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的視障服務



經歷過自我放棄期,需要許多重新站起來的勇氣,而紹紘做到了,從小因為弱視被欺侮誤會,他已經漸漸放下,藉由幫助其他視障朋友就業的過程當中,他也在治癒自己,希望未來能夠走向屬於自己的路,再做一回自己。

文|陳玠婷


紹紘每天有大半的時間都圍繞在工作上,從樹林家中出發到光復北路的辦公室,單趟路程就需要一個半小時,另外工作忙起來的時候,他形容腳不著地似的,每天有許多需要解決的事項,只是他珍惜每一個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所以他仍然堅持在崗位上。目前紹紘在伊甸的視障生活重建中心裡擔任職訓班導和老師的角色,教導學員們進入職場的技能、陪伴他們跨越就業難題,讓同為視障的紹紘成為視障朋友最好的諮詢對象。

求學過程  受盡欺負

紹紘在幼稚園的時候,被媽媽發現他會趴在地上摸尋找掉落的物品,而不是一眼看到就能撿起,於是媽媽帶紹紘去看醫生,才發現是鼻竇炎壓迫到視神經,經過檢查則發現是弱視,雖然視力不好,幸而視野未受太多影響。

「我用十幾年的時間接受自己的樣子。」紹紘一語道盡成長過程的辛苦。他從小學到國中階段,在學校無法獲得老師的關注與幫助,反而將他推到角落,不許他參與活動,像是體育課以擔心他受傷的理由,就不讓他跑步、打球,上學科的時候,老師不會考慮他的視力換座位,認為他看不到黑板也就不用聽懂,考試成績不好就冷嘲熱諷,甚至找盡麻煩,讓小小年紀的他想不透為什麼老師把他視為麻煩。

說起讓紹紘印象深刻的,回憶國中時有次數學考62分,老師說成績不到60分者要處罰,當下他心裡正慶幸自己不用被打,下一刻卻被老師點名上前打了幾下,他問老師為什麼被打時?老師回答:「沒有原因,就是要打你。」頓時,他開始有牴觸的情緒:「我不被諒解,被誤會的事很常發生。」

在學校長期被忽視,欺負,紹紘越來越不想唸書,紹紘國中時開始故意造反,心裡想著「反正沒有人可以接納我」就開始翹課,甚至挑釁比自己強壯的成年人,什麼都不怕。而在家,父母正值創業,忙得無法發現孩子不一樣,有一次,紹紘被帶進警局,通知父母來接他回家就被教訓一頓,那時他心情好沮喪,「為什麼你們都不問我原因就指責我?」

轉機就在一念之間

但是一切轉機都在國三畢業前夕,他突然頓悟自己不該荒廢時間了,於是認真幾個月考上高職:「內容我都不懂,只知道不停背書,幸好有學校可以念。」他一路念到大學畢業,因為之前學業不足讓他吃盡苦頭,但最終仍拿到學位文憑,就足以證明他的努力終有成效。

紹紘畢業後找工作被拒絕多次,或者履歷石沈大海,常有兩個星期沒有任何面試通知,他會忍不住否定貶低自己,讓自己陷入不安的情緒裡,後來他告訴自己趁著空擋時間,可以學些和工作有關的技能,為自己加分,並藉機撫平情緒。而在面試方面,紹紘曾有一次面試學校的行政人員一職,原本筆試、電腦操作都通過了,卻在最後一關卡被刷下來,因為校長拒絕弱視朋友就職,他不甘極了,甚至對未來充滿疑惑,他說:「我那時候心裡很亂,非常需要有人開導。」

到伊甸之前,紹紘曾在一新建立的協會工作,當時的老闆同為視障卻經營事業,正向力量深深影響紹紘,並且一直開導他接受自己的狀態,而且不管做什麼工作,任明眼人或者視障,都會遇到困難,希望他不會糾結在當下的狀態,好好充實自己。

後來,紹紘到伊甸後幫助視障朋友學習技能與輔導找工作時,自己的經驗就派上用場了,像是輔導以前自己,陪伴學員們一同度過自我否定期並耐心等待機會來臨,「幫助別人也讓我獲得很多。」最後,紹紘說自己雖然目前仍無法完全正向思考,但是他不會放棄自己,未來會往夢想前進,這未嘗不是一種人生的獲得呢?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44期 2015.10 月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