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越南當志工 累積生命厚度


還是大學生的郭欣柔,源於好奇與體驗的心態,開啟志工的旅程,每一次出隊都是翻新自己觀念的時刻。今年夏天,她前往越南身心障礙者協會服務,獲得的成長比自己預期得多。


文│陳玠婷  照片提供│伊甸志工活動中心

「我在高中也有擔任過志工,但大學開始才是實質意義的服務。」郭欣柔說。

郭欣柔對志工服務有自己的看法,一切皆從大學就讀輔導與諮商學系開始,因為她加入系上的志工團,每學期固定單位,每周一至兩次的服務,像是陪伴精神障礙者園藝治療等,藉由聊天,她用自己的方式認識他們,也漸漸從中理解志工不僅是種身分,更是一種內省、伸手陪伴別人的角色。今年夏天,郭欣柔應朋友邀約,報名伊甸海外志工團,到越南一身心障礙機構服務,她在那裡獲得省思和能量,是出發前從未想像過的。

從實踐中累積互動經驗

「我選擇營隊是選服務對象為優先,因為我想就著以前的經驗服務,於我自己也有學習。」郭欣柔表示當初看到越南胡志明市郊區的住宿型的職業培訓協會,專招收混障、混齡的身心障礙者,她接觸的班級上就有肢體障礙、精神障礙、智能障礙與視覺障礙者,除了精障之外,其他多是第一次接觸到的障別,對她來說是一項值得克服的挑戰。

郭欣柔在越南協會開美術課程,教學員們畫卡片。她在教室的前方,講解課程,往下一看桌後坐著不同障別的學生,於是她到每一個學生旁邊依著障別需求不同,使用不同教法,而且一對一的互動讓她學到更多。

一堂美術課 意外改變眾人觀念

有一次,郭欣柔擔任助教,指導學員黏貼面具,因為一位視障生的改變,讓她難忘至今,只要一回想就覺得感動。

那天上課,每個學生都專心黏貼,只有一位視障生坐在一旁不動手,郭欣柔覺得不解,於是詢問他為什麼抗拒,旁邊的同學立刻比手畫腳回答說:「他看不到。」意謂著「看不到就不用做」,但是郭欣柔不放棄,她先牽著視障生的手操作再放手,從旁給予必要的協助,「他自己嘗試以後就開始笑,其他學生也一起笑,互相交談,雖然我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都是開心的表情。」

當視障生完成作品那瞬間,同學們驚呼,紛紛豎起大拇指稱讚他,臉上都是泛不住的笑容,郭欣柔表示通常身心障礙者自信不足,別人認為他做不到的事,聽久了會內化成自己的想法,相信自己能力不足,「但那不是真的,他們心裡對自己應該有期待。」她說:「我過去對稱讚他的時候,他哭出來,我也忍不住哭。」

郭欣柔雖然拉視障生一把,也讓其他學生轉換觀念,只覺得心疼和感動,哭泣則是因為視障生願意跨出那一步喜極而泣,她不認為自己做了好事就該得意,她表示:「後來同行志工對我說謝謝,因為他也學到一課,甚至調整上課內容,大膽地讓視障者體驗,這些真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國情不同 感動也不同

在協會十幾天,志工的飲食和學生不一樣,甚至連飯量都不一樣,郭欣柔對此覺得好奇,甚至替學生不平,隊輔回答說台灣和越南飲食習慣不一樣,他們一餐吃得少,也盡量清淡,絕不是苛刻學生。那時郭欣柔恍然大悟,人們總是習慣用自己的價值觀看待別人,她學到了理解和尊重。

在越南那十幾天,郭欣柔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水田與牛,空氣新鮮地讓心情變得很開闊,除了有些水土不服外,她十分懷念當地的一切,第一次體驗國際志工就有這麼大的感觸,對她是份很珍貴的回憶;回台灣後,郭欣柔與家人分享點滴,父母親打破身心障礙者的印象,支持她繼續走向志工服務的路途上,「原本以為被給予的獲得多,但我覺得給予者獲得更多。」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46 期 2015.12 月號


    文章標籤

    國際志工 伊甸 海外志工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