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宏、阿文兄弟和媽媽居住在破舊公寓內,六年前一家之主過世後,患有智能障礙的母子三人端靠社會補助維生,家中失去了最後的平衡。

因缺少判斷能力及理財觀念,他們面臨賒帳、欠款等種種問題。伊甸以諾服務中心社工劉書宏介入協助,面臨種種無解的困境,他像是一名鄰家哥哥,陪著三人一同面對。


image
-阿宏(圖左)、阿文(圖右)兄弟及媽媽(圖中)面臨理財難題。-

文|許可晴 攝影|何維綱

 

新竹南寮一處老舊公寓內,三十多歲的阿宏、阿文兄弟及五十五歲的媽媽正看著電信帳單發愁,上頭顯示的月租費和通話費金額加起來直逼六千元,遠超過他們可負擔的範圍。站在他們身旁搔著頭,同樣心急不已的還有伊甸以諾服務中心社工劉書宏。

 

門號貌似登記在阿文名下,劉書宏推斷他當初可能被電信業者推銷,聽到划算、手機零元等關鍵詞便簽下了合約,忽略了每個月都要繳交三千多元的月租費。

image
-劉書宏(圖左)已為阿文的鉅額電信帳單苦惱多時。-

 

手裡拿著鉅額帳單,劉書宏問起手機在何處?阿宏表示弟弟已將手機轉賣出去,並不知道契約上的名字是自己的,帳單依舊會寄來家中。

 

「他們並不是法律上的無行為能力人,所以也無法主張契約無效。」由於過久未繳費,法院的通知書也跟帳單一併寄到,幾個月來劉書宏從各角度思考,設法解決他們的問題。

 

阿宏兄弟倆和媽媽分別有中度和輕度智能障礙,幾年前家中父親去世後,留下母子三人相依為命,端靠一個月兩萬多元的身心障礙補助和低收入補助過活。然而家中無人管控金錢,缺乏理財觀念的三人面臨許多債務問題,本次手機事件僅是其中一個棘手例子。

 

「他們平時很自由,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劉書宏口中的自由似乎不全然是正面的,對於判斷力不足的母子三人來說,自由與失控僅是一線之隔......

 

由於住家接近魚港,附近有許多要價不斐的海產店,阿宏口中的「海港」便是他們常造訪的店家。「我弟弟、媽媽都愛吃那家,貴死了!錢都給那個海港了。」阿宏有些氣憤,劉書宏拍拍他的肩,三兩下便緩和了阿宏的情緒。

 

一問之下才得知,三人出門用餐總忘記注意價錢,爽快點了菜、飽餐一頓,結帳時才發現負擔不了帳單,只能請求店家賒帳,長久以來欠下不少債務。

 

「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為多半店家都(將欠款)手寫在筆記本裡,我們無法掌握有多少款項,也無法確定他們總共在哪些地方賒帳。」傳統的記帳方式代表店家說了算,實際欠下的款項難以追蹤。

 

從阿宏模糊的敘述無法得知事件全貌,一聽到他說海港的老闆幾日後會來收錢,劉書宏在行事曆上標記,預計當日與老闆談談,了解實情。

image
-劉書宏檢查母子三人家中電器的狀況。-


「先前熱水器壞掉,他們找水電師傅來修,但也是因為之前賒帳的緣故,人家拒絕來修理。」劉書宏指著浴室中新裝設的熱水器,表示當時自己陪著母子三人付清了款項,並向店家說明情況,師傅才肯上門更換。

 

除了協助善後,細心的劉書宏不忘未雨綢繆。為避免電器再次出現狀況時無人協助處理,特別請他們多付給店家2000元作為擔保。

 

「我覺得自從(阿宏、阿文的)爸爸過世後,家中缺少一個權威角色,沒有人可以做適當的決擇。」在三人面前顯得冷靜如山,劉書宏轉過身來卻罕見露出挫折模樣,感嘆自己無法24小時陪伴在他們身旁,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力守護他們。

 

探訪當日適逢農曆年前,劉書宏手拿著通知單,告知母子三人服務中心的休假期間,以及年節需注意的事項,一再確定他們聽得明白。母子三人點著頭,露出安心的神情。

image
-劉書宏向母子三人叮嚀春節注意事項。-

 

惦記著母子三人手頭緊,劉書宏臨走前向他們約法三章:「你們最近手頭比較緊,吃東西要注意價錢,盡量吃附近的自助餐,這樣可以做到嗎?」三人聞言趕緊點頭。

 

口裡回答知道,所行是否能如所言?依舊打上一個大問號。因著智能障礙的緣故,母子三人的學習及理解能力不盡理想,對於他們的財務困境,劉書宏多半愛莫能助,能做的只是伴在他們身旁,陪他們慢慢進步、活出更好的人生。

 

不是如嚴父的姿態,劉書宏更像一位鄰家大哥,憑著不放棄的精神,他溫馨的守候著,期望有朝一日能看見母子三人的生活迎來光明。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2.2.15 420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