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錦萍 

一派瀟灑,有著藝術家風格的屋希耶澤─阿哲,撥動手中的西塔琴,讓印度風味的琴音,頓時成為敬拜詩歌,東西融合的樂音,就如同他所言,不拘泥於形式,只要心向著上帝,就能悅納祂。

IMG_0200  

印度有一種樂器叫做「西塔琴」,樂音空靈繞樑,而聽到用西塔琴彈奏詩歌「奇異恩典」,更令人感到驚喜。原住民名為「屋希耶澤」的阿哲,就是這位使用西塔琴來敬拜上帝的音樂人,他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為什麼會學西塔琴?」

「本來要買搖滾樂的,結果買錯了。」因為這個簡單又誠實的理由,讓阿哲從原來的排斥,到逐漸喜歡上這個音樂,甚至後來拿到獎學金遠赴印度,不僅學習音樂,去熟悉背後的音樂文化,更在過程中清晰了心志。

信仰觀點

阿哲表示,他觀察到許多人上教會時被外表的服裝、儀式給束縛了,「重點不是器具可以做什麼事,而是你想拿它怎麼用。」他說,當他在印度教會中聽到用西塔琴伴奏、印度語唱的「奇異恩典」時,深深了解即便在物資匱乏的地方依然能敬拜上帝,「只要用誠實的心,即使最簡單的樂器也受上帝悅納」。


「重點是你的心是否向著上帝,」阿哲說:「否則拿著樂器炫耀多會彈,不過是在敬拜自己。」

經常在各地演出的阿哲,言談風趣又充滿知識性,有他在的地方笑聲不斷,多談兩句,更發現他內心的信仰,核心價值十分堅定!一針見血式的精闢見解,坦率流露藝術家的颯爽性格。

遇見神

身為全台僅存一千多人的噶瑪蘭族人,阿哲生長在第三代基督徒家庭,原本他看自己十分平凡,甚至認為世界上七十五億人口多自己一個,少自己一個好像沒差,他還說小時候上兒童主日學,就是「大人叫我做的。」不知所謂何來也無特別感動。

直到有一天洗澡時照鏡子,心裡忽然浮出聖經經節「上帝照自己的樣式造人」,那一刻,好像上帝透過鏡子在跟自己說話:「我親自用手把你捏出來,照我自己的樣子造成的」,當下瞬間明白了自己的生命是如此寶貴。這樣的領受,讓阿哲在浴室裡痛哭了兩個小時,第一次跟信仰有了確切的聯結。

因此他更體認宗教儀式不是重點,信仰要達到心裡面。

認輸是得勝的開始

曾經被學校老師低估,曾經在事業上幾乎破產,阿哲生命中的每一天、遇到的每件事都透過禱告交給上帝,他說,人們都被教導要去抓住很多東西,但事實上生命的際遇什麼事情都抓不住,「惟有交給神」,不要靠自己而要讓神帶領,他認為先會認輸了才是得勝的開始。

阿哲並提出人生的四個階段:找到想做的事情、進行這件事、完成它,阿哲說,社會上只教導前三個,但是第四個才最重要:「我們所做的這些事能夠跟還在受困的人分享。」

阿哲順服神的帶領,用世界音樂、噶瑪蘭的古調彈奏,用最喜歡的音樂型態、文字方式、表達方式去敬拜,去世界各地分享神的愛。把作品當作日記,也是反省,接納自己,每一步都是養分,「凡事都有美好的旨意這句話,也是自己學了好久的功課。」他說。

將全心全人完全交給上帝,這就是阿哲_ 屋希耶澤。

 

伊甸園月刊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