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朱峰導演

伊甸《慢飛天使》微電影的拍片心得

你可以想像國內每15個孩子就有一個是發展遲緩兒嗎?位於偏鄉的孩童因為資源缺乏與交通等問題,而錯過篩檢與療育時機,為了喚起早期療育的重要,伊甸特別製作一部《慢飛天使》公益微電影,邀您一同來關心發展遲緩兒。想知道朱峰導演的拍片心得嗎?透過專訪,了解鏡頭底下真實個案安安與演員的深情演出。

20120515-49-朱峰想用最自然的方式呈現劇情的張力。  

整理/蘇麗華  口述/果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影視事業統籌朱峰導演 攝影/何維綱 

 

Q:請談談這一次接拍《慢飛天使》公益微電影的想法?

A:我接到腳本時,接到邀請看完劇本之後,我很有感觸,我覺得劇本寫的很好,這是我第一次參與公益拍攝的作品。以前拍戲劇、電視台題材雖然也有涉及關懷面,但是這次是與公益團體最直接的結合。其實一開始不是找我拍,而是找我們推薦演員,然後我看完劇本有很大的感受,原來這樣家庭的家長是很辛苦的,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遭受異樣的眼光,無論大眾是不是歧視或是輕漫的態度,看完劇本後我頗有想法,剛好製片邀我要不要一起參與,我便欣然同意,明知是個難事,但我還是願意做。

 Q:拍片之前,做了哪些溝通和功課?

A:拍片前一周,我跟伊甸要求說要去看安安(片中的小主角),帶著演員與安安培養一個互動關係是好的,同時可以從媽媽的對談中理解她們的情況。在和製片與伊甸聯繫後見面的那個下午很重要,我和安安媽媽聊了很多自己對小孩的期許以及整個成長過程,連她的原生家庭都會對「唐寶寶」有輕漫、歧視,她講到自己也很傷心,我覺得過程中可以體會到媽媽的無奈。其實五歲孩子(安安)外界對他的指教沒有太大的感受,真正感受的是母親,我覺得是母親在抵抗這些壓力,所以其實那個下午的溝通,對我而言我有很大的感觸,我告訴自己必須把它拍得很好。我不想狗血或有太多刻意的情緒,我想把這樣的家庭、這樣的角色、每天感受到的情緒表達出來。當然戲劇它有張力,但是它的張力裡有真誠,是自然地表現出來的;同時我也要謝謝演員(飾演明芬),把那個張力演得很好。

 Q:劇組第一次接觸「慢飛天使」,詮釋角色時,演員會難以捉摸嗎?

A:演員一開始怕不能勝任好劇中角色,不論是演旁邊態度不好的同學或是忽略明芬的朋友,她們飾演也有壓力,看完劇本之後,演員們說外界對待「慢飛天使」真的有這麼壞嗎?真的有這麼歧視嗎?我想回答她們這劇本中沒有壞人,生活中沒有人要刻意扮惡同學,我們只是在態度上能免則免,我可以不要碰到他;不要遇到他;或是故意忽略,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壓力,結婚事情、工作事情…,大家都會希望我可以少一點事就少一點事,真正的關心其實是很淺薄的。

我跟演員溝通後,希望演員不要抱著立場演戲,我要她們真實地想一想,在她們朋友當中,有人帶小孩(慢飛天使)的你會約她嗎?用平常心去想、用平常心去演、那就讓人很難過了,所以不用再刻意去演一個壞人;觀眾也很聰明,當演員刻意去演,會讓觀眾感到虛假。我告訴演員你不是刻意去對待這些人,你的無知或是你的不尊重就足以如千金的石頭壓在這些媽媽或家人身上。最後一刻那句台詞真的很兇狠,「生下這種小孩,將來怎麼辦?」無疑對一個母親是極大的衝擊。它只是一個小小的闡述,即便是這樣的小孩也是她的小孩,對我而言,我要關心的是每一個落單的媽媽在面對這麼多生活上的考驗時的情緒,這很重要。

 Q:拍攝過程中,覺得最困難點是什麼?

