題、親子關係;甚至輔導老年如何度過沒有遺憾的晚年都是她的強項。如今,她以接案方式跑遍全省邀約,更到各個機構分享她的不設限人生。這一切,她要感謝爸媽給她很好的生命教育,「如果不是誕生在這樣的家庭,我不會是今天的樣子。」就像她常鼓勵特教的個案,限制不是失去,正向才能走出不一樣的人生。

 

 

 

伊甸園月刊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