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不單單是一種美好的休息,更是與萬物的心靈對話,而且從中得到全新的智慧。

3月雲端恩語 -文字版 確認

(圖說)感謝神給我們長長的一生,就好像一次旅行,而旅行到了最後,最盼望的就是,能夠認定這一生的過程不虛此行;不僅不虛此行,還能足堪回味。(攝影/王桂花)

 

 口述/楚雲牧師   整理/詹慶臨  刊頭設計/許可晴

我這一生旅行不計其數,光在90年代,前前後後出發過七十多次。以前有一位戲劇人,提供一個很好的旅行觀察的角度,他說旅行時要問自己三個問題,第一要問自己:「你觀察到了甚麼? 」,第二「你感覺到甚麼? 」,第三「你想起甚麼? 」

 

石頭有沒有味道?

所謂的「看」,它是廣義的。我們除了視覺,還有嗅覺、聽覺、還有觸覺。比如說,我有一次在加拿大洛磯山脈,站在一個湖旁很大的岩石邊,那次我突發奇

想:「石頭有沒有味道?」我發覺那個石頭好像特別一種清新的感覺。

image

(圖說)旅行讓人還原到當初最單純對於自然的一種喜悅、好奇跟感動。楚雲牧師攝於愛爾蘭。(攝影/王桂花)

 

還有一次在北海道,一個冬天,你看一般人都是用視覺去接觸白雪的感動,可是那一天我忽然在想「雪有沒有味道?」,當我握起一捧雪在手中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好像雪裡面藏有從天上來的那種清香,像這種就不是完全訴諸視覺了,可以透過其他的感官去感受。

 

旅行是五感總動員過程

 

旅行本身是一個全部身體的動員過程,用全身去感受那個環境所給你的。也是因為有時候我們取消視覺,對其他部分才那麼敏銳,我們太習慣用視覺去面對一個世界,但你發覺,用觸覺,比如說腳掌,去踏過一片草地的感覺,去踏一片沙漠的感覺,那不是靠視覺,那會有另外一種驚喜。

 

在旅行當中,脫下鞋子,赤腳走過草地、雪地,那是另外一種節奏,另一種感受。有一年我去敦煌爬一個沙山,那邊有很多的沙丘,沙山跟石頭的山不一樣,石頭的山是岩石,上一步算一步,可是上沙山呢,上一步退兩步,沒有一個穩定的著力點。遠遠看那沙山卻是極美,很柔和、很朦朧,它被稱為五色沙,遠看是近乎白或黃,但近看,那小小的細粒當中有五種顏色。

 

最讓我感動不是這個,而是當我們脫下鞋子去觸摸那一片沙漠的時候,那種沙中的清涼,那麼柔軟,給你說不出的一種感動。我記得那次有一位我們團隊的一位老媽媽,她跟我們一起爬這座沙山,爬到一半的時候,忽然這位老太太一轉身,整個人從半山腰上一路就滾到山谷。

 

從沙山翻滾下來的喜悅

 

太緊張了,發生了這樣子的山難事件,我們趕忙往下跑。好在她滾得不是很遠,大概就是幾十公尺。到了山谷,看到這老太太躺在沙地上,然後沒多久她動了,緩緩爬起來了,說了一句:「唉呀!我好久沒有這樣打滾過了。」我忽然發覺那個老太太身上有一個曾經存在的少女,一種對於生命、對於自然的喜悅。

 

從那件事上我發覺,人去旅行有一個目的,就是去尋找一個失蹤的自己,特別是那個赤子之心,還原到人當初最單純的狀態,對於自然的一種喜悅、好奇跟感動。這個老太太好會享受,我們是用腳去感覺,或者是用手去觸摸,她是全身去滾啊!所以你看我們小時候,也許沒有很好的鞋子穿,但是,我們可以赤足,在沙灘上、在海邊,那個放在水裡面的喜悅!我們現在有最好的鞋子,反而沒有那麼快樂了。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要去旅行,也是更親近自然的本質。

image

(圖說)楚雲牧師攝於伯特利莊園的路德宗教堂,位於德國東境邊界,四圍田野連綿,淡綠與燦黃交錯的深秋,一片出塵的寧靜。(攝影/王桂花)

 

日本的楓紅也給我極大的感動,充滿對於顏色不同深淺的描述,我們一般人看紅就是這樣的紅,雖然有層次,我觀察到,一個豐富的顏色不是單一,它可能從淺綠、淺黃,然後…深紅、醉紅,飽有層次感。不是每個楓樹原來就是紅的。它必須在相對的緯度跟季節,才呈現出這樣的顏色。也就是說,如果那個氣溫不是寒涼的,它不會有這個顏色。

 

失戀了就去旅行,在楓紅中療癒

 

