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隔絕的車棚朱砰

住在空地搭建的棚子裡,朱砰爺爺每日彎腰過著生活,他對吃不經心,總是有什麼吃什麼,八十多歲的年紀雖無生大病,一看就能發現他長期營養不良,但是外觀沒有明顯的病症,伊甸就不能強制送醫檢查,只能藉由送餐時關心幾分。

文|陳玠婷 攝影|李蒼瑀 照片提供│伊甸雲林寬心園日照中心


距離伊甸雲林的寬心園日照中心距離五六公里遠之處,有位使用送餐服務的朱砰爺爺,這位爺爺獨居,住得不是鋼筋水泥房,也不是瓦造房,而是防水布與其他布料拼湊搭成的蓬頂,每天守在那塊地,從不主動與人接觸。他很瘦,即便伊甸固定一週五天中午送餐,各界物資進入,也不見他吃得健康有力,甚至食量也無從估計!

自有的生活模式外人難以窺探

為什麼朱砰爺爺的食量無法估計呢?因為他每天會燒掉飯盒與垃圾,沒有殘留的廚餘,就連每天親至車棚關心他兩三次的村幹事、伊甸委託的送餐大哥等人都無法確定他吃了多少,看著他孱瘦的身體,每個人皆是無可奈何,只能定期地請營養師到車棚住處了。

伊甸自提供朱砰爺爺送餐兩年來,每三個月皆會請營養師到車棚關心朱砰的飲食健康,營養師會以皮膚、指甲、吞嚥狀況、排便、精神狀況等面向觀察他的營養狀況,這些外觀上的觀察,他每一次都過關了,因此即便朱砰再瘦,也不曾強制他就醫檢查。

對飲食不渴望

「我今年幾億歲了,住在這裡幾百年了!」雖然朱砰爺爺這麼說,根據戶籍資料顯示,朱砰今年超過80歲了,牙口只剩幾顆牙齒,因此挑菜需要用心,譬如豬肉,滷過的排骨較軟嫩,他可以用牙齒與牙齦撕裂咀嚼,帶骨的豬肉塊就不適合了,青菜部份如芥藍有硬梗也要避免,因此選擇菜色時也要細心選擇,才不枉送餐的美意。今年夏天天氣特別炎熱,沒有冰箱保存食物,很快就讓暈食便當的肉品發酸,朱砰爺爺主動表示想換成素食便當,只是吃了一陣子之後,他缺少蛋白質,身體消瘦、虛弱不少,直到後來旁人覺得再這樣下去不妥,與他溝通換回葷食便當才長了肉回來。

而伊甸只負責中午的送餐,那麼朱砰爺爺的晚餐該怎麼辦?伊甸寬心園的社工李芝菁為讓他吃上一頓熱飯,又必須考慮人力、經費、送餐員的安全,曾經設想過許多方案,後來請託附近的便利商店固定送餐,才得以解決他的晚餐。只是今年的大颱風一過,朱砰爺爺車棚外的空地環境變得更糟了,超商店員不願再提供送餐,因此他的晚餐就自己煮物資,有時候摘自己栽種的絲瓜,水煮地瓜葉,倒也一天一天過了。

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另外,李芝菁曾經問朱砰爺爺是否願意自行到便利商店領晚餐,朱砰如預想中推拒了,即便事關基本的生理需求—吃飯,他依舊不想走出空地,讓村幹事、寬心園主任曾麒祥、李芝菁又失望一次,「他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不能勉強,只好常常來看他。」

朱砰爺爺一生未娶也沒有孩子,之前與哥哥同住在二崙,三、四年前自哥哥過世後就獨自搬到車棚住,那時就把戶籍掛在鄉公所裡,每個月領著低收入戶的補助金,只是他不出空地,車棚更是沒有接水電,一整個月幾乎沒有花費,曾經有人打量盜領他的存款,他也不在意,「或者是他並不在意被騙錢,不過發生過幾次後,就由村里的幹部替他保管,杜絕騙錢的事再次發生。」李芝菁說。

車棚朱砰過著這樣的生活,其實伊甸的同工們都覺得無奈,無論是日照、養護,朱砰都不願使用,只有送餐願意接受,看著他一天一天地過,獨自守在空地上,只希望他能在需要幫助時,能夠主動踏出去,找到伊甸,而我們則藉由送餐時刻,傳遞問候給他了。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45期 2015.11 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