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銀髮住宅用環境來照顧人,就算重度失智也能賦能,找回原有的生活,銀木犀辦到了。這裡沒有大門深鎖、沒有規範,有的是無拘無束的自由,宛如家一般的感受。

(圖說:日本銀木犀開設雜貨店,由失智長輩擔任店員,享受每天與孩子互動的美好時光。)

 

文|蘇麗華  圖片來源|http://www.silverwood.co.jp/ 摘自日本銀木犀網站

 

你可以想像失智老人住進機構,還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外出逛街就到社區走走,完全沒有拘束,日本銀木犀辦到了,它如此善待失智長輩,並找回他們的賦能(賦予能力)

 

「很多人認為,一旦失智就變成了一位失智患者,這是要克服的問題。」銀木犀株式會社社長Mr. Tadamichi Shimogawara在「伊起活到老2019失智國際研討會」上再三強調,「他還是社會上的一個人物,希望被當成一般人來看待。無論是不是失智,我們都希望依據他的意思提供他服務。」

 

會有這個念頭,源自他參觀世界各地,包括澳洲、丹麥、北歐等地的銀髮住宅後,他發現他找不到他想要入住的老人機構。試想,假設你失智了,住在大門上鎖的空間,你會有什麼感受?相信大家都不願意。他反問:「但是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對待失智朋友呢?」

 

無論有無失智,在銀木犀不會去區分人,而且門永遠不上鎖,讓長輩可以自由進出。Tadamichi Shimogawara指出,如果住戶想喝點酒、吃點東西或是外出都是被允許的,「這才是住家,才是家的感覺。」

 

他曾參觀過台灣幾個機構,不曾看見長輩自己端飯吃、收拾餐盤等。對此他不解,他認為這都是長輩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很多人擔心長輩跌倒怎麼辦?骨折的話是不是機構的責任?因為擔心而避免這些風險,卻也連帶剝奪失智長輩的能力。

 

一旦長輩的能力被剝奪,他就會依賴別人,「愈是進行所謂的管理,他們的智力和能力就會愈來愈差,依賴度愈高。」基本上銀木犀不管理長輩,為什麼不管理呢?愈幫他們處理許多事,他就不會去想要做什麼事;當動機消失,便助長老人家陷入失能的風險當中。

 

Tadamichi Shimogawara的一位失智朋友就曾向他吐露心聲指出,「當他知道自己罹患失智時,遭人異樣對待和疏遠時,最令他難過;甚至自己的定位被剝奪,是一件痛苦萬分的事情。」

 

39歲的早發性失智患者丹野智文在「第32屆國際阿茲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上分享他的自身感受表示,「我們所追求的,並非被保護著,即使藉由周圍的力量也要跨越自己的難關,以自己的風格延續著生活,也可以為別人派上用場。」一席話道出他心底真切的渴望。

 

(圖說:銀木犀開放餐桌,讓社區居民可以進到裡面用餐,和失智長輩一起互動。)

「服務和支配只是一線之隔。」在銀木犀將生活主權交還給失智長輩,賦予他們能力。Tadamichi Shimogawara語重心長的說,「縱使罹患失智症,他們還是有很多能力。」

 

例如:一位94歲長輩,在入住銀木犀之前,就長期住院。為期15天的插管期間,連醫師都束手無策。出院來到銀木犀,醫生宣告他只剩一周的壽命。令人驚訝的是,原本臥床的他,入住這一周他奇蹟似的轉變,他可以下床用餐,收拾餐盤交給櫃台,Tadamichi Shimogawara指著簡報上的照片說:「你看他的笑容多美?」

 

(圖說:銀木犀老人住宅其中一棟的外觀,大部分住戶為失智長輩。)

為什麼有如此大的逆轉?「我相信是因為他有一個活下去的動力。銀木犀只是把他們原本的生活重新找回來。」

 

「環境對了,他自然就穩定了。」Tadamichi Shimogawara表示,失智症為什麼會退化?很大的原因就是被放在不適當的環境當中。失智症是一個腦部疾病而產生的症狀,可能是海馬迴受損導致記憶障礙;甚至會有定向感的問題、判斷力障礙等。患者本身也會自責「為什麼突然這麼簡單的事情我不會?」、「為什麼人家常常對我生氣?」基於此,開始感到不安、焦躁,有可能出現受害意識、遊走行為等。

 

那麼如何和失智患者相處?Tadamichi Shimogawara找到一個最簡單的答案,就是「對等關係。」他進一步表示,來到銀木犀,不是改變失智症者的行為,也不會把他關在封閉的空間控管他,「相信只要改變環境,他的狀況自然會改變。」

 

他舉一個成功的例子說明,一位原本經營澡堂的奶奶,每天的日常就是顧店、收錢、跟人打招呼。失智之後來到銀木犀,剛開始每天哭喊,「為什麼我要住到老人機構裡?」隨著時日,她逐漸改變心境,她開始擔任雜貨店店員,每天跟著來買東西的小朋友互動,心情為之開朗。「你知道她居然創下當月50萬日圓的營收,多麼的驚人!」Tadamichi Shimogawara驚訝的說。

 

此外,為了管理,有些機構會對失智症者採取用藥,但是銀木犀則否。在銀木犀盡量避免用藥,以保有失智症者原有的能力,讓他做他想做的事情。例如:一位重度失智的長輩有嚴重的暴力行為,不時會在盆栽裡撒尿,被許多高齡住宅機構拒收。

 

來到銀木犀,口腔衛生司的工作人員判斷該患者用藥過度,也發現他有嚴重的蛀牙,經過藥物調整以及蛀牙治療後,他漸漸改變並恢復良好。最後他擔任銀木犀雜貨店的店長,並且勝任愉快。

(圖說:銀木犀的圖書室,設計非常有溫度。)

失智症者由於記憶力障礙,無法算清楚錢,那麼在雜貨店工作算錯錢怎麼辦?不用擔心,來買零食的小朋友會協助他們。因著跨代互動,老人家變得很有活力,有人看到小朋友一來,為了迎接小客人,急著把助行器都拿起來走,迫不及待去見這群小蘿蔔頭。

 

世代共融在銀木犀隨處可見,更鼓勵失智長輩走入社區,進行社區融合。住宅的食堂對外開放,社區居民可以進來共餐,和長輩們交流。此外,舉辦舞蹈教室,讓產後憂鬱的媽媽可以來跳舞,她們的孩子就交由長輩來照顧。

 

夏季慶典活動全交由失智長輩想點子,他們發想了一個「吃流水麵」的活動,麵條從兩層樓高的地方往下流,結果速度之快,沒有人夾得到麵,樂得大家笑呵呵。每年還舉辦「銀木犀祭典」活動,由失智長輩當招待,迎接社區民眾,諸如此類的活動不勝枚舉。

 

透過銀木犀的經營管理方針,不論有沒有失智,看重的是生命角色、社區價值、角色定位和社會參與。你會發現「笑容以對」是他們服務的真諦所在。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19.6.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