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楊貴媚手比愛心,做公益不落人後。)

詮釋長照角色,楊貴媚演起來感觸特別深刻。

戲外的她,要照顧中風的媽媽,當中的挫折、辛勞她一一體會過。

身為照顧者,她深知箇中的壓力,六年來,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媽媽能夠有好轉的一天,站在她的面前。

 

文│蘇麗華 攝影│何維綱

 

去年12月從新加坡稍來喜訊,國際巨星楊貴媚以《媽媽不見了》一舉拿下「2017年亞洲電視大獎」最佳女配角獎。

該劇描述長期照顧,楊貴媚在戲中詮釋媽媽角色一職;

對照現實,和她的生活如出一轍。

六年前,母親突然中風,她成為照顧者,戲裡猶如現實的縮影,投射她一路走來的心情寫照。

 

「照顧媽媽的那段時間精神壓力很大,我從來沒有長時間照顧過重症者。」

楊貴媚回想媽媽倒下的那一天,手足無措的心境。

以前爺爺奶奶生病,都有父母親和大伯、阿姨們頂著,但是輪到媽媽生病時,

「沒辦法你要去面對,她不能上廁所、不能吃飯、甚至心情不好,

當時很慌張,不知道該怎麼弄?」求助無門是她遇到的第一個難題。

 

 

不懂照顧技巧 就地取材

 

媽媽中風後,造成半邊癱瘓,生活無法自理。

身為長女的楊貴媚,由於工作時間較彈性,於是扛下照顧重擔,

她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的媽媽當然要自己照顧。」

凡事自己來,什麼都不懂只好求助網路影片學習照顧技巧。

問她學到哪些撇步?

她說:「網路教的所有基本動作,如果欠缺那樣的環境和條件,依然無法達成。」

 

光是要帶媽媽如廁,一個人無法搬動,她便就地取材將媽媽抱到附有輪子的電腦椅上移動;

洗澡時,沒有輔具,找了兩張防水沙灘椅,

一張放在浴室,讓媽媽躺在上面盥洗,洗完再搬到門外的另一張椅子上擦乾、穿衣。

 

「給她吃什麼也是一個問題。」媽媽咀嚼功能不佳,無法吃一般食物,

「那太硬了!」楊貴媚弄軟質食物,如:豆腐等,方便媽媽進食。

(圖說:楊貴媚分享著自己的故事。)

卸下手邊工作 全力照顧

 

暫停演藝工作,楊貴媚全心全意照顧媽媽,

半夜每兩個小時扶媽媽起床上廁所,喝水、換尿布等,搞得精疲力竭,睡都睡不好。

朋友不忍心看她如此憔悴,說道:「你這樣什麼事都做不好,自己累倒了,那媽媽怎麼辦?」

一語中的,但此時的楊貴媚考量的不是自己,

她擔心如果弟弟和妹妹都拉進來輪班照顧,那不就不用上班了嗎?

折衷辦法只好申請外傭,分擔她的照顧壓力。

 

長期臥床,時間久了連自信也跟著喪失。

媽媽上了年紀,有時一點狀況,或者天氣一變化,心情也會累,而懶得復健;電視看著看著忘了吃飯。

楊貴媚板起臉孔對媽媽說:「不可以這樣。」

弟弟妹妹沒有人敢糾正媽媽的舉止,

「她以為這是正常行為,但是不正常,所以我要提醒她。」

當媽媽吃飯不專心時,她當下就關掉電視。

有時媽媽感冒,或是沒能好好吃飯,她難過又自責的說:「擔心自己是不是哪裡環節出錯了。」

 

對於中風的人來說,要保持運動,能動的地方都要稍微動一下,如:手。

還有發音練習也是復健的一環,楊貴媚要求媽媽發出「ㄚㄧㄨㄟㄛ」的音,

人一走,聲音就沒了;她又大聲喊:「我沒聽見。」

媽媽便乖乖照做,「所以人家說我是她的警察。」說到此,楊貴媚笑了出來。

 

病況一度好轉 再度惡化

 

母女感情融洽,有時媽媽因為病情,很多事情做不到而沮喪,

她會鼓勵媽媽:「你要勇敢一點,接受這個事實。

但是同時你也是一位幸福的人,因為你的孩子和先生沒有一個人離開你。」

在申請外勞的空窗期,家中至少有三個人輪番照顧媽媽。

復健時,老人家上醫院血壓就飆高,家人不放心她獨自就醫,六位家人全員到場,家庭凝聚力可見一斑。

 

