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與接納3雲端恩語 刊頭

文|詹慶臨  家庭照片提供|俞禮正、李繼吾    設計排版、人物攝影|蘇麗華  情境照片來源|pixabay

 家與接納

一位身障的父親柱著手杖,彎著幾乎90度的腰,蹣跚走到兒子晚自習的教室,要送傘給他。父親深怕兒子同學們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會讓兒子丟臉,他把傘放在窗邊,比比手勢,立即轉身想離開,沒想到,兒子竟然……

 

俞禮正 

家與接納3雲端恩語-俞禮正牧師

                        

我常常會自誇,原生家庭非常完全,一父、一母、一姊、一哥、一妹、一弟,但是結婚之後,上帝給我的恩典更奇妙,有了一妻、三子,真是熱且鬧無比。

因為我肢體殘障,不良於行,帶孩子各種的室外活動都是我妻子負責,所以內心蠻愧疚的,很擔心兒子長大會以我為恥的。

 

直到有次送雨傘給國中生的老三,他在晚自習,我只敢在教室外揮了揮手,準備離開到外面等他,以免他丟臉,哪知他大大方方的抬了張椅子出來給我坐,並說已經告訴他的同學我是他的爸爸,我心中一陣溫暖,才深深體會到「家」真是無論我們變得如何,它都是會接納我們的地方。另一方面由聖經來看,只要我們虛心來到耶穌的面前,他也會隨時接納我們進入家的溫暖!

【雲端恩語第3集(文字版)】 家與接納

 

禱告:天上的阿爸父、親愛的主耶穌,我滿心的感謝您,因為在聖經中,您應許了我們這段話:「凡接待耶穌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是的,您真正成了我天上的爸爸, 且已經接納了我,所以我可以凡事都來求告、請問您;也幫助我們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我們一樣,使榮耀歸與上帝,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曾任喬治高職校長,伊甸基金會總幹事,南京東路禮拜堂和松山禮拜堂傳道、華美堂牧師)

 

「家與接納」回應之一

家與接納2雲端恩語 詹慶臨

疫起寄情家庭恩典   詹慶臨

我的父親生前是位法官,個性嚴肅,加上聽力不好,所以很少和兒女交談。30年前父親罹癌,全家輪流照顧他,也向伊甸基金會借了一台輪椅方便行動。  

 

當父親從醫院回家休養時,半夜常喊痛無法入睡,要我為他打止痛針,其實那是我向護士小姐學的工夫,現學現「扎」,心中忐忑不安可想而知;沒想到一針下去,爸爸誇我的打針技術「快狠準」,一點也不痛,真是患難見「針情」。

 

父親一向行動快捷、勤奮工作、博覽群書,為家撐起一把安全的大傘,讓家人生活無憂。在他軟弱重病時,依賴我和弟弟們為他抬輪椅上下樓,幫他餵食洗澡,這對凡事不假他人的父親來說是很大的為難。

 

因著藥物的後遺症,父親開始產生幻覺幻聽,他告訴我天花板有許多小人在唱歌跳舞,也和我談起一些往事,都是我過去從沒有聽過的經歷,譬如他年輕時從大陸打仗逃難到台灣的驚險,孤身完成學業、考上高考的艱辛,在司法界任職的甘苦無奈……說到極深處,父女兩人靜默不語,彷彿一起走回當年飄雪寒凍的生命現場。

 

這些我從沒有聽過的心聲卻在父親病床中得知,我很後悔,為什麼以前不多找父親聊天?為什麼因著他重聽,怕雞同鴨講,餐桌上常是靜悄悄?半年後,父親過世了,我感慨他不到60歲就離世,也遺憾沒有機會讓他牽著我的手邁進結婚禮堂。對於他的病,上帝讓我在難過之餘,也學習感恩的功課,因著這場苦難,我們天人兩隔;但也因著這場病,讓我們能一起禱告祈求,使得關係疏離的父女能靠得那麼地近。

禱告圖片

這幾個月來,世界因著冠狀病毒的疫情,各國陷入人心惶惶的狀態,許多在外奔波的腳步紛紛趕往家的方向。無論身在何地,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故鄉,無論走的多遠,每個遊子的心裡都有一個歸家的夢。世上的美景無數,可是最美的風景卻是回家的路。

 

願在此刻,讓我們將心歸向上帝,也願我們將心歸向家庭,更加珍惜家人親情的關係,特別關心長輩的需要,願意花時間傾聽,營造家庭精心時刻。我相信,許多家庭的故事正要展開,不妨趁著窩在家避難時,記錄下家庭的感恩日記吧!(廣播節目主持人、雜誌專欄作家、伊甸基金會顧問)

 

「家與接納」回應之二

家與接納3雲端恩語-繼吾

 

  我有個大家庭  李繼吾

因父親早逝,自小在育幼院長大,家對我而言,就是熱鬧的、許多人一起生活的地方。就讀台北啟明學校時,學長姊、同學、學弟妹們是我的家人,我們一起學習點字、學鋼琴、學唱歌,那是一段既充實又歡樂,卻也青澀茫然的成長歲月。

【雲端恩語第3集(文字版)】 家與接納

      (圖說:在伊甸,李繼吾身邊有許多同工圍繞,宛如一個大家庭。)

 來到伊甸,感受到同工們彼此接納的溫暖,劉姊就像我們的大家長,給予關心,傳遞愛的福音成為家的光彩,我在這裡完成許多挑戰與夢想。

李繼吾結婚

        (圖說:李繼吾找到人生伴侶,組成愛的家。 )

 

結婚後,我真正擁有了自己的家,終於能夠以主人的身分招待朋友、分享神的愛了。其實,無論身在何處,只要有神的愛,有接納關懷,那就是一個最溫暖的、叫做「家」的地方。(雲端恩語錄音師 李繼吾:現職伊甸視障服務處傳播中心主任,也是喜樂盲人合唱團團長,更是台灣第一位盲人錄音師。)

 

    家與接納

    孩子會怎麼和同學介紹我?

