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黃紹齊、賴盈如倆人是汐止南興小作所的「元老級」的人物)

黃紹齊與賴盈如是汐止南興小作所「元老級」的人物。

從找地點、招生都由兩人包辦,這處得來不易的地方,他們格外珍惜。

而在這裡的每一位身障青年在他們的照顧下,快快樂樂的成長學習著。

 

文│郭依瑄 攝影│何維綱

 

黃紹齊社工有股溫文儒雅的特質,與笑容稚氣的教保組長─賴盈如,

在汐止南興小作所籌備開辦期間同甘共苦,倆人當時天天騎著摩托車外出找場地。

賴盈如笑著說:「當時壓力超大,我曾經在一個應接不暇的下午,

剛掛下電話就噴淚,大哭完後,繼續工作。」

 

汐止南興小作是個可愛的園地,陽台前的植栽開的茂盛,就如孩子們親切的笑容。

體貼的黃紹齊,是同事口中的「暖男」,身為唯一的男生,

對於搬重物當仁不讓,不會讓女同事太辛苦。

 

 

以溫暖打開學員心房

除了待人溫文有禮,黃紹齊與小作所的身障青年們更是有著好交情,是他們口中的大哥哥。

有位身障者小陸(化名)年紀較大,能力與思考與一般人無異,

曾在印刷廠擔任操作員、清潔工,因為癲癇來到小作所。

 

「他會因為過於自信,工作做得不確實,我就告訴他『欸,你這樣會害我被罵。

而且廠商給我們機會幫他們摺紙盒,我們要珍惜啊』!」

黃紹齊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這樣提醒他,用言語暗示「兩人在同一條船上、我們是兄弟」。

 

因為小陸能力較好,其他身障青年動作較慢時,他會投以不耐煩的眼光、以言語催促。

黃紹齊時常對他說:「他們不像你能力比較好,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困難呀!」

現在的小陸不但不會以厭煩的語氣催促其他身障青年,

反倒還會善意提醒「你先去做這個好了啦。」眼神也不再透露無奈。

還有位身障青年阿義(化名)在大學入學不久即發生車禍,導致右半邊偏癱、記憶受損,

來到小作所已有一年。經過五年的努力,終於能將手臂抬起,

但需要手指細部操作的工作,依舊無法勝任,且常常會忘記事情。

而在復健的過程中,他不斷的質疑自己,

常常會問:「為什麼我的手還沒好,復健是不是沒有用。」

有時候甚至自問自答,讓小作所的老師們相當不捨。

 

「我就時常提醒他,你看你發生車禍那幾天躺在病床上,都不能動。

可是你看看你現在,已經進步好多。」並且私下請阿義媽媽在生活上加強阿義的信心,

並且將醫院為阿義製作的輔具帶來小作所,讓阿義使用。

 

有次阿義對說:「醫院那裏有一個大叔,坐在輪椅上很久,都沒有進步,我本來想笑他

可是我想到他也跟我一樣辛苦,我就笑不出來了」說到這裡,黃紹齊眼神透露出淡淡的不捨。

搭配得宜 默契滿分

賴盈如工作上充滿衝勁,和黃紹齊溫柔的特質形成對比。

黃紹齊笑說,他在小作所裡面扮演著「白臉」的角色,與賴盈如搭配的相當有默契。

例如:黃紹齊常常會擠眉弄眼的向一位自閉症個案打招呼,

而賴盈如與小作所的社工們就會在旁邊起鬨,直到氣氛歡樂,那位個案肯與他互動為止。

 

提到未來,黃紹齊表示,他希望能嘗試看看居家服務員的工作,

「居家服務,是服務一整個家庭,需要居家服務的個案,

普遍狀況會比小作所學員的狀況還差。」

 

而曾接觸過早療孩童的賴盈如提到:「接觸到成人服務當下,會因為個案的進步遲緩而難受。

因為早療的孩子們進步很快,而同事就告訴我,其實成人身障者維持現狀就算是一種進步了。

我自己慢慢調適心情後,才逐漸接受。」

現在的賴盈如,只希望能做好每一天,盡力維持每位身障者的生理、心理健康。

 

採訪結束時,教室的電視正播放著電影。

見到賴盈如與黃紹齊陪著身障青年一起玩、一起笑的背影,令人不禁想像

黃紹齊、賴盈如在開辦那段辛苦的日子還能撐下來的原因,

肯定就是感染這種歡樂的氛圍,還有被青年們燦爛如太陽般的笑容給融化了。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5 2018.5月號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