常言「36個月是復健黃金期」,

生病前半年,媽媽求好心切,一心想恢復行走能力,常常到戶外練習。

勤走下來,反而加重病情。

楊貴媚表示,早年媽媽就拿掉子宮和卵巢,所以骨頭缺乏荷爾蒙和黃體素,

加上長期操勞,腰椎骨頭都空了。

過度走路動到脊椎,「她現在癱掉不能動,其實是脊椎不行。」

楊貴媚深深體會,「人家說36個月是復健黃金期,其實是一個迷思,要因人而異。」

 

照顧近一年時間,媽媽病況一度好轉,可以起身走路。每進階一點,輔具就跟著替換。

「剛開始拿ㄇ字形助行器,後來換成三角拐,再換成有輪子和前面有小坐椅的助行器,走累了媽媽就可以休息。」

一天,和外傭走太久,傷到脊椎而不自知。

工作返家的楊貴媚只知道媽媽頻頻喊累、不舒服,卻不敢說她在外走太久,

「第二天媽媽爬不起來,一直持續到現在。」言語間滿是無奈和惆悵,「我媽媽很可惜的。」

(圖說:楊貴媚談起母親,臉上滿是愛。)

父母有好人緣 眼中的寶

 

過去那個堅強勇敢的媽媽一夕間病倒,讓楊貴媚非常不捨。

從小對媽媽的印象,她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

「嫁給父親,來到台灣人的大家族,每個人的心思和處事態度不同,她有本事讓大家幸福、服氣,很不容易。」

 

媽媽幫忙持家,在果菜市場作批發,她的做事原則就是「寧願你負我,我不願負你的那一種。」

楊貴媚聊起媽媽,有說不完的地方,她對客戶非常扶持。

遇到南部來台北打拚的麵攤老闆周轉不靈,或是緬甸來台開業的人,她二話說讓對方賒帳。

颱風天菜價飆漲,例如香菜一斤漲到兩百元,媽媽也只是象徵性的漲個五元,好貼給搬運工人。

我氣媽媽做虧本生意,但是媽媽回說:「吃一點虧有什麼關係,大家互相幫忙嘛!生意好時就補回來了。」

這一點令楊貴媚份外尊敬。

 

父母的為人,鄰居都看在眼裡,在他們的生活圈裡他們是個寶。

例如大家爭相要和兩位老人家同坐一台遊覽車出遊;

也有人想出錢帶他們出去玩,還規定要同車;

有人要嫁娶,特地前來徵詢楊貴媚的父母同意後才首肯,「他們相處模式就像家人般。」

 

媽媽生病後很多人來看她,也有人打電話來慰問;

還有餐廳老闆做了菜,託他人送過來,點點滴滴都可以看出他們的好人緣。

媽媽在楊貴媚心裡扮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我拍戲以後,所有詮釋母親的角色和心理、態度,其實都是我媽媽的影子。」

一開始和媽媽學習,時間久了,才從朋友的媽媽、綜合很多女性身上,習得母性的光輝。

 

以母親為榮 感情甚篤

 

成為巨星,媽媽沒有在人前享受星媽的光環,反倒變得極為低調。

鄰人問她楊貴媚是她女兒嗎?她總是低頭否認。

楊貴媚生氣不解的問:「媽媽我以你為榮,為什麼說我是別人家的女兒?

我的出生是你們用一斤菜,一塊、兩塊賺的扶養我長大,有什麼好丟臉的,既不偷又不搶。」

聽完這一席話,後來媽媽遇到有人提起,

才用台語回話:「對啦,那是我女兒啦!」

 

「媽媽做為一個女人沒有愧對自己,很努力的生活。」

自楊貴媚懂事出社會以後,她不願媽媽如此辛苦,

勸媽媽退休,換來的是,「我還能動,我為什麼要讓我小孩有負擔?」

兩人爭執不下,講到老人家翻臉。

過去,媽媽幫女兒管帳,氣頭上,將楊貴媚的存摺和印章丟在她面前,

揚言:「你長大了,錢自己管。」

楊貴媚改口說,「如果不願意退休,那就少做一點。」

老人家聽不進去,「哪有人站在你面前說要買,卻不賣東西給人家的道理。」

父母親剛正不阿的負責態度,深深的影響著為人子女們。

 

如今媽媽中風不良於行,楊貴媚最牽掛的還是她的健康,期待有好轉的一天。

請外傭後,問她擔子是否有輕省一些?

她回答,晚上由她接手照顧工作,讓外傭休息,隔天才有精神和體力照顧媽媽。

她用體恤的心,和外傭分擔辛勞。

長照這條路,楊貴媚一路走來百感交集,

她最深的期盼就是,「哪天眼睛睜開,媽媽就站在我面前。」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2期 2018.2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