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陳文玉與劉奶奶,感情像女兒也像閨密)

漫漫人生路,如果有一個人可以陪我們說說話,細看人生風景,

讓歡樂常在、悲傷淡化,那可是上天的恩賜呢!

就像劉張木燕奶奶與陳文玉,彼此沒有血緣關係,卻像親人一樣緊密,

平凡而美麗的幸福,在一周三次的服務裡,趕走煩人的病痛。

 

文│郭依瑄 攝影│何維綱

 

迎面而來的秋風涼爽,劉奶奶正站在階梯上笑著招手,眼睛瞇成了一條細柔的線,

舉止就像她親自種植的蘭花一樣,溫婉優雅。

難以想像她曾經因病臥床,最後靠自己的意志,

重新獲得自由行動的能力。溫柔的劉奶奶是如何辦到的呢?

 

喜歡運動的劉奶奶,13年前因為外出運動跌倒,走了幾百公尺才就醫,

導致胸椎、腰椎壓迫性骨折,需要臥床休息。

那段日子,旁人聽起來都覺得辛苦萬分,坐不能坐,

就連躺平休息也需要整整半小時。

劉奶奶指著背表示:「胸腔到背部都刺痛,連吃飯都不能坐著!」

 

定時來照顧奶奶的伊甸北投耆福老人中心的居服員陳文玉說:

「那時候啊,奶奶只能站著,腳痠卻不能坐,連睡覺躺平,也需要半小時。

躺下去後汗流浹背,澡都白洗了。」陳文玉服務奶奶13年了,

她一個禮拜會來三次,一次幫奶奶洗澡,兩次陪奶奶去看醫生。

 

中醫針灸,西醫打針,這些苦和痛啊,到了劉奶奶的嘴裡都成了雲淡風輕。

陳文玉說:「我服務過很多人,很少人像她這麼樂觀正向,

不曾喊痛,自己都咬牙忍著,復健也做的很認真。」

幸好有陳文玉細心呵護,奶奶現在能走了。

她不只像劉奶奶的女兒,也像閨密,兩人感情特別好,常常說著說著就笑出來了。

(圖說:陳文玉正溫柔地幫劉奶奶洗澡)

 

陳文玉當居服員即將邁入第20。回憶當初遇上的困難,

她眼珠轉了轉說:「當初居服員還不普遍,鄰居都要我不要去當『僕人』,

在她們眼裡,居服員沒有專業能力的,只有把屎把尿的份。

這是份需要專業能力的艱苦差事,那為什麼陳文玉還是堅持要踏出這一步呢?

 

原來有一次她車禍住院,隔壁臥床的老奶奶,

總是嚷嚷著:「唉呦!好疼啊,怎麼這麼疼啊!」

聽了幾次後,陳文玉倒也見怪不怪。

但是有一天,隔壁病床居然傳來笑聲。

她細聽,才知道為老奶奶帶來歡笑的是居服員。

原來真心的陪伴居然能驅趕病痛!此後心裡便決定了要當一位盡責又能帶來歡樂的居服員

 

總是盡力排解服務對象的憂愁、專心傾聽他們說話,是陳文玉的特質,

她努力做到當初在醫院被感動的那一幕。

總是為人帶來歡樂的她,命運當時卻沒有給予她多餘的快樂。

陳文玉與先生和平離婚了,她說:「少了一位丈夫,卻多了一位熟悉的陌生人。」

她帶著兩個孩子,搬了出來。

 

總是往前走的陳文玉,揮別過去,朝自己的事業大步邁進。

除了在職訓練的西醫基底,她還自費去向一位老中醫學習,

閒暇時間還練外丹功,精進專業技能。

她休閒時還去醫院當志工、唱歌、看電影。

有次女兒還開玩笑的說:「媽,你還比我忙欸!」陳文玉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沐浴時,陳文玉曲著身體擠在小小的空間裡,用雙手先替劉奶奶試試水溫、

替奶奶抹上水晶肥皂……沐浴完後,俐落的幫奶奶擦身。

洗完澡的奶奶似乎笑得更開心了。

在奶奶稍事休息時,陳文玉播起台語老歌順手替奶奶收拾一下環境。

倆人想到話就聊,無語的時候倒也有彼此發出的聲音陪伴。

 

兩人這份情感已經走了13年,時常發生有笑料的事情,

不過她們都說:「笑過就忘記了。」可見兩人相處時的氛圍,時常歡樂愉快。

採訪結束後,陳文玉與劉奶奶站在門口,揮手道別。

門口那盆蘭花的香味撲鼻,就像他們的情感,清香幽遠。

(圖說:劉奶奶種植的蘭花,像兩人的感情,純潔且芬芳)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1 期 2018.1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