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大使小馬懷念父親,也為身心障者的父親們禱告

雲端恩語17集  文字檔

求主光照我們,讓每一位父親都帶著祢滿滿從天而來天父的愛,看到每一個你所賜的生命,不管是健康或者是在某一方面有障礙的,主啊!我相信你會讓我們看見每一個障礙的背後,你要帶來給我們整體家庭的祝福。---小馬

 

image

(圖說)小馬衷心地祈求上帝添加能力給所有照顧孩子的父親們,被神的愛所充滿,喜樂的照顧自己的孩子,在照顧的過程當中,天天健康平安。

來賓/小馬  主持/詹慶臨  錄音/李繼吾     刊頭排版/蘇麗華    攝影/ 簡瑞廷  (拍攝日期:2021.5.7)   刊頭圖片來源/pixabay

慶臨: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我是慶臨,今天雲端恩語的特別來賓是小馬,倪子鈞。小馬是台灣的藝人、演員、歌手,同時也是金鐘獎最佳主持人得獎者,真是多才多藝,也有很多的廣播節目正在推出。在小馬的書《因為軟弱所以勇敢》裡面談到他和父親之間的感情。其實如果你有看電視節目《我是演說家》,也可以看到他和父親之間糾葛的情節。曾經是個死結,因為一份愛和寬恕,父子的情感又重新建立起來。雖然他的父親已經在天國了,不過他還是不斷地懷念父親,我們特別邀請小馬來到節目當中分享他對父親的愛 以及他希望成為怎麼樣的父親。小馬你好!

小馬:哈囉,各位聽眾朋友好!我是小馬,慶臨姐好!

慶臨:現在是8月,8月8號就是父親節了,通常我們好像比較注重母親節,在母親節有很多的活動,可是父親其實也是非常辛苦的,內在有一種關懷與愛,通常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可是卻在父親默默地的行動當中,我們可以感受得到。

小馬:對!

慶臨:小馬從小到大,父親都給你不同的感受,談談父親給你帶來生命的影響。

小馬:父親就好像是家庭的燈塔一樣,爸爸就是一個家的支柱,不管是在各方面,在精神方面、在經濟方面,爸爸是個我很景仰的人,聽他的故事,在戰火的年代逃到台灣,失去了家人,和家人分開來,在台灣身無分文,他是真正的白手起家,能夠在台灣落地生根,居然還可以成家立業,生了我兩個姐姐,還有一個哥哥,把我們全家帶起來,這是怎麼樣的一個能力,我常在思索,因為他沒有什麼資源,一點一點的就這樣做起來。

在那個年代,確實,在那樣的氛圍底下,有些男人是愛在心裡口難開,他不見得會用嘴巴講,他不像我現在我對女兒常常跟她講,「來!爸爸抱抱親親,」每天都要抱抱親親。

慶臨:是你「求」女兒要親親抱抱哦……

小馬:(笑)不管是求她也好,逼她也好,就是要抱抱親親,然後不斷的跟她說:「我愛她」每一天都不斷的跟她說:「我愛她」,她也常跟我們說:「我愛爸爸媽媽」,我發覺愛要說出來,但在以前那個年代,大家相對的比較含蓄。

慶臨:父親都是比較嚴肅的形象。

小馬:對啊,尤其父親都是比較含蓄的,小時候比較少有父親直接抱我們、親我們的機會,有啦,就是在襁褓的時候,有張照片是我在爸爸的懷抱當中,可是到大了,爸爸大概也懶得抱了,也抱不動了,而且我們家有四個小孩,如果每個人都搶著要抱,爸爸的手也會很酸了。

慶臨:可能爸爸也會覺得那樣太娘娘腔了……

小馬:的確,會有那麼一點感覺,就是男生不要那麼愛討拍。但是往往會在細節當中感受到父親的愛,譬如說晚上爸爸會偷偷跑到房間來,幫我蓋被子。

慶臨:那你呢,會偷偷看他嗎?

image

(圖說)想起童年開心時光小馬不禁笑開懷,每逢聖誕節都要在床旁邊放一隻襪子,早上起來就會有禮物,後來終於知道那是「聖誕老爸」準備的禮物。攝影/簡瑞廷

小馬:我會偷看他。

慶臨:假裝睡著?

