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為非作歹,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是詹先生的日常。

他人生轉折

從社會黑暗走入視障生活,從掠奪開始助人,

猶如哥林多後書5:17所言,「他成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

文‧攝影│蘇麗華

 

闖蕩江湖多年,

詹先生笑稱自己在「社會大學」歷練多年,進出監獄成了家常便飯。

就在三年前老天跟他開了一個玩笑,

他得了夜盲症,走路都成問題。

一夕間人生變調成為視障者,

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幫助弱勢,

「我的心從來沒有如此踏實過。」

 

眼前的詹先生,聊起過往那段逞兇鬥狠的日子,坐奸犯科,

「明天的太陽看不看得到是未知數。」就是他活生生的寫照。

意外襲來,

他得了夜盲症,人生大轉彎,

在心情陷入谷底時,父親突然病發過世,

接連的打擊終於壓垮他,極度的憂鬱。

視力剩下0.150.2,外加窄視,

一到暗處或是天黑,眼前一片漆黑,猶如他黯淡的生命。

轉介來到伊甸愛明中心,社工劉甯進行家訪,

過程中協助他父親住院事宜,並安排他進行心理諮商、學習定向,

一步步引領他適應新的生活

 

學習過程跌跌撞撞,

就連住了40多年的家,腳撞得到處都是小傷。

出門等公車,由於外表看不出視障,

手拿著收起的白手杖被誤以為武器,

加上一臉凶相,一度被管區警察臨檢,令他啼笑皆非。

 

轉乘捷運時,僅存剩餘的視力,

手機幾乎要貼面才能看得到字體,此舉竟被乘客誤以為他在偷拍

窄視限制他的視角,

不慎擦肩微觸到對面迎來的女士,竟被對方破口大罵性遭擾。

種種無奈,述說時暴躁的血氣跟著上升;

另一方面,更同情視障朋友的難處

 

脫離荒誕不堪的歲月,詹先生來到愛明中心找到重心,

定向課、學電子琴,脊傷回診都有同儕幫忙,人情溫暖處處。

他抱著感恩的心說:「若不是伊甸把我撿回來,我可能會重回江湖。」

 

他把這份恩典傳遞下去,開始幫助其他視障朋友。

輾轉得知一對老夫婦住在頂樓加蓋,酷暑熱得鐵皮屋發燙,

抽風機壞了無法運作,詹先生二話不說前往修理。

年長的老伯伯和他父親年紀相仿,

時值父親節,他特地買了一個蛋糕餽贈,將思念父親的心情遙寄遠方。

修理簡單機電和技工難不倒他,

於是,

一聽到有低收入戶的老太太需要搬移冰箱裝鐵架收納,他自掏腰包,免費安裝。

助人的心在心中發酵,

離開服務的案家,心裡有說不出的快樂,

他不由得說:「找回了從未有的踏實感。」

面對病情,醫師告誡他,夜盲症將來會完全失明。

他樂觀的說:「還好視力是慢慢不見,讓我有心理準備。」

他計畫自己的未來,打算學視障按摩謀生,還想倡議和宣導社會重視視障福利。

 

眼前這位詹先生,

褪下黑道大哥血氣方剛的外衣,有的,是溫和的正義使者。

所謂相由心生,他自我調侃的說,「我以前殺氣騰騰。」

歸於平淡的他,感謝一路扶持他的人,走一條順服的道路。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68 2017.10 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