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6-83.jpg

視障人士王國松剛畢業時求職不順,原先決定不了志向的他輾轉來到伊甸視障按摩中心,至此之後,一做便經歷25個年頭。

 

王國松喜歡展現自己的親和力,他打趣地表示自己有一個強項就是讓客人都睡著。「客人都說,給別人按不會睡著,給我按就會睡著。」

 

聽王國松講述他與伊甸的故事,了解他是如何將服務精神延續至今。

 

文|許幀貿 圖片提供|伊甸公關中心

 

 

王國松視力原本就有先天的疾病,升學期間,因為視力影響學習,當時的學校將學生分為資優班、普通班、放牛班,本來可能會到放牛班的他,因父親向教務處反映王國松並非成績不好,是因為視力的關係導致學習成效不佳。然而卻矯枉過正,他竟被分發到資優班,因此,他在求學期間特別辛苦,卻很難追趕其他人的成績。

 

視力影響決定 從此走上不同人生經歷

 

王國松一開始畢業時視力狀況還能維持在0.1,當時還沒有決定要從事按摩的工作。那時他的老師想帶他去找找看一些文書工作,但由於剛畢業太生澀,環境一直無法適應,也就此感到害怕。但來了台北想安定下來的他,後來輾轉找到了伊甸的按摩工作,沒想到的是,一做轉眼25年。

 

窗外景色越轉越暗

 

視力明顯惡化是在6、7年前。一天,他在玩手遊時,看著角色卻越看越花,他才發覺原本視力就不佳的眼睛更退化了。而造成的原因是因為夜盲症,他描述就像KTV的燈一樣,慢慢地轉暗,使眼睛越來越看不見。

 

現在王國松出外需要拄手杖作為輔助。有次不慎撞到柱子,當下便頭破血流。

現在下雨天王國松則盡量不出門,因為路面反光,會出現光圈,讓本來就微薄的視力更是整個亂掉,距離感就會落差很大。

 

專業訓練中學習 雙手留下堅持過的痕跡

談到剛開始做按摩服務有沒有遇到什麼瓶頸?王國松表示,一開始體力曾無法負荷,但漸漸訓練下,便沒有問題。其他的都還好,而且相較於其他地方,在伊甸的工作場合相對比較安全。

 

至於專業知識方面,會有資深學長帶著他做一對一的教學。伊甸不時舉辦教育訓練,有不同專業的老師來進行教學,像是整椎、或是一些病因了解、甚至是體適能課程等等。老師會一個一個教導、也會有實際操作的演練。

20220406-8.jpg

 

「最大的瓶頸大概就是職業傷害。」王國松說。長期按摩造成他拇指變形,本來沒有彎的地方,角度也變得比較彎。因此手常常疼痛、發炎。嚴重時需要打止痛針、消炎針,或是吃止痛藥。

 

喜歡信仰中的氛圍

王國松對伊甸印象深刻的是參與921大地震的救難行動。後來看到北部的人都去南投參加充電營,那時候順道參觀了庇護工場,看到那些做輪椅、做筷子的人工作的畫面時心生感動,就此種下福音的種子。

 

進入伊甸後,他參與「晨更」、「唱詩歌」等活動,這樣的氛圍是王國松所喜歡的。2019年在同事邀請下,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他現在常會在家裡收聽線上聖經的資源。

 

承攬喜樂 慢慢迎接新人生

一眨眼,現在的年資也達到退休的標準了,雖然王國松目前還不談退休,但他透露自己很期待未來一定積蓄能開始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例如:像是玩音樂、戶外活動等。「以前在啟蒙學校的時候,我有參加合唱團、樂隊,我覺得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是開心的。」對於未來的退休打算,他笑著說。

 

與好友徐正興相互提攜至今

20220406-81.jpg

有人問王國松,待在伊甸有什麼喜樂?他說待在這這麼久了,同事們互相熟悉,跟外面一般的按摩院相比,感情也比較好。

 

而這樣的友誼,王國松與徐正興已經維持了25年。

 

徐正興比王國松早來半年,原先他在一般的按摩店上班。後來王國松來到伊甸,徐正興覺得他是一個開朗、熱心且正面的年輕人,而他也會不吝嗇給這位後輩一些建議,兩人互相切磋交流。

 

他們憶起當年,剛來到伊甸時這裡還算是庇護工場,當時4、5位按摩師會坐車到老人家協助按摩,當時也覺得很有意義。一段時間後,這裡才轉成事業單位。

 

工作這麼久,不乏貴人提攜。王國松特別感謝當時的主管張國英,有年王國松心理狀況不好的時候,卻還是包容著,讓他維持著工作崗位。徐正興也補充道:「他真的人很好,當時有什麼租屋補助,也會替我們去爭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上司。」

 

王國松跟徐正興的友誼就這樣維繫了長長久久,迄今不變。他們說,這裡大家比較不會勾心鬥角、相處得很好,各憑本事,職場氛圍為很和諧,是很幸福的職場環境。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2.4.14  422期

    伊甸園電子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