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資媽(左)常念著丈夫。)

 

資媽常在夢裡見到丈夫。

但因為智能障礙的關係,她就像被層厚厚的玻璃罩罩著,感受、反應、情緒並不像一般人,也無法詳細的向人分享夢境、心裡感受…只能說出:「我想老公」、「我夢見他」,等等簡單的句子。

她的願望雖然特別平凡,但與一般人並無差別,也有被實現的權力。

而為了實現她的夢,社工與鄰居計劃著讓她與丈夫相見……。

 

文│郭依瑄                 攝影│何維綱             照片提供│林彩珠   

 

幾柱香矗立在前,煙緩緩上升。

這天資媽終於能來探望自己的丈夫,身旁跟著女兒咪咪,「叔叔,今天伊甸社工特地載資媽跟咪咪來看你,你開不開心?」林彩珠語畢,一對硬幣落下,一聲清脆的回應,聖筊。

 

 

黃老先生若活著,現在也有90幾歲了。當初他與彩珠父親隨著軍隊撤退來台,兩個人未滿18,就這麼在異鄉落地生根。

看著彩珠父親娶了親、有了子女,黃老先生滿是羨慕。

「榮民對完整家庭的渴望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離鄉背井,對父母的思念、心中的空虛、晚年擔憂沒人照顧的孤單…因此叔叔非常渴望有一個完整的家。」

 

在媒妁之言下,黃老先生在48歲時娶了資媽過門。

本以為資媽能夠將家事打理好,讓黃老先生在外無憂地工作,沒想到資媽智能障礙的程度比想像中嚴重。「那時候叔叔早上去貨櫃場打雜,中午趕著回來給資媽做飯,家事也是叔叔打理著,十分辛苦。」

 

 

後來,因著對完整家庭的渴望,黃老先生想要兒女。

卻也擔心害怕下一代若也是智能障礙該如何是好。掙扎了許久,還是有了女兒咪咪,一家人快樂地生活著。

 

可惜有盼望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兩歲時咪咪被診斷出發展遲緩,情況與媽媽類似,也是智能障礙。

「我印象中叔叔很英俊挺拔,但自從那天過後,叔叔整個人都變了,看不到他的笑容與自信,每天憂愁過日子,加上日漸年長,對資媽與咪咪的未來更是擔心。」

(圖說:黃老先生一家人。)

彩珠印象中的黃老先生,很喜歡小孩,是個非常溫暖的人。

在彩珠一家因著孩子一個個出生,過的艱苦時,當時是單身的黃老先生,對彩珠和其他兄弟姊妹,都視如己出,慷慨大方的疼愛。

想起黃老先生當時的處境,彩珠的爸媽不免心急如焚,時時關心著資媽與咪咪,不斷給黃老先生加油打氣、相伴左右。

 

當時,黃老先生堅持每天送咪咪上啟智學校,無論多遠,也盡量滿足著母女的需求,兩人有什麼喜歡吃的便都買回家,資媽一天可以吃幾十顆水煮蛋、咪咪吃好幾包零食,他不忍責罵、拒絕。

 

有次,資媽與咪咪不知道為了什麼爭吵起來,玻璃打碎了一地,黃老先生拉開了母女,責罵的話一句也沒有,默默掃起玻璃。

過了幾年,年事已高的黃老先生,被診斷出肝癌,已無力將母女留在身邊照顧。 

 

後來,在彩珠四處詢問,找到基隆市府社會單位,將母女倆安置伊甸。

「當時叔叔身體還可以的時候,便每個周末接兩人回家住,後來輾轉到宜蘭教養院,便由我接送了,再後來叔叔的身體越來越差…」

 

一家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醫院,資媽與咪咪被帶到床前,看著不省人事的黃老先生,似乎不能明白是什麼狀況。

彩珠一家人對著黃老先生說著:「叔叔你就安心地走,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他們兩個,我們一家人一定會把她照顧好,你不要擔心。」

 

 

香燒盡了,此時天空飄著細雨,大伙便將東西收拾好,中午便吃著這些飯菜。

彩珠不禁哽咽:「我準備的這些東西都是咪咪與資媽愛吃的,叔叔只要她們愛吃,吃什麼他都無所謂的。」

「基於捨不得吧!看她常常念著自己的丈夫,也整整一年沒有見面了。她知道我們今天要來,好幾個禮拜前就特別開心,而彩珠一直都非常照顧她們,也會在過年接回去圍爐。」宜蘭教養院社工李育瑋說道。

 

即使資媽只會說出簡單的:「我想老公」、「我夢見他」,他們的夢想雖然特別平凡,但與一般人無異,也有被實現的權力。

即使身障者出門十分不方便,每一次圓夢之旅對伊甸來說都是一項挑戰,但伊甸仍堅持守護身障者的人權和自由,慢慢地圓滿他們夢想,完整他們的人生。

(圖說:他們的願望也值得被看見,更值得被實現。最右為林彩珠,她們在世上僅有的親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