小馬:是啊!更好笑的是聖誕節,聖誕節不是老公公送禮物的日子,聖誕節是主耶穌降生的日子;但小時候過聖誕節都希望得到聖誕禮物,我知道每個家庭都是同樣一套劇本,聖誕老公公會爬進來送禮物,然後你在床旁邊要放一隻襪子,早上起來就會有禮物。於是,我開始許願,其實這個許願類似禱告,會告訴爸爸我希望聖誕老公公送我什麼禮物,那爸爸就會去為我們準備。

慶臨:那時,你知道聖誕老公公就是爸爸嗎?

小馬:小時候真的不知道,直到越來越大的時候,就開始知道聖誕老公公就是爸爸,但是我們不會講,

慶臨:形成一個很特別的默契,

小馬:對!就是這樣,爸爸還躡手躡腳的走進來,把這個禮物放好,轉過去的背影像朱自清父親的背影,哈哈哈……

慶臨:哈哈,一個是買橘子,一個是送禮物。

小馬:我家管教大部分都是交給媽媽,爸爸就一直努力的工作,負責一家之計。 我爸爸他從沒有打過我,爸爸頂多是很嚴肅的跟我說話,很生氣的跟我說話,有時候我太叛逆了,但是我爸爸是恩慈、管教並行的父親。譬如說有一次我就在冰果室,裡面放很多電動玩具、小蜜蜂啊,門口都是黑貼紙玻璃,就是告訴你這是大人去的地方,小孩子不要跑進去,但是老闆還是讓我進去了,這個店就在我家樓下,我還明目張膽就在我家樓下。

慶臨:哇!誘惑真大。

小馬:還抽菸打電動,那時候我才國中。

慶臨:一般的爸爸一定好生氣喔,帶回家痛打一頓…

小馬:但是我爸爸很妙,透過隔熱的黑玻璃,趴著這樣看我,哈哈哈,他看得到我,我看著他,還抽著煙,這下子糟了,回家一定是一頓毒打。

慶臨:回家給你好看……

小馬:沒有,我爸爸沒有說什麼,就跟我說差不多要回家了,我自己很緊張,結果他都沒有罵我。隔了一個禮拜,有一天我回家看見客廳出現了一台電動玩具……

慶臨:這下子電動玩具不是在樓下,而是在家裡了。

小馬:對!他跟我說我知道你喜歡玩電動玩具,我覺得你在家裡玩,爸爸覺得那個場所不是很好,你可以帶同學到家裡來玩比較好,我爸爸是一個這樣子的父親,他用他的方法來愛我,每一次出國他都會買一些我喜歡的東西回來。他會說:「好好唸書啊,寒暑假給你獎勵,帶你和媽媽出國玩。」當然我每年都出國玩,爸爸都不知道我的成績是作弊來的。(笑)

直到有一天我和爸爸發生一個很大的衝突。我爸爸就是一個白手起家、做生意的人,他多麼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承接他的工作。那他自己有一個紡織公司,但是我跟我哥哥完全都沒有興趣,何況這個小兒子,我就是這個小兒子,我常對他說:「你不要管我啦,反正你給我什麼錢就好,我要出去做我的,創我的,我要去演藝圈!」我爸爸也是不太能接受,對一個一生中規中距、傳統的老人家來講,演藝圈是個五光十色的地方,「怎麼穿那麼少呀?酒色財氣!」他覺得我在過這樣的生活。