有一回我在一個日本的一個風景區,看到滿園的楓紅。當天,我們團員當中有個女孩子,因為失戀了就去旅行,就像出走一樣,尋找另外一個新的自己。她就是散散心嘛!但那天我看她站在園子裡頭,背後映照著楓紅,我忽然有很深的感受,因為失戀本身是一個分手的過程,會驚訝、心碎、憤怒、無語;而楓紅呢,它原來也不是紅的,也是個過程。它是由綠轉黃、轉紅,可是一個楓樹最漂亮的時候,就是它全紅的時候,那代表它馬上要凋零了,它馬上要落下去了。可是它把最終最美的表現,留在最後一刻。我就忽然想到,楓紅好像人生一樣,回眸看人生,所呈現的終點最美的表情。不是有句話說嘛「人要學習笑到最後」?!

 

特別是分手這件事情會非常的激烈,從原先的互相愛慕,到最後的視如寇仇,那個對峙、那種極端,好可惜。如果,我們到了最後,雖然說要分手,但是我們可不可以用感謝的心說:「謝謝你曾經陪我一段。」「現在我們告別,但是我用最美的表情告別,就像楓紅一樣。」。

 

還有一次,另外一個地方看楓紅,那是在深山裡頭,相對緯度比較高一點,我就發覺楓要紅有一個條件,必須是高緯度以及寒冷的季節。但是楓紅本身的顏色是紅,紅是暖色系,一個暖色系的生命的表現,竟然在一個寒涼的環境裡頭,我忽然在想「世界給我以寒涼,我回報以溫暖」。這是楓紅所分享給我的生命境界。

 

盲者觸摸的視力遠超過明眼人

 

年輕的時候讀到過葛理翰牧師的文章,他說過一句話:「神,給我們兩本書,一本是《聖經》,一本是大自然。祂都希望我們好好去閱讀。」我常想伊甸基金會有一些身心障礙朋友,可能是坐輪椅、撐拐杖、或者是在視覺上不方便,平常出門都不是那麼容易,但是很感謝的是現在因為無障礙環境,所以讓身心障礙朋友比以前的要幸運很多、幸福很多。如果有些人被病困住了,就像劉姐她那時候常困住在小小的房間裡面,也不能自己外出旅行,在這個過程裡面要怎麼樣的享受旅行的喜悅呢?我想分兩個層次,一種是完全不能動了,一種是部分失去了方便性。

image

(圖說)雕像作品若讓盲者來觸摸,將會有更多細節的感動,攝於馬耳他 。(攝影/王桂花)

 

有一年,台北美術館特別招待盲人朋友進美術館去參觀雕刻作品。他們給予盲人朋友一個便利,一般的來看的參觀者只能看,但是盲人朋友卻可以摸。結果盲人朋友描繪作品的細節,遠超過明眼人。所以神有時候給你一道障礙,是為了給你另外一種命運,那是常人所沒有的。所以,旅行不只是視覺,它很多方面的領受,它可以是嗅覺、可以是聽覺、可以是觸覺。

 

那如果完全不能動呢?我覺得只要一息尚存,你的心還在跳動,你就還能感應一切外界的存在。而且神給我們一個很重要、很棒的東西就叫「想像力」。你看我們人雖然只有七尺之軀,但我們想像力可以擴大到整個宇宙。這個能力甚麼地方來的?神給我們的。因此,我們不在於非要在外在活動空間大到甚麼地步,而在我們裡面的活動空間夠不夠大,我們要為這件事情來感謝神。

 

旅行是與萬物的心靈對話

 

所以在我的書《一個遠方忍不住奔赴》裡面,有提到「旅行,不單單是一種美好的休息,更是與萬物的心靈對話,而且從中得到全新的智慧。」旅行當中,你要問自己「我看到了甚麼?」、「我想起了甚麼?」、「我被甚麼感動?」,接下來是我要怎樣的回溯到我的生命當中,轉換成我生命的智慧?那即使躺在床上的病人,他一樣的可以運用想像力,可以透過一些畫面、影音,尤其導覽,如同進入到天地之間,一樣可以享有旅遊的快樂。

image

(圖說)人生的旅程,是一幕幕美麗的凝望。(攝影/王桂花)

 

感謝神給我們長長的一生,就好像一次旅行,而旅行到了最後,最盼望的,就是能夠認定這一生的過程不虛此行;不僅不虛此行,還能足堪回味。

但我們知道,真正不虛此行的,是因為神的同在,真正不虛此行的,是神一路扶持我們,並且神為我們預備一個最美的家鄉,就是我們將來要去的地方。求神保守我們這一生,不論到甚麼年日,給我們多少日子,我們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走到最後,也微笑到最後。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2022.3.16   421期

 

    伊甸園電子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