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是一種使命


在12年的教保員生涯中,張秋米對身障者從陌生到熟悉,甚是將它視為一種使命,因為她知道,每一位服務使用者的背後,支撐的都是一個家庭。一上工,她讚許又是美好的一天,用這份心情來服事,每天永保喜樂。

文‧攝影|蘇麗華   外觀圖片提供│宜蘭教養院



「癲癇發作、摳便、摔東西、拆床板……」這些行為對伊甸宜蘭教養院的教保員張秋米來說早已司空見慣。服務12年來,哪怕住民無法言語,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她都能猜出他們的心意,並遞上服務。外人眼中的障礙者,她卻視他們為單純的寶貝,照顧的心志恆久不變。

民國92年,張秋米從醫院的看護轉職到宜蘭教養院當教保員,第一次接觸身心障礙者,不熟悉他們的行為與思考,於是她裝備自己,進行在職訓練,加強專業服務。

狀況不一 時時看顧

院區招收的住民有智障、自閉症、語言障礙、肢障、多重障礙等,不同的障別突發的狀況不一,也考驗著教保員的應對方式。像是自閉症因固著性高,原本規定下午3點半洗澡因故延後,他完全不適應,就算浴室門已上鎖,仍然爬上浴室的氣窗跳入洗澡間。面對這種情況,張秋米學到,提早預告可以避免狀況再度發生。

在教養院裡,一名教保員要照顧7位住民,倆倆相互配搭,以便隨時看顧他們的行徑與需求。「有時我在填寫資料,眼睛要不時環顧四周,掃射到每一個住民才能安心。」張秋米表示,有時狀況一來都是瞬間,不得不上緊發條。例如癲癇發作有分大發作與小發作,當住民恍神時,腦中不正常放電,可能只有4~5秒便停止;但是遇到大發作,住民會突然倒地並抽慉,時間會長達幾分鐘。這時,她會趕緊讓他側臥,並檢查有無撞到造成外傷,一邊急救,另一位老師趕緊聯絡醫護人員。

個別需求 多加費心

院裡的住民情緒起伏不定,狀況一來有時會讓人招架不住。張秋米說,一位高功能的亞斯伯格症住民擁有極高的數字記憶能力,日期、電話等都難不倒他。平時藉由服藥控制情緒,但是情緒一來便失控,出現摔東西、拆床板、撞頭等行徑。就醫進進出出狀況不見好轉,心疼孩子的父親不忍心把孩子送進醫院的精神病院,希望他能待在環境清幽的宜蘭教養院,但是醫師建議,精神病院的住民狀況時好時壞,至少情緒穩定時,還有同儕可以溝通和互動,對病情幫助較大,最後這位父親接受轉院,才終止服務。

張秋米平時要協助住民生活自理,障礙較嚴重的則需要多加費心。像是有精神障礙的住民患有強迫性的摳便習慣,衛生清潔工作上就要特別留意。另外他一頓飯10秒鐘囫圇吞棗就吃完,容易造成腸阻塞,這時張秋米要特地將菜剪成碎食餐並餵食,幫助他消化。

住民習性中,有人依附情感深,喜歡在他人身上磨蹭;也有人喜歡摸他人耳朵,一搓就揉到紅腫。遇到觸覺敏感的人便紛紛閃躲,而有的則一拍即合,找到相互的頻率適應。有時住民會想靠在教保員的肩上,無傷大雅時,張秋米會讓他撒嬌一下。

 

 

照顧無力 倚賴信仰

教養院為24小時的照護機構,每天輪三班制,假日和年節都得輪守,長期照顧下來,張秋米難免也有疲憊的時候,當她發酸的手垂下時,信仰往往是支撐她服務下去的最大動力。張秋米說:「我每天將自己歸零,重新倒空。」住民每天都是重複性的行為,但是在張秋米看來他們是如此的單純、有趣,告訴自己:「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馬太福音12章20節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張秋米從服務住民的過程中感受到上帝創造他們有祂的美意,她進一步說,有些人的能力可以照顧上千人;有些人的能力只能照顧上百人;而有人的能力只能照顧一個人;還有一些人需要他人照顧,所以服事他人,成為別人的祝福何嘗不是一件美事。

一份使命 支撐一個家

多年相處下來,張秋米對手中服務的住民再熟悉不過了,這份工作早已內化為重要性,「它是一份使命,每個住民的背後我們支撐的是一個家庭。」張秋米感嘆道,住在這裡年紀最大的住民已經60歲,父母離世,兄弟姐妹各自有自己的家庭,教養院是他們唯一的家。

「不要以為他們不懂,他們對家是有意識的。」她就遇過一位無口語能力的身障者,因為家庭支持度不夠,所以把他送來教養院。進來之後,他想家的心情油然而升,不管天氣冷熱,常以不穿衣服表示抗議,最後家人只好打消念頭接他回家。

相反的,也有住民認定教養院就是他的家,而不願回家的案例。聊起這位自閉症住民,張秋米說,除夕夜他爸爸接他外出吃年夜飯,順便邀他回家住一晚,他總是不依,才吃完飯便拉著爸爸的衣角表示要回教養院。就連平時爸爸到院辦理手續,順道陪他在大門外喝飲料,喝完約15分鐘後他又推著爸爸快點回家,代表他要進教室了。即便爸爸尚未辦理完手續還要再度進院裡,他依然推爸爸上摩托車,確認他離去後才安心。

「他們就是這麼單純、可愛。」張秋米表示,換個角度想,無憂無慮的他們,其實比我們還要幸福呢!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2016.4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