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採買、電鍋料理、粉彩畫創作、做代工、學會表決做決定……小作所夥伴樣樣會。教保員每天陪伴其左右,培力他們自立能力,令人驚呼:「他們好棒啊!」

社區融合4-調亮

(圖說:小作所夥伴上超市採買食材,準備料理喜歡的菜色。)

 

文|蘇麗華  圖片提供|基隆新豐小作所

 

來到基隆新豐小作所,瀏覽他們的行事曆,周間課程豐富,有日常生活和家事活動等,並結合簡易代工,協助身障者可以走出家門,培養自立能力,豐富生活。

 

活動中,教保人員帶領夥伴認識樹木的生態環境,例如:講解澳洲森林大火、無尾熊棲息的尤加利樹等,都是珍貴的天然資源。就連平常用的紙杯,它的原料都是樹木,但是因為回收較難處理,有時會被當成垃圾丟棄。如何做好資源回收再利用呢?那變是做成手抄紙。

 

為了讓夥伴能充分理解,工作人員到現場去體驗紙品DIY工廠後,再帶回跟夥伴們討論。活動中,教保員帶領學員發想,「哪些東西可以做手抄紙?」拋問題問夥伴:「紙杯可以做成手抄紙嗎?」答案是肯定的。

 

手抄紙3-調亮

(圖說:小作所夥伴拆解紙杯,成為手抄紙原料。)

 

推廣環保概念  製作手抄紙

 

於是,他們開始動手做,先蒐集家中用過的紙杯,工作人員也一起加入蒐集行列,全員動起來。蒐集來的紙杯,再一一拆解它們。首先,先剪下底部圓形紙盤,再將杯身浸水1-2天,待內外膠膜軟化後再去除。如此,白色乾淨的原型便出爐了。濕潤的紙張還要經過曝曬,曬乾之後再撕成小塊,才有辦法攪打成紙漿。

 

做工複雜,功能好的夥伴可以操作剪刀,功能較弱的就協助撕膠膜和紙張。教保員詹貴英說,剛開始他們操作不易,撕膠膜的同時,會將白紙地方跟著撕掉;不然就是把紙張撕得很大塊。紙張撕得太大塊,製作紙漿時會不易攪打。「他們後來可以愈撕越小張,這個動作可以運用到精細動作外,還可以提升他們的專注力;另一方面,撕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紓壓。」

 

手抄紙作品

(圖說:學員創造粉彩畫,作品饒富特色。)

做成的手抄紙,便可以在上面塗鴉創作。教保員準備粉彩筆,讓夥伴自由發揮。看著他們用指頭推粉彩上色,有的用衛生紙做渲染效果,還有的用美工刀削粉自行調色,再上到畫作上。

 

「一開始要他們推勻一點,比較制式;後來放手讓他們天馬行空創作,有人削比較多的色彩塗抹上色,成品很有美感,個性鮮明。」聊到此,詹貴英和黃婕妮相視而笑,不約而同地說:「一看就知道是某人的作品。」

 

團體課程中,夥伴分享自己的作品,講解他們如何創作,甚至為自己的畫作命名,大夥兒滔滔不絕分享己見,教保員曾偉琦分享道。

 

夥伴學會表達和思考後,一天,一位夥伴在新豐步道採集花朵,拿到小作所詢問教保員可否做成書籤?意外開發手抄紙的新功能。夥伴不僅參與,更結合生活,創意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連結社區資源  回歸社區

 

小作所的精神在幫助身障朋友可以回歸社區,平時除了教導生活技能外,也教他們懂得如何連結社區資源,以便為未來做準備。

 

基隆職業重建中心組長黃婕妮表示,作業活動過去提倡社區參與,今年深入店家,帶領夥伴認識寵物寄宿功能,連結生活。

 

她解釋,夥伴中有不少人飼養寵物,除了購買飼料外,有飼養問題也可以請教老闆。萬一臨時要出遠門,寵物需要寄宿,他們就可以就近聯繫住家附近的寵物店,提供相關服務。

 

生活技能

(圖說:教保員教導夥伴做菜。圖片來源/資料照片)

 

電鍋料理教學 學會煮飯

 

疫情三級警戒期間,夥伴居家防疫,教保員拍攝影片教他們在家製作電鍋料理。黃婕妮解釋:「通常家屬擔心火源,不會讓他們操作瓦斯爐,但是會願意讓他們接觸電鍋。」只要將食材切一切,全部放入電鍋蒸煮,香噴噴的料理就能美味上桌。

 

舉凡雞肉炊飯、皮蛋瘦肉粥、玉米濃湯等,夥伴都可以駕輕就熟,操作過程對他們而言更是樂趣無窮。

 

活動自己表決 學習尊重他人

 

小作所夥伴一個月會召開一次自己的會議,議程中,自己票選「快樂餐」的餐廳,決定想吃的料理。期間,有人想法不同,教保員教他們學習尊重對方發言;有的表達能力較弱,教保員則從旁協助。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遇到意見相左,就少數服從多數,形成共識後,最後定案。

 

場景轉到電影賞析活動,由夥伴自己投票表決要看的影片。功能較好的學員私下會推薦其他人看什麼影片比較好,彼此交流後,生活經驗較多的人會帶給其他人較缺乏的人一些新的刺激,豐富他們的生活經驗,開啟不同的視野。

 

黃婕妮說,「活動內容和方式,不是我們來決定,而是開放討論,讓夥伴自己做決定。」在小作所,學習活動鼓勵他們參與,培養他們表達能力,或是用引導方式說出自己的想法,「這一點是我們很重視的地方。」

 

代工1

(圖說:學員專心做代工,步驟絲毫不馬虎。圖片來源/資料照片)

 

 

尊重他們想法 開啟潛能

 

就像一位輕度智能障礙的夥伴,剛開始抗拒來小作所上課,每每坐公車到站不下車,想拖延入班時間。中午用餐時間,他不想吃飯,回應一句:「我不餓啊!」作業活動也總是在一旁觀看,提不起勁而意興闌珊。

 

日記本上,該名夥伴總是寫負向的話,表達不悅的心情。詹貴英和他搏感情,花多一點時間陪他聊天,打開心扉。期間,引導他寫下正面話語,只要他參與活動,就特別鼓勵他,創造需要他的方式,讓他理解:「小作所是需要我的。」

 

他開始願意協助弱小的夥伴,笑容變多,參與度變高,提升了自信,「他找到自己的價值在哪。」

 

曾偉琦對該名夥伴大表讚許,直說班上一位中度自閉症夥伴常常會在活動中走來走去,不時大叫。這名輕度智能障礙的夥伴會主動上前拍拍他肩膀給予安撫,握著他的手給予安全感。上課時,甚至坐到他的身邊,穩定對方情緒。

 

代工作業活動時,他會引導其他夥伴操作,從被動化為主動,發揮他照顧的特質。當教保員需要幫手搬重物,他也會主動幫忙,成為貼心的小幫手。「從一開始的抗拒,到積極參與,看到他不一樣的態度。」詹貴英說。

 

小作所夥伴能力落差很大,但是他們在教保員的培育下,能力漸增,綻放笑容,說明了這裡是他們快樂的大家庭。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9.14    415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