我剛出道的時候,參加「咻比嘟華」男團,跟憲哥、小鐘、畊宏,我們沒有那麼多錢,其實剛開始做很辛苦的,然後呢,你想想看還有四個人分,收入很少很少, 比我當初在外面打工的錢還少,那怎麼辦呢,我都已經投下去了,義無反顧了,我就開始做我爸爸教我的魷魚稀飯,就是他以前在逃難的時候做的魷魚稀飯,他每天在家裡做我就跟他學。然後我就到環河北路買了一個餐車,在我家弄了魷魚稀飯,在我家樓下做生意。我們家那一棟住的都是機師、醫師、律師,我爸爸是企業的、做生意的,我在我家樓下門口的巷口,一個老闆的兒子,也是個藝人,在電視上可以看到他,在樓下擺路邊攤,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笑)

慶臨:好像反差很大。

小馬:對!反差很大,我爸就過來看到我,說:「喔!你在賣稀飯」就回去了,後來聽我媽媽跟我說,爸爸有跟她講,「他對你一點都不擔心,他說你是個能屈能伸的人。」

 

慶臨:因為他就是這樣過來的,在戰爭中苦過來的。

小馬:對,他覺的很好。直到爸爸很老的時候,媽媽跟我聊天時這才讓我知道。

慶臨:他很佩服你能做這樣的決定。

小馬:那時,有人拿著我的CD到我魷魚稀飯攤前,問我是不是照片中的這個人?憲哥是個超級大明星,我是跟著超級大明星旁邊的一個人,然後在樓下擺路邊攤,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是我是覺得ok,我靠自己的能力賺錢。

慶臨:你現在沒有賣魷魚稀飯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吃喔!

小馬:哈哈哈……

慶臨:在公館有一家賣客家魷魚羹的多有名啊,從早到晚客人滿滿的,你願不願意把你絕活的食譜提供出來?

小馬:當然願意,當然可以!

慶臨:或許可以讓我們身心障礙朋友的庇護工場來做魷魚稀飯,這是我的突發奇想。

image

(圖說)小馬樂意提供爸爸家傳絕活魷魚稀飯的食譜,毫不保留。攝影/簡瑞廷

小馬:我是非常樂意,曾幾何時,我也在電視節目出過這道料理,提起這段故事。其實有一個東西我們小時候常常吃的,叫保衛爾。保衛爾是個英國品牌, 後來因為有狂牛症,所以改用蔬菜來做成牛筋的味道,紅色的蓋子,中文就叫保衛爾。另外一樣那就是米,我們家煮稀飯是用生米煮成稀飯,用生米慢慢熬煮,當然如果你家有雞湯那是最好,如果沒有的話,你就用簡單的雞湯塊也是可以,煮到米心開始熟的時候,準備乾魷魚,可以到迪化街去買乾魷魚。

慶臨:不是新鮮的魷魚,是要發泡過的乾魷魚。

小馬:是哦,發泡過後上面有一個透明的鮨,把它拔掉以後,切成你喜歡的大小 。我大概是切到小指頭的長寬,小指頭就是這樣子,一節一節的,然後你要準備大蒜去爆香,在另外一鍋把魷魚瀝乾,切斷之後跟著大蒜爆香,你旁邊的稀飯不是差不多煮好了嗎,就把魷魚倒到稀飯裡,然後再加上保衛爾 也就是這個醬,保衛爾很重要。

慶臨:在哪裡買的到呢?

小馬:迪化街都有。

慶臨:要再加上蔥末嗎?

小馬:蔥末或芹菜末,再加點白胡椒,然後把它攪拌攪拌,加一點點的醬油,不要太鹹,先試試看個人口味,每個人的口味不一樣。我再加一點圈叉醬(干貝醬), 然後慢慢等它煮熟以後,煮出來的稀飯應該是咖啡色的,咖啡色的魷魚稀飯。

慶臨:我可以再加點蛤蠣進去嗎?還是這樣味道會走味了呢?

image

小馬:如果要原汁原味的話,那就先按照我說的那樣煮;但是如果像慶臨姐你是比較有創意的人,要加蛤蠣加海鮮,其實都可以。

慶臨:不是啦,我只是比較貪吃而已! 你平常也會煮魷魚稀飯給女兒吃嗎?她的名字叫倪希米,現在可以吃副食品了嗎?

