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因諳水性而有「海龍王」之稱的金生伯,如今七旬、失智又獨居的他,令人擔憂如何頤養晚年生活。然而自從到了台東耆福的不老農場,自由自在的「海龍王」終於在此找到了歸屬感。

封面

文|朱聖恩 攝影|簡瑞廷

 

「我父親會做水槍(魚槍),後來都被警察沒收。」

「以前用大塑膠盆裝水,比賽我可以憋氣130秒,大家都叫我『海龍王』。」

「到澎湖七美抓海馬、海龍,可以買酒。」

 

阿美族的金生阿公侃侃而談年輕時的風光事蹟。

 

「叫我阿公?我還沒結婚!」還沒結婚的金生伯卻已當爸爸了,接著聊起年輕時的情史。

 

「其實他每次聊就是那幾件事,海龍王啦、香港的女朋友啦,我們聽到都會背了。」伊甸基金會台東耆福綜合式長照機構照顧服務員姚瑤笑著說。

 

澎湖七美的海龍王

 

金生伯的家離海邊步行不到5分鐘,台東長濱早期居民多從事農、漁業,諳水性的他年輕時到澎湖當潛水夫,養成自由、不拘小節的個性。

 

「金生伯,自己一個人住會不會無聊呢?」金生伯空蕩蕩的住屋,只有二隻外面跑進屋內的狗陪伴他。

「不無聊,旁邊有很多鄰居(墳墓)!常常去那邊喝一杯!」金生伯答。

 

圖說:二隻外面跑來的狗陪伴獨居的金生伯。

圖說:二隻外面跑來的狗陪伴獨居的金生伯。

 

七旬又獨居的金生伯罹患輕度失智症,常常在社區或墓園遊蕩,由於手足也是銀髮族,照顧起來力有未逮。2020年遂由妹妹送至台東耆福接受失智長輩的日間照顧。

 

花草擄獲海龍王的心

 

台東耆福的大門有門禁管制,避免失智長輩走失。向來自由自在慣了的金生伯可不領情,初來時,對著出不去的大門破口大罵。

 

圖說:初到耆福的金生伯對著出不去的大門大罵。

圖說:初到耆福的金生伯對著出不去的大門大罵。

 

然而,自從全台各地來了20幾位志工,將台東耆福閒置的綠地整理成生氣蓬勃的「不老農場」。這裡的花花草草成功地擄獲「海龍王」的心,天天穩定到台東耆福報到。

 

這一天,失智長輩在玩傳球的遊戲,大家依次一個傳一個,金生伯冷不防來個聲東擊西,頗似打籃球的假動作。相較同儕失智的情況,金生伯的失智程度顯得較輕,姚瑤笑著說:「有時他還會嫌別人反應慢。」

 

圖說:「不老農場」的花草贏得海龍王的心。

圖說:「不老農場」的花草贏得海龍王的心。

 

有創意的在地老化

 

長輩們在進行日間活動時,金生伯自然還是坐不住的,他寧可為小菜圃拔雜草。且慢,小花盆裡的迷迭香都不見了!啊!那不是雜草,是迷迭香!(可別誤會金生伯,那是失智的伊娜阿嬤誤拔的啦!)

 

不老農場的小菜圃種類豐富,無花果、百里香、琉璃苣、韭菜等,長輩喜歡吃的菜,可以帶種子來種。清晨採收新鮮的韭菜,包韭菜水餃給長輩當午餐,不僅碳足跡從產地到餐桌降到最低,長輩在「經營」菜圃的期間,更自然不刻意地帶入「懷舊」與「認知」訓練。

 

圖說:現摘韭菜供長輩入餡包水餃。

圖說:現摘韭菜供長輩入餡包水餃。

 

鄉鎮的長照服務

 

台東耆福的前身是忠勇國小,為因應長濱鄉老化指數、身心障礙者比例均居台東之冠。2017年,台東縣政府將已裁併的忠勇國小校舍,轉型為多元日間照顧服務中心。國小的硬體改造成合宜的綜合式長照機構,由伊甸為長輩提供服務,礙於沒有校舍藍圖,遇有漏水等問題,只能自行摸索管線配置。

 

不僅是空間配置,當硬體設備需要維修時,城鄉差距可見一斑。台東耆福主任高君華表示沐浴車故障,經過1個月才修好。3月找廠商裝紗窗,8月才來裝設。由於外出的車程遠,購物不便,鍛鍊了人人一身好本事。司機田龍雯載送長輩完,就地取材以竹片圍成菜圃護籬、給瓜類架起棚子。不用的茶几玻璃面上鋪上竹片,就是耐坐的長椅。

 

圖說:廠商配合不易,司機田龍雯自行改造茶几成長椅。

圖說:廠商配合不易,司機田龍雯自行改造茶几成長椅。

 

進到辦公室,高君華座位旁的紙箱裝滿了藥袋,原來是為長濱的長輩從醫院領回的慢性處方藥。藥袋的主人有許多並非是台東耆福的服務使用者,顧念當地老人家領藥不易,台東耆福看見當地的需求,自發性地長出人性化服務。這項為當地居民控制慢性疾病的無聲服務,好似餐廳裡隱藏版的無菜單料理,更貼近當地居民的心。

 

從面露凶光到一臉慈祥的主任

 

「有人說我對長輩太好了。」高君華說。

 

總是設身處地為長輩著想的他,很難想像之前曾擔任監所管理一職,上班時得板著臉面露凶光。然而因著父母早逝,高君華把照顧父母的心意轉向照顧當地長輩。他適應力強,又進修社工系加強老人福祉專業,投入長照領域游刃有餘。長照涉及跨專業的領域,需要不斷學習及滾動式的修正服務,這點高君華不以為難,反而覺得很有意思。台東耆福的夥伴也有同樣的看法,以順應長輩感到安適的方式照顧他們為服務方向。細節的實行高君華讓夥伴發揮創意,並融入長輩和家屬的想法,讓長輩在地安老。

 

圖說:台東耆福的每個角落都有細膩的長照巧思。

圖說:台東耆福的每個角落都有細膩的長照巧思。

 

海龍王安身「不老農場」

 

幾個月前,台東耆福將原本國小地下室的水泥柱吊了上來,邀請幼兒園的小朋友與長輩們彩繪水泥柱。原本暗沉的水泥柱,經過老幼同樂,換上五彩繽紛的全新面貌。與其他的同心圓彩繪相比,水泥柱上的鯊魚、海馬等簡單的筆觸卻極富個人特色,一望便知是出自金生伯的快手筆。

 

圖說:老幼同樂彩繪水泥柱。

圖說:老幼同樂彩繪水泥柱。

 

高君華表示,失智長輩只對一輩子裡的某一部分記憶很有印象,正如只消對金生伯聊聊海洋生物,就能輕鬆打開話匣子。前一陣子金生伯因感染住院加上疫情緊張,台東耆福空下來的大畫布(白牆與白柱)仍等著他下筆。

 

圖說:高君華主任展示金生伯的大畫布。

圖說:高君華主任展示金生伯的大畫布。

 

菜圃長雜草待金生伯拔草,台東耆福的不老農場不僅有菜,近日更有新成員加入,那就是雞。金生伯走路有點拖行,雖然無法像年輕時般地海裡來去自如,卻能同著在地的長輩,與不老農場裡的花花草草和雞朋友安養慢老。

 

圖說:「海龍王別哭!」

圖說:「海龍王別流淚!」

 

圖說:「伊甸陪您慢老!」

圖說:「伊甸陪您慢老!」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1.05 NO. 417

    文章標籤

    海龍王 長濱 不老農場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