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慶順住進愛滬發展中心已經八年了,八年的時間,他從只會逞兇鬥狠的道上兄弟,變成一位談起手工藝時,眼裡會發光的親切大叔。

「愛」,是王慶順在坐上輪椅後才習得的議題。

 

20201228-8
 

文|許可晴 攝影|何維綱

 

 

剛進入電梯,電梯門甫關上之際,一位大叔划著輪椅進來,問到:「你們是來採訪的嗎?」,聽到肯定的答案,他笑著說:「就是我啊!」

 

一覺醒來雙腿無力 「六支鋼釘」介入人生

講到人生的起伏,王慶順很有感想。「自作孽不可活啦!」十幾歲就入幫派,還曾入監服刑三次,想起人生前半段的荒誕歲月,王慶順這麼說。而如果人生就繼續這樣平順地過下去,他的人生也許會繼續荒唐下去。

八年前的某個早晨,腰間一陣酸麻,倒下去後,竟爬不起來了。他獨自一人就醫,醫生說他的腰椎神經因骨刺壓迫而壞死,緊急動了手術才讓他遠離癱瘓的命運,然而就算手術成功,他也必須靠輪椅輔助行動,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活蹦亂跳。

住進愛滬發展中心,威風凜凜的「兄弟」一夕之間成為了輪椅族的一員,王慶順無法接受,甚至曾想過要自殺。

手術後的恢復期最是苦不堪言,他至今仍記得腰間、下身那強烈的不適感,「全身神經像蝦子一樣縮起來。」王慶順如此形容。

 

背上明顯突出的六支鋼釘讓他的生活從此變了調,卻也帶來不一樣的轉機。

 

內出血病危 歷劫歸來擁抱愛

坐上輪椅後,王慶順住進了愛滬發展中心,在這裡的生活一點一滴除了王慶順心中的灰塵,讓他重新燃起對生命的希望。

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小年夜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

血便、冒冷汗,王慶順對於一開始的症狀不以為意,直到吐血了才就醫,入院時一度量不到血壓,診斷發現是十二指腸破洞合併胃出血。

「那時候血是用噴的!」情況危急,醫院一度發出病危通知。

就醫後,王慶順體內仍持續出血,出血量之龐大,讓他陷入休克狀態,250c.c.的血袋,輸入了14包才終於穩住病情。

第二天甦醒後,愛滬發展中心主任蘇惠君紅著眼眶前來探病。

「如果發生什麼事就放棄急救,不要浪費資源在我身上。」王慶順悲觀地說,蘇主任連忙勸他別想太多,替他加油打氣。時值農曆過年期間,王慶順感謝蘇主任抽空探視自己,就算已經過了一年,講起此事他仍不禁紅了眼眶。

 

住院二十五天,王慶順終於痊癒。

「王慶順,你終於回來了!」回到愛滬發展中心,無論是住民還是工作人員,眾人都很開心他能平安出院。

發現有這麼多人盼著他健康歸來,王慶順倍感窩心,雖然大家沒有血緣關係的羈絆,但長久相處,早已累積深厚的情感。

 

孤單的人生走至此,大難一場後王慶順才恍然大悟「還是有人關心我的!」,這份被愛的溫暖,竟年過五十才深切體會。

 

出國參展 拿槍拿刀的手改做工藝 

一說起自己的工藝作品,王慶順的眼中閃爍著光芒,語氣高昂,他連忙拿出自己的燒烙畫及鋁線作品,講述自己與它們的緣分。

三年前,王慶順因緣際會參與了中心舉辦的手工藝課程,講起領他入門燒烙畫的溫家惠老師,他滿是感謝,直稱讚:「我們老師真的很用心!」

燒烙畫是一種用烙鐵在木板上燒出圖案的畫作種類,一開始知道時,王慶順並沒有什麼興趣,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做出像樣的作品。

經過老師的細心教導和鼓勵,他慢慢在藝術創作的過程中做出興趣,其中一幅作品甚至入選日本的藝術比賽,讓他信心大增,好成績也讓溫家惠老師驕傲地說:「王慶順我沒看錯你!」

20201228-4
(王慶順的燒烙畫作品曾至日本參賽。)

 

除了燒烙畫,王慶順也是愛滬鋁線「大叔團」的一員。

薩克斯風、二胡、動物,一個個做工細緻的鋁線鑰匙圈都是出自「大叔團」成員之手,時常埋首於手工藝教室,王慶順一開始折鋁線就投入得停不下來。

他激動地向我們展示伸展鋁線圈的技巧,說自己練了許久,才能一次將線圈精準拉至五公分長,談吐間難掩驕傲。

20201228-65
(王慶順展示製作造型鑰匙圈的過程。)


20201228-66
(拉伸鋁線圈看似簡單,實則不然。)


不僅擁有手藝,創意對於藝術創作也是相當重要的。王慶順創作的《螞蟻娶親》刻畫出螞蟻列隊娶親,遭山中匪徒威脅的畫面。鋁線加上果實等天然材料,將螞蟻塑造得可愛又有靈性。

這項作品不負眾望,在《亞太區無障礙藝術節》得獎,遠至香港參展,第一次靠著自己親手創作的作品出國,讓他興奮極了。

20201228-102
(《螞蟻娶親》中喜氣洋洋的迎娶隊伍。)

 

 

先前拿刀拿槍的手,現在因為折鋁線而長上厚繭。

「我覺得年少無知這句話對我來說是一種推卸責任。」回想起過去還是「不良分子」的時節,王慶順反省了很多。現在的他知足感恩,遇到愛抱怨的住民朋友,他還會主動開導,叫他們要惜福。

在充滿愛的環境中「浪子回頭」,王慶順為自己走出一條嶄新的路。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18 NO. 407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