A:我覺得每一個環節都是困難點,主角是一個母親、一個小孩,伊甸希望找安安來拍攝,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可以被控制的對象,不過我拍完那一天我很感謝他,他今年才五歲,相信是他有生以來最辛苦的一天,被要求進行一天十幾個小時的拍攝。小朋友沒有辦法預設他的問題,所以我在前製的時候要求演員讀本,角色設定要安排很好,所有我可以控制的狀況我要先控制好,我把精力留到不能控制的地方,相對上會比較辛苦;而且結合真實的個案,要「唐寶寶」專注不容易,你要跟很多的老師、家長和演員一起互動,這些都是很困難的事。

 Q:片中媽媽遭受外界輕視態度,卻選擇面對,您希望帶出的意涵是什麼?

A:在劇本設定時,創意總監寫出來設定這位母親是勇敢的,一般人遇到外界的輕視多半採取的態度是抱了就走,變成另一個茶餘飯後的話題:「你看!她就是這樣子很辛苦。」然而片中母親卻選擇面對,如同把有需要的孩子和伊甸接洽,我覺得這是一種勇敢。我希望呼籲母親勇敢地接受孩子需要早期療育這個事情,因為我覺得它是有差別的,也許孩子在起跑點上沒有辦法一致,但是早療對慢飛天使是有幫助的。伊甸推廣的概念是希望不要隱藏有需要的小朋友,家長不要掩耳盜鈴去面對這一切,要勇敢地走進人群,走進需求的地方。

我們給明芬的設定是說她是堅毅地進去,她有種進去就有種接受大家的輕漫,但是輕漫中你可以選擇立場是告訴大家,孩子只是成長緩慢,他不是疾病,他不可怕,反而被尊敬。媽媽這麼辛苦陪著小孩成長,那是一輩子的事,所以要從人群中走出去;我覺得這支影片帶來的效應,面對外界的歧視,哭沒有意義。

劇本後面寫的很好,「每一個孩子都重要」,當然每個母親都勇敢,所以不要放棄孩子,在還有能力改善的情況下,就往這個方向走去(接受早療)。我覺得伊甸很了不起,一直持續關照遲緩兒,這些都是必須被喚醒的。

 Q:過程中安安媽媽陪伴在一旁,有給予您一些回饋嗎?

A:拍攝過程安安媽媽都在,尤其是明芬在說,「我的小孩怎樣」,我看到媽媽一直拭淚。一開始我在伊甸基隆中心跟媽媽講述拍片故事的時候,媽媽也很動容;讀劇本時,媽媽也有難過,我就明白媽媽的心情很複雜。她很樂觀,帶著安安進入基隆中心學習,但是並不表示這些一層一層的傷口不存在。拍片過程媽媽哭翻,我看到媽媽哭,某種程度表示好,代表這個畫面觸動到她,同樣也會觸動到所有感同深受的家人,我希望可以藉由這部電影讓更多需要的家庭被看到。一個影片可能不能改變世界,但是起碼可以是一個改變的開始,期待影片有一點小小影響力,讓多一點的人認識慢飛天使,了解他們遇到的困境,我就很滿足了。

 Q:聽說您拍完片,仍持續關注安安?

A:我在後製剪輯時,有好幾幕都讓我很感動,很感謝安安的配合。拍片過程中,其實我覺得安安都知道,只是他困在一個身體裡沒辦法表達,他想示好;他想認真;想跟演他媽媽的人溝通。媽媽演了三次都哭,在專業上她必須要注入這個情緒,安安就很心疼媽媽,想要她不要哭,這些花絮沒有剪出來,我們看到其實更動人,真的很謝謝安安。拍片是一個緣分,誰知道我會接這部電影?誰知道我會認識這位小朋友?拍攝結束後,飾演明芬的女主角隔幾天傳簡訊給我,跟我說她每天都會想到安安,問我:「導演,我們是否可以找一天去基隆看他?」我說既然是緣分,為什麼不把這個關係保持住?對我而言,需要幫助的孩子很多,既然我們認識他,可以從安安開始。

 box觀看《慢飛天使》微電影,請上伊甸官網 www.eden.org.tw 或上youtube 檢索 伊甸慢飛天使微電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