小馬:她兩歲大了,還沒有吃過這麼硬的魷魚,不過這個主意非常好,我要來傳承,一定要傳承!

慶臨:煮給女兒吃,然後對她說:「爸爸愛你,煮爺爺口味的魷魚稀飯給妳吃。」

小馬:這是我父親給我的一個最大的溫度,想念他的時候就可以煮一碗稀飯來吃,來回味一下,外面還真的沒有吃過,我全世界走過60幾個國家,台灣我的足跡也走過各個角落,還真的沒有吃過這樣口味的魷魚稀飯。

慶臨:這算是上海的料理嗎?

小馬: 爸爸跟我講,以前他在逃難的時候,打仗的時候最好帶的就是乾貨,乾魷魚帶在身邊,當時就是簡單的鹽、醬油調味料。回到台灣的時候,我爸爸就特調,因為他喜歡給我們小孩子吃保衛爾,保衛爾是以前給小孩子吃。

慶臨:是顧腸胃的嗎?

小馬:不是,它聽起來像顧腸胃的,寶衛爾就是一種調味醬,放在小朋友飯裡面、麵裡面調味,他不僅愛吃而且是養份,因為是牛肉做的,後來呢,因為狂牛症的關係,就是改成蔬菜做的,大家才可以安心吃,那也是老品牌,黑色圓圓的瓶子,大家上網找,很多人的記憶就會回來。

慶臨:今天,小馬來到我們節目當中,談到他父親傳承的家傳的好滋味,就是魷魚稀飯,而他也做,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歡。

小馬:哈哈哈。

慶臨:也希望將做好的稀飯給小孩子吃,讓他嚐嚐爺爺當年所做的,在逃難的過程,那是有相當的歷史背景的,在這個背景之下,逃難的人如何兼顧身體的健康營養,也能夠將這樣一份心情,在歷史上的回應傳承下去。

小馬:是的。

imageimage

(圖說)讓孩子嚐嚐爺爺當年所做的家傳好滋味。攝影/江芳顯

慶臨:我想,在我們節目聽眾當中,也有很多父親,他們的孩子可能不是這麼健康,可能是慢飛天使,是需要早期療育的孩子,這些父親也特別的辛苦, 小馬也是伊甸的公益大使,我想最後可不可以請小馬為這些父親們禱告呢?

 

《禱告》

小馬:好。親愛的主耶穌,感謝祢。

主啊!我們將天底下所有的父親都交在主的手上,求主用祢天父的愛來澆灌我們。讓我們明白,讓我們看清楚,你賜給我們生命產業,祢讓我們從兒子變成父親,這中間的轉變。

主啊!我們不懂我們該怎麼做,做得不夠好,但求主光照我們,讓每一位父親都帶著祢滿滿從天而來天父的愛,看到每一個你所賜的生命,不管他是健康或者是在某一方面有障礙的,主啊!我相信你會讓我們看見每一個障礙的背後,你要帶來給我們整體家庭的祝福。

主啊!讓我們將一切的重擔卸在你的面前,祢就添加能力給所有照顧的父親們,讓我們知道說可能有許多的沮喪,有很多的困難,有很多的不理解,為什麼會是我?主啊,求你讓這些父親不僅是看見你的計畫,走進祢的計劃,更能從你那裡得到愛,非常喜樂的照顧他的孩子,啟能的孩子,讓他們在照顧的過程當中,也把那份愛重新澆灌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被你的愛所充滿,天天是喜樂平安的,感謝讚美主,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寶貴的名求,阿門!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7.17   413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