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是台灣醫療最貧乏的地區。

一出了台東市區,在美麗蜿蜒、長達118公里的南迴公路上,沒有任何一間大型醫院。偏鄉居民們就醫路迢迢,使得許多病患在送醫途中即葬送了性命……

於是徐超斌發起了興建南迴醫院的計畫,要讓偏鄉的居民也有看醫生的權利。他守護著家鄉,南迴醫院的大夢正一步一步地實現著。

                                                                                                             

文│郭依瑄   照片提供│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暨南迴醫院籌備處

 

蜿蜒的南迴公路,卻沒有一間大型醫院,偏鄉居民送醫途中枉死成了噩夢。

徐超斌感同身受,不但行醫,還籌備蓋醫院,這一切源自於斷送生命的妹妹……

 

徐超斌回憶起小時候,二妹在送醫途中往生,悲傷過度的父親天天酗酒到深夜。

「那陣子爸爸每天晚上在妹妹的墳前悔恨大哭,我們常常怕妹妹孤單,就去墳墓陪她過夜。」

某天夜晚,年僅7歲的徐超斌對著黑夜暗自發誓:「我一定要當醫生,這樣就不會有人在送醫途中枉死了…」

 

族人的超人醫生!

2002年,35歲的徐超斌實現了童年誓言,毅然決然地放棄奇美醫院主治醫師的頭銜;放棄在都市裡五光十色的精采生活和優渥薪水,堅決回偏鄉行醫。

 

「有位獨居,90歲的老婆婆,每周都走半小時來給我看診,在巡迴醫療的時候都會在路上看到她,就請她上車,一路聊到診間。」某次,徐超斌為了不讓婆婆走太遠的路,便多開一個禮拜的藥給她,想不到婆婆卻氣得跳腳:「為什麼你幫我開兩個禮拜的藥,害我不能來看診。」

徐超斌露出微笑的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要跟我聊天,我剝奪了她跟我聊天的時間。」

 

還有一位半夜氣喘的伯伯,拒絕上救護車,一直說著:「燒餅,燒餅…」

老婆著急地說:「你都快死掉了還吃什麼燒餅?」側耳一聽才知道,是在喊著「超斌,超斌…」

 

就是這些可愛又令人心疼的病患們,讓徐超斌過人的毅力不斷翻越一個又一個山頭,一個禮拜巡迴看診的里程數就足夠環繞台灣一圈,他卻不曾喊累,天天與時間和死神賽跑。

在夜間、假日加開門診與巡迴醫療,一個月超時工作高達400個小時,這樣超人般的工作效率讓「超人醫師」的稱號逐漸流傳開來。

 

 

超人成了無助的病人

然而,他並不是真正的超人。

某天在替發燒的孩童看診完後,一陣暈眩襲來,超人倒下了。「一個意氣風發的『帥哥醫生』回偏鄉行醫,那時候受到大家矚目,過了一晚上,卻中風了,連路都沒辦法走,我真的很難接受。」徐超斌無奈的笑道。

 

懷有遠大理想的他突然被疾病纏身,左半邊身體失去知覺。「我半夜都開著電視睡覺,不敢自己面對那種無助害怕,每天早上醒來就是趕快動動自己的左手,希望只是一場惡夢。」

 

生活上的挫折不斷的打擊他,侵蝕他的志氣與耐心,甚至連抓癢都無法自己抓、上廁所都要比以前多花出許多時間…

「前幾個月常常有自殺的念頭,但我不斷想起族人在等我,好不容易大家因為我燃起了一點希望,若我就這樣消滅自己,大家要怎麼辦?」

 

 

支撐他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雖心中牽掛族人,卻也害怕大家會對他失去信心。

「一個病人要怎麼幫他們看病?大家又會怎麼看我?」徐超斌千頭萬緒縈繞,調適心情、努力接受自己現在的樣子成了他的功課。

 

中風的復健之路漫長,一般人要花2年時間復原,他因為心繫故鄉,僅僅花了半年的時間即重回崗位。「一上工後才發現,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許多病患依舊等著徐超斌回來看診,甚至指名要他做手術。

 

「我在開刀的時候就想,到底是我太勇敢,還是你們太有勇氣?」

他夜夜將開刀器具帶回家練習,且教導護士們如何配合,終於克服了只有一隻手的情況,順利的幫病患們做手術。

 

 

接受現在的自己 擁抱未來的可能

徐超斌的外婆是族裡有名的巫醫,小時候曾見過外婆神奇地治癒了族人,當時就讀醫學院的他十分好奇外婆的神秘力量是哪裡來的?

「孩子呀!我只是把病人當成自己家人,陪著他們並向醫神祈禱病情快點好轉。」徐超斌恍然大悟,原來讓病患產生「我會康復、仍有希望」的念頭是如此重要。

 

二妹的死確立了徐超斌從醫的志向,而外婆啟發了徐超斌信仰真諦。

「要感同身受,要跟病患站在一起、讓他們感到安心,這就是我的信仰、我理想中的醫病關係。」

 

「我知道已經沒辦法回到以前『超人醫生』的巔峰狀態,所以我一直再找一條路超越以前的自己。現在我找到了,就是集結大家的力量,籌措南迴醫院。」

徐超斌不再像以前單打獨鬥,滿懷熱血與憧憬的他,除了集結了族人,還找到了7位醫生,和他一樣想改善醫病關係、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的團隊還有兩位是曾經採訪我的記者,某天突然打電話給我,可能是被我感動吧!說要下來台東跟我一起打拼。」除此之外,有許多音樂人紛紛投入支持興建南迴醫院的活動

 

徐超斌的籌建南迴醫院的理想十分遠大,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其實十分樸實,就像他所說的:「為什麼偏鄉的人沒有看醫生的基本權利呢?」

徐超斌點亮偏鄉、集結了愛,令人不禁期待,由愛構築的南迴醫院,那會是多麼溫暖的一間醫院呢!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 2018.1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月刊 的頭像
伊甸園月刊

伊甸園月刊

伊甸園月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