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歲的林昊恩加入伊甸基金會喜樂合唱團已有四年的時光,在合唱團中擔任男中音,也是四位成員裡最年輕的團員。演出時台風穩健、歌聲悠揚的他,說明了,即使缺乏視力輔助,他依然可以在音樂路上發光發熱。

(圖說:林昊恩與我們分享他學習音樂的心路歷程。)

 

文|林佳勳          攝影|何維綱

 

幼時的林昊恩,並未發現自己跟他人有何不同,直到準備入幼兒園就讀的年紀,才被父母告知因為早產的關係,他的視神經萎縮曾經動過幾次刀,視力微弱幾近全盲。

黯淡的童年時光

突然被單方面宣告自己其實「不正常」、「跟別人不一樣」,讓小小年紀的林昊恩難以接受,覺得自己原本熟悉的世界彷彿崩塌了。「我完全沒有眼睛開過刀的記憶,」林昊恩回想:「只覺得小時候媽媽似乎不太願意讓我嘗試新事物。」

 

或許是因為擔心而過度保護,父母平常不愛帶他外出,更遑論讓他自己出門走動,在家也都有人前後照應。有一次,他發現媽媽在切水果,好奇的他想幫忙,幾經哀求卻被媽媽一口回絕,這件事讓他印象深刻,也備感沮喪。

 

由於視力的關係,林昊恩被好幾間幼兒園拒收,耽擱了一年才有學校讀。一直到小學都是念一般學校的他,求學過程備嘗艱辛,時常被同儕欺負,總覺得自己像個異類一樣,再加上缺乏家人的支持和鼓勵,他開始自暴自棄:「反正自己看不見,什麼都做不了,乾脆全都放棄算了!」

 

小學三年級的級任老師知道他的難處,建議他轉到資源班就讀,林昊恩在資源班遇見了一位充滿愛心的輔導老師。「他知道我因為視力不方便心裡很難過,常常用各種方式鼓勵我、幫助我學習。」輔導老師教林昊恩運用點字的方式寫作業,在老師的開導之下,他漸漸接受自己視力受損的事實。老師也鼓勵林昊恩可以試著跟其他同學互動,但由於被同學欺負的陰影揮之不去,一直到小學畢業,林昊恩仍無法跨越那道障礙。

 

與音樂相依相伴

孤單寂寞的孩提時期,音樂是林昊恩唯一的朋友。只能待在家裡的他,一拿到東西就開始敲敲打打,或是彈奏家裡的玩具電子琴,心情不好就用收音機聽音樂。他很幸運地擁有絕對音感,三、四歲時就可以自己摸索彈奏出聽過的樂曲。

 

小學三年級時,姑姑送他一台真正的鋼琴,他在家沒事就彈鋼琴,透過自學學會彈奏卡通《哆啦A夢》的旋律,他到學校彈給輔導老師聽,結果獲得老師大力讚賞。「那位老師可說是我人生中第一位聽眾。」林昊恩回想道:「每次我彈琴他的反應都會很熱烈,一直稱讚我很棒、很厲害!」

 

老師要求林昊恩每天都要彈奏一首曲子給他聽,這讓小小年紀的他生平第一次有了夢想:希望未來能夠進入演藝圈成為藝人,把自己深愛的音樂分享給大家,讓音樂成為他謀生的工具。

(圖說:林昊恩不願因為視力障礙放棄人生的可能性。)

 

啟明的嶄新人生

小學畢業前夕,輔導老師帶著林昊恩參訪台北啟明學校,深受校園環境吸引的他,很快就決定要在此就讀國中部,就這樣一路念到高中畢業。

 

一開始父母要求林昊恩住校,讓重感情的他感覺自己被家人拋棄,花了一點時間才從自怨自艾的情緒中抽離。他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過去已經有那麼多不開心的事,繼續自我封閉也沒有益處,這才敞開心胸,盡情享受在啟明學校的全新生活。

 

他發現啟明學校學生人數少,學生能適時獲得老師的協助和教導,再加上同儕都是跟自己一樣的視障生,相處起來沒壓力。另外,他無須擔心看不見黑板上的字會影響學習,運用點字書就可以上課,林昊恩這才開始嘗到學習的快樂滋味。

 

相較於過去不時被不懂事的同學嘲笑「那個瞎子來了」、不小心撞到人還會被同學怒斥「你沒長眼睛啊」的慘烈求學經驗,林昊恩形容在啟明學校的日子「簡直是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國中之前,下了課都只能待在教室內發呆的林昊恩,現在可以跟同學一起打籃球、玩遊戲;過去在課業上無法獲得成就感的他,發現透過適合的方式學習,自己的成績也能跟同學並駕齊驅。

 

在一次機緣下,老師任命林昊恩當升旗的司儀,之後也開始嘗試擔任校內各項活動、派對的主持人。他發現自己有強烈的表現欲,不論表演、主持或演講他都積極參與,師長也不吝惜給予他舞台,林昊恩搖身一變成為校內的風雲人物,甚至有「鋼琴王子」的稱號。

 

「成為一般人的感覺真好!」曾經自認一無是處的林昊恩,總算找到自己的歸屬之處。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19.6_下期

文章標籤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