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八仙樂園的一場塵爆,改變了許多年輕人的命運。事發當時,黃博煒22歲,是個熱愛打籃球的外向大男孩,於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擁有十張以上的證照。意氣風發的他正準備在職場大展身手,卻因這場意外改寫人生。

(圖說:八仙塵爆傷者黃博煒來到伊甸基金會分享他的生命故事。)

 

文|林佳勳   攝影|何維綱

 

「我有一些同學現在都是年薪百萬,我偶爾也會想:如果我沒有受傷,是不是也會跟他們一樣?」

 

回顧塵爆的那一晚

黃博煒播放八仙塵爆當時,路人拍攝的一段影片:活動現場煙霧瀰漫、火光陣陣,大家四處奔逃,尖叫聲此起彼落,影片中站在舞台左前方被火團包圍的人群,黃博煒就身在其中。

 

「或許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這只是短短幾十秒的新聞畫面,但我當時在現場是等待超過一小時才被送上救護車。」事發後,黃博煒全身燒燙傷面積達90%以上,一般人稍微被一滴熱油燙到就已經無法忍受,很難想像他當下所承受的疼痛有多麼劇烈。

 

黃博煒表示,當下火場四周都很亮,連要往哪個方向逃都不曉得,他還一度被撞倒跌在燃燒的粉塵堆上。回想當時的心情,他說:「趴下去的那一瞬間,我其實不想起來,覺得是不是乾脆就這樣死掉算了?」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就像一場惡夢。

 

他願意重新爬起來的原因,是想起家中正在等著他回來的父母,還有許多他愛的人和愛他的人。為了提高被救援的機會,他不斷往外跑,過程中除了肉體之痛,還伴隨巨大的精神煎熬,周遭都是哭泣、哀號和求救聲。黃博煒說:「現場就像是人間煉獄。」

 

在水池降溫待援時,黃博煒向人借手機打電話回家,急忙說明狀況後,還沒聽到爸爸的回應,手機就被拿走,因為大家都搶著要打電話回家。第二次撥通後,父親告訴他:「煒煒,爸爸一定會去救你,你要撐住!」

 

這句話,讓黃博煒決定堅持到最後。

(圖說:黃博煒的分享令聽者宛如身歷其境。)

 

如果你們是我,會怎麼選擇?

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的路上,黃博煒不斷詢問父親還有多久才到醫院?父親就像安慰孩提時期的他一樣,輕聲對他說:「煒煒不要怕,爸爸在這裡陪你,我們再一下就到了。」後來黃博煒才知道,這是父親為了讓他繼續撐住、保持意識清醒所說的善意謊言。

 

進入加護病房後,有整整兩個禮拜的時間,他完全無法獲得任何有關自己傷勢的訊息。當時他因傷插管無法言語,也沒有人主動告訴他狀況,令他備感煎熬。「現在想想,家人的心情應該跟我一樣煎熬吧!」

 

那段時間,父母到加護病房探望他,第一句話就是報時,報完才會跟他繼續說說話,詢問身體狀況,這讓黃博煒十分不解也很生氣:「我一天中最期待的,就是家人來探病、跟我說話的時候,為何要把時間浪費在報時上?」

 

後來家人才告訴他,因為他情況危急隨時都有可能離開,所以才會每一次探病都先報時。「我如果突然走了,他們希望我至少可以知道自己離開這個世界時,最後的時間。」父母的用心,讓他十分懊悔自己為此發脾氣。

 

(圖說:為了活下來,黃博煒決定截肢。)

 

為了活下來,黃博煒做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決定:截肢。

 

「不截肢就只能放棄急救,但醫生說即使截肢,存活率也只有5%。」父母在病床邊,冷靜地告訴他失去手腳後要面對的現實:此後再也無法打籃球、可能成為家人的負擔……等等,父母將決定權交給黃博煒。

 

沒有手腳,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但是好勝心強的他,還是決定截肢保命。當時他想到力克.胡哲(澳洲作家,患有先天性四肢切斷症,又稱海豹肢症):「他雖然沒有四肢,但是生活過得比誰都精彩。既然他做得到,為什麼我不行?」

 

另一方面,他在世上還有太多的牽掛。不論是親友,或來自四面八方為他加油打氣的聲音,都在在鼓舞著他:「黃博煒,你不能放棄!」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392-2下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