    一位身障爸爸的擔憂                                               

臨:俞哥,現代人都生得很少,不過我的媽媽生了四個小孩,那你呢?你家有幾個兄弟姐妹?

俞:我媽比你媽多一點,我們是5個兄弟姐妹,我常常拿這個自誇,我家還蠻完全的,我原生的家庭有一父、一母、一姊、一哥、一妹、一弟

臨:哇!一家七口,好完美的組合,你好幸福,上面有爸媽哥哥姐姐的保護,下面有弟弟妹妹可以管他們。

俞:真的不錯哦!而且,你知道嗎?結婚之後,上帝給我的恩典更完整更奇妙,我有了一妻、三子,所以很多人說你家很熱鬧,現在有孫子孫女,我說對啊,也是非常「熱」,而且也很「鬧」。

臨:哈哈,一妻三子啊,還好不是三妻一子,

俞:也不是三妻四妾。

臨:不然那就累了,麻煩一籮筐!師母好厲害哦,生了三個兒子,兒子都給師母生去了,如果是在古時的中東地區,會生兒子的女人可是倍受尊重的。

俞:在中國文化裡也是一樣,兒子是萬金,女兒少了幾分,變成千金,不過現在反過來。我這樣覺得的,三個兒子是很好,但我三個兒子的活動力很強,我記得當年流行電影「大白鯊」,慶臨妳還記得嗎?

臨:哇,嚇死了,睡覺都做惡夢,太恐怖了!

俞:我家的老二最大的心願是要成為「大白壯」。

臨:唉喲,不是成為大白鯊,而是比太白鯊更厲害的「大白壯」。

俞:後來他就吃得很少,就壯不起來了。

臨:我見識過俞哥家三個小男孩的活潑,他們小時候,來辦公室接俞哥回家,都是又跑又跳,開心得不得了。

俞:對呀,那是段很好玩的時間。可是別人家大部份是爸爸陪孩子運動,打球、或者騎腳踏車;可是我家不行,因為我肢體殘障,不良於行,帶孩子各種的室外活動都是我太太負責,所以內心蠻愧疚的,很擔心兒子長大會以我的身體為恥。

臨:這是做爸爸的心聲,說不出來的擔心,後來您三個兒子長大後對您的身體不方便、走路總是彎著腰,有什麼看法呢?

俞:這也是我心中的一個恐懼,直到有一次,我送雨傘給那時還是國中生的老三,他現在都已經結婚生子了。那時候,他在學校晚自習嘛,外面很黑,教室裡面是亮的,我只敢在教室外向他揮揮手,告訴他我們到外面等他,我就準離開,免得他丟臉;我也怕他跟同學說那是我家的長工,因為童話故事不是這樣講,媽媽的臉燒傷了,他就說那是家裡的歐巴桑。可是,沒有想到兒子很大方地跟同學講那是我爸爸,他同學就告訴他怎麼不拿把椅子請爸爸坐?他就搬張椅子,很重的椅子,走出來給我坐,我心中覺得很溫暖。

臨:俞哥,聽到這裡,我也覺得好感動,孩子們沒有嫌棄您哦,可見得您是贏得孩子尊敬的好父親。

俞:這真的要感謝神,到那個時刻,我才深深體會到「家」,真是無論我們變得如何不好啦,它都是會接納我們的地方。

臨:是呀,你知道中國字「家」,是寶蓋屋頂下的一窩豬,我可不是說你家是一窩豬,而是我屬豬啦,對豬特別有好感。豬呢,有的很可愛,也有的像豪豬帶刺的,很可怕,會彼此傷害。對有些人來說,家是避難所,可是有些人卻不像俞哥你家這樣那麼溫暖哦。

俞:呵呵,慶臨你可以去做講員了,這段講得真好,豪豬我都沒有想過;不過我倒想到聖經詩篇27篇,裡面說:即使父母離棄我們,但上帝依然收留我們。由聖經來看,只要我們很謙卑地來到耶穌的面前,他也會隨時接納我們的!祂是我們的大家長,天上的父親。

臨:所以天父是您作父親的榜樣囉!

俞:的確,希望我這一輩子都像天父一樣,有祂的慈愛、智慧與公義。

臨:是啊,如果我們家裡沒溫暖,天父爸爸會願意來成為我們的父親,幫助我們,保抱我們哦。

俞:對,慶臨,妳講得很好,我們一起來禱告,還是用對話式禱告好嗎?

臨:好的。

俞:好,我們一起禱告。

 

禱告

俞:天上的阿爸父神、親愛的主耶穌,我真的滿心的感謝您,你每一天都用您天上的話語來安指引我,您曾經這樣應許說:『凡接待耶穌的,就是信耶穌名的人,神就會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

臨:感謝天父,您真正成了我們天上的爸爸, 而且已經接納了我們,不管我們有多不完美,感謝您都願意愛我們。

俞:是的,所以我們真的要凡事都來求告您、請問您,因為人的智慧都太有限,也願我們愈來愈有像您一樣的榮美良善,幫助我們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我們一樣,使榮耀歸與上帝,這樣禱告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398-2下期

 

arrow
arrow

    伊甸園電子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