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世代互助互信的年金改革

IMG_6036.JPG
 

文│王錦萍 採訪對象│台灣深墩協會理事長曾柏瑜 攝影│蘇麗華
318學運領袖之一的曾柏瑜雖然才25歲,但是她對年金改革議題特別有感,面臨近來社會上世代之間幾乎呈現對立、對決的氛圍,曾柏瑜反而希望就更高的格局,更長遠的角度去思考國家的永續發展。

針對身心障礙者及團體的看法
「第一波的討論對象比較屬於職業別、身分別,而即將隨之而來的第二波國民年金改革則衝擊到像是老人長照、身心障礙者的身上了。」曾柏瑜認為,以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為例,如果仍然停留在很淺層的解決方案,每個月撥下一筆金額,事實上對這一類弱勢族群並無真正實質的幫助,「他們需要的幫助是,如何建立起一種能力,是能夠獨立的自理生活的能力。」

舉凡居家修繕、居家服務員,以及輔具方面的購買租借,客製化符合個人需求的使用……等等,「建立一個有尊嚴的生活遠遠比一點金錢補助更具有實質意義。」曾柏瑜說。

因此,她建議在下一波的國民年金改革時,老人及障礙者這兩個弱勢族群的代表要好好把握機會向政府及社會反應他們的需求,例如民間團體在向政府標案的時候,是否提供上述提到的實質服務內容者,或曾經有提供經驗者可以加分,將發年金的思考邏輯更提高、擴大為建立良好制度,讓台灣成為一個進步文明的、擁有優質尊嚴生活的高齡化社會為是。

世代互助互信
在討論改革的過程中,大家紛紛提出各種理論,有人希望自己的年金自己存,誰也不吃虧,有人提出階段性改革,身為倡議世代正義的青年代表,曾柏瑜認為年金制度是一種世代契約,透過當下的勞動力共同支持年長者的貧窮風險,「而理想中的年金必須以世代正義、世代互信為基礎,我25歲,我支持我的上一代,將來下一輩也會支持我。」

在這個世代互助的前提下,曾柏瑜又說明兩個重點,首先,她提出國家財政即將一個個破產的急迫性,在少子化的時代下,不可能現在提高生育率,然後等待多年以後成為勞動力,「必須縮短改革的檢討時程。」她說。

其次,要考慮這樣一輩又一輩的支持互助,就不能忽視青年世代的生存壓力,否則這個制度就將成為壓榨青年、剝削勞動力的制度,曾柏瑜特別強調青年絕對不是反對上一世代領年金,而是該認真面對現今青年貧窮的壓力。

改善經濟大環境,勞動條件
對青年來說,年金改革不只是領不領得到的問題,更在乎的是如何永續的問題,像是勞保預計在20年內將面臨破產,「如果依照現在的方案,我今年25歲,那麼等到我才45歲的時候勞保就破產了。」

曾柏瑜認為,大環境的經濟沒有處理好,青年的勞動條件下降,這些都即將深深的、大大的影響全體國民的未來,並且也都與年金的改革議題綁在一起,因此不應該只討論單一的年金問題而已。「以幫助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的民間團體來舉例,如果身在其中的青年助人工作者本身都面臨貧窮或被壓榨的處境,如何侈言期待未來呢?」

整體制度都需要檢討改革,青年應該要有足夠的薪資和完善的勞動條件,結構得以改變,年金才有達成永續目標的可能。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62 期 2017.4 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