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昌浩導演:做慢飛天使宣導影片很有意義

實境測試影片拍攝導演胥昌浩和伊甸已有合作默契,不過這次挑戰和過往拍攝有很大的不同,透過他的現身說法,一起來聽聽他的錄製過程以及感觸吧!

  胥昌浩導演:做慢飛天使宣導影片很有意義   

採訪整理│蘇麗華 口述│胥昌浩導演 攝影│rick

 

Q:請問在什麼機緣下,和伊甸有了第一次的合作機會?

A:當初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去高雄甲仙側錄伊甸的慢飛天使,之後拍攝小恩慢飛天使微電影,覺得記錄一個個案不夠,所以花了一點時間記錄其他素材。我喜歡做紀錄片,感受到不同生命的樣貌,那一次我花了一天時間東拍西拍,當時阿嬤要帶小恩去台北就診,我就跟車去台北拍攝。過程中,阿嬤要幫小恩清痰,畫面太赤裸我不太敢看,但我還是記錄下來。阿嬤照顧孫子歷程艱辛,她奔波到醫院擦汗、幫孫子清痰等,有很多互動看了都讓我眼眶泛紅,感觸很深。對我來說衝擊很大,相較於自己,我很健康,也有健康的家人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看到他們祖孫,究竟是什麼樣的勇氣面對生命,雖然他們人生過程也曾經過一段低潮,或許他們還在苦難中,但是生命好精彩,令人可佩。

 

Q:這次與伊甸第二次合作,取材與拍攝上有哪些挑戰?-

A:第一次合作拍攝沒有壓力,就近紀錄即可。但是第二次拍的是實境測試影片,雖然紀錄真實但是有預設和期待,不知路人和我們預想的是否吻合,壓力好大好大。我擅長拍戲,演員表現不對我可以調整,但是實測影片路人反應是稍縱即逝, 所以我原本想安排三台攝影機,最後架設了五台,深怕錯過畫面或是因人太多檔到畫面等。

前兩個小時都沒有見義勇為的人出來,我和我的工作團隊都滿沮喪的,心想「難道這個社會都沒有見義勇為的人嗎?」但是當第一位見義勇為的人出現時,我們都好興奮,也讓我們體會一起來做這件事很值得。

    胥昌浩導演:做慢飛天使宣導影片很有意義   

Q:請問在選角和過腳本時,曾遇到哪些狀況呢?

A:飾演身障小孩的媗媗試鏡時表現就很好,她是一位很乖的孩子,表現沒有問題,她把角色做到好,純粹就是專業演員的表現。在我剪片時,媗媗身上裝上迷你麥克風,當壞媽媽在溜滑梯底下罵她時,她有感而發地說:「媽媽,我想回家。」我很驚訝她脫口而出這句話,因為沒有排練過,而是她自己揣摩加上去的台詞,表示她很融入劇情,表現得格外真實。我們拍戲喜歡這樣的表現,雖然是在演戲,但不能讓觀眾覺得你在演戲,而是全心投入感情。

 而好媽媽外表就是一個很溫柔的女性,從見面到試鏡給人的感覺都是如此,加上她的親戚有身障的孩子,也曾遇到劇中類似的狀況,有她的加入,能夠設身處地設想,很符合這次的主題。

 至於壞媽媽演員的外型比較強悍,雖然她外表強悍私底下卻是一位正義姐。對於不公不義的事情她會挺身而出伸張正義,所以要接演壞媽媽這個角色時,和她的本性背道而馳,所以演的時候有點抗拒,特別是對身障孩子口出惡言,有點於心不忍。於是排練時她做了一些心理調整,友人不斷幫她作心理建設「我們做這件事情其實它是有意義的,只是用拐個彎的方式去幫助到社會需要幫助的人。」排演時,我要壞媽媽演員聲音盡量放大,大到引起周遭人的注意,所以她壓力很大,實測時她用力詮釋角色,演得很逼真。

 

Q:經由拍攝實測影片,請問情節中哪一部分觸動到您或是啟發您的看見?

A:經由這次拍攝,我想歧視這件事在社會上還是存在的,不過當中有人願意跳出來見義勇為,而不是空口說白話,真的社會有溫暖。我認為社會還是需要被喚起接納身心障礙朋友,透過影片的宣導引起大眾的關注,社會需要一個力量、一個資源去做這件事情。

另外,公園缺乏無障礙遊樂設施,讓我思考在政策執行上,何時有無障礙的遊樂設施?這反映在做建設時若能以平等的角度去規劃,那麼就能顧及到其他身心障礙孩子的使用權利。以北歐國家來說,他們的無障礙設施是融入生活和建築當中,不需要被拿來討論的,一旦無障礙設施不足要被討論,就表示仍站在不平等的角度,這是值得被重視的議題。

 

 胥昌浩導演:做慢飛天使宣導影片很有意義  

  

如欲觀看【慢飛天使 完整版街頭實測影片】,可點選以下: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