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吊橋、神社與溪流——位在宜蘭大同鄉寒溪村週邊,沿途能見著泰雅原民的聚落。

行經寒溪教會,不難注意那紅黑白交織的菱形格紋,就像祖靈的眼睛凝望,她所服務的弱勢家戶,總總感恩,歷歷在目。

 

文|賴慶榕 攝影|何維綱

 

在宜蘭偏鄉,她主責8位失能長輩與身心障礙者的服務,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每天騎著輕型機車從冬山出發,到達寒溪部落。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穿梭於案家時,左右鄰人見她都能自在寒暄,把她當族裡人對待,這是伊甸宜蘭居家式長照服務機構居服員黃麗芬的日常。

 

「今年六月,就滿十年了。」沉甸甸的歲月,從黃麗芬的口中道出,卻成了一抹輕飄。

 

訪談間,黃麗芬展露著靦腆木訥的笑容,而幹練的身手,正準備張羅著小玥家的一切家務。

 

 

成為雙老長輩的依靠

 

一進入老舊的低矮平房,便能感受到對方期待的眼光。

「姐姐來了!姐姐來了!」一看到黃麗芬的到來,小玥(化名)的眼神盡是喜悅,開心地叫著。黃麗芬說,除了單字、點頭以外,這幾乎是她聽過小玥僅能說出的語句。此外,她的雙手與雙腳都萎縮了,指節向內蜷縮在一塊兒,只能靠旁人推行輪椅移動。

年近40的小玥,出生即患有腦膜炎,是她四個身心障礙的兄弟姊妹當中,至今唯一倖存下來的孩子。四年多來,她也把黃麗芬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旁有小玥的媽媽陪同丈夫剛從醫院回來,略顯疲憊。

 

「因為小玥爸爸剛好生病住院了,否則我還要幫忙小玥爸爸沐浴和備餐的。」今年,家人也為小玥爸爸申請服務,目前大概服務兩個月。小玥爸爸有失智的狀況,會產生幻聽、幻覺等現象,平時在家會使用助行器走路。最近血壓變高,健康每況愈下。這一天,才從加護病房轉送普通病房。

 

 

炊洗灑掃 別有一套

黃麗芬進行著例行的洗衣打掃等家務之餘,有時,也會投其所好陪小玥玩耍,像是用撲克牌比大小的遊戲,「她的聽力ok,雖然她聽不太懂。」黃麗芬將牌塞進她的手中,再翻開數字,「哇!是妳贏了耶!」小玥可高興著。

 

小玥的臉龐,總掛著純真宛如稚子的笑。她很喜歡黃麗芬,看著她就算累了也捨不得打盹。即便身體持續老化,她的心智早已停留在孩提時代,彷彿永遠忘記蒼老。

 

接著幫小玥洗澡之前,黃麗芬拿出了一件護腰,且穿戴好,「因為小玥的腿張不開,所以需要特別用『公主抱』,把她抱上洗澡椅才行。』邊說著,黃麗芬便熟練地執行著這項特別任務,將小玥從輪椅公主抱上洗澡椅,且準備在「廚房」進行。

 

「浴室的門檻太高、太窄,我一個人無法抱她跨越;所以我們應變的方式,就是利用廚房的排水孔,還有把浴室蓮蓬頭的管線加長,我就可以在廚房幫她洗澡囉!」關起門不一會兒,在廚房外頭,就能聞到裡面傳來的肥皂清香。

 

客廳的茶几上,還擺著教會中午送餐的兩個便當。在黃麗芬離去前,她不忘幫忙洗米煮飯,好讓小玥與媽媽到晚上也不餓著。

 

歡喜做 甘願受

 

接手伊甸的居家服務以前,黃麗芬已有過三年在安養院的工作經驗,對於照顧重症患者很有一套。她不僅令主管放心,也受到服務使用者的信任;甚至有過結案的案主,不時想指名黃麗芬再回來服務。

 

不辭辛勞地照顧著偏鄉的失能家庭之外,黃麗芬也同樣有著自己的家庭。而對於黃麗芬的選擇,在家人眼裡又是被如何看待呢?「我的長輩覺得這個工作很髒,要幫別人家把屎把尿的。」起初,家人有點反對,「不管啦!我就是想要做!」她認為,自己的家人當時比較難以體會,這些弱勢家庭的病痛;而黃麗芬在他人的需要上,看見了自己的責任。

 

不顧家人反對,黃麗芬堅持捲袖踏進居家服務的行列。她坦言,這是份相當依賴體力活的工作,導致現在偶爾會腰痛,她仍無怨無悔,只能靠自己平時勤於保養與復健,舒緩不適;以及過往服務的案主,有時最擔心的是遇到有精神障礙的家人,往往需讓自己提高警覺。

 

沒去做過,怎能知道自己無法勝任呢?抱持著這一堅持,一晃眼,就是十年。而現在,家人也從當初的反對,態度逐漸好轉。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的善事。」(哥林多後書9:8)相信黃麗芬的付出,已為這純樸的原鄉帶來一份深深的祝福。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81 2018.11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月刊 的頭像
伊甸園月刊

伊甸園月刊

伊甸園月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