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累積了整整一年份的乖巧與體貼,終於等到圍爐這一天,回到家給媽媽點收。

社工一邊說著,小美咿咿呀呀的表示贊同,

余媽媽笑開了,頻頻向社工與惠珠老師道謝,

手未曾離開小美,濃厚鼻音的台語腔調此起彼落,溫暖流動著。

 

文│郭依瑄        攝影│何坤益

 

推著小美的輪椅彎進巷口,左鄰右舍紛紛為我們指路。

家到了,門早就敞開著,獨居的余媽媽一早就把家裡收拾乾淨,正站在那兒盼著小美回家呢!

 

小美咿咿呀呀地替彼此介紹著,對她來說,兩邊都是家人。

九十歲與六十歲這兩個數字,似乎無法跟母女兩連結在一塊。

正當大家誇讚余媽媽聲音宏亮、身體勇健時,「可惜我的膝蓋就不好,無法度常常去看小美。」

惋惜短短停留兩秒,余媽媽又感謝了起來,還拿出準備好的水果招待,

像極了家中和藹的長輩,知足又感恩。

 

小時候,因為發燒、骨刺開刀,讓小美喪失了清楚表達與行走的能力,

在幾十年前沒有輪椅的時代,小美只能在地上爬行。

幸好家中的長輩總是對小美很照顧,揹上揹下的,從沒嫌過。

 

小美曾在之前的照顧機構有過不好的經驗,對陌生人總是排斥害怕。

12年前來到伊甸時,常吵著要打電話給媽媽。

「教養院就是你的家,你不能常常吵著要回來,要乖呀!」

掛掉電話後,余媽媽對著全家福照片流淚。

對自己的骨肉說出這些話,哪個媽媽能不心痛呢?

幸好在惠珠老師與社工耐心輔導下,讓她脾氣和緩許多,也不再吵著回家,

見到人會主動問候,甚至跟朋友們分享惠珠老師的晤談時間。

而這次圍爐,也是小美主動邀請大家來家中作客的呢!

 

 

說著說著,家裡的小朋友們拎著食物進門來,在大家七手八腳的分工下,熱騰騰的飯菜上桌了。

晚輩們有的關心著小美的新髮型,有的俐落地幫她盛湯,

就在此時,余媽媽放下碗筷,緩緩地移動到「私房錢秘密基地」,取出紅吱吱、喜洋洋的紅包。

 

余媽媽一個個跟小美細數著,這是誰寄放的紅包、糖果餅乾,前幾天還有誰專程打來問候她……

一大堆愛的禮物,給了小美滿滿的感動。

就是這種溫暖的感覺,讓她早在半年前就盼著圍爐這天、

不只早早與社工敲好時間,連要穿甚麼衣服都設想好了!

 

余媽媽:「我們就是賺食人,無法度自己照顧。」

年輕時,余媽媽租田地種番薯、養豬貼補家用。

看著那雙拿過鋤頭、做過粗重,厚實的雙手,

溫柔地為小美撥蝦、細心的為小美準備著一口一口的食物,母愛,就藏在細節裡。

 

桌上的火鍋冒著熱騰騰的蒸氣,飯菜飄香參雜著互動話語,

余媽媽和小美及家人團圓,一家人的心緊緊繫在一起,這是年前小美送給媽媽最棒的禮物。

看著余媽媽雙手合十、連聲向社工道謝將小美照顧得如此好,讓她無後顧之憂。

相信此時他們心裏想的都一樣,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健健康康的過日子,明年,還要一起來圍爐!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2018.2月號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