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恩語鍾彥彬-語音版2

 

來賓/鍾彥彬執行長      主持/詹慶臨    錄音/李繼吾

image

(圖說)陪伴要有愛來做核心,同理心加持,才能啟動持久的關係。

 

臨:親愛的聽眾朋友好,歡迎收聽雲端恩語,今天我們邀請的特別來賓是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鍾彥彬~彥彬您好~

:慶臨姐好,大家好。

成為社工是不變的初衷,用心陪伴助人

臨:好開心喔,彥彬今天來到我們節目當中喔,彥彬在學校讀的是社工,社會工作,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有轉行過,對不對?

:嗯~原則上是⋯⋯有回家當全職的媽媽~

臨:喔~我想那是你最想要投入的,

:嗯~

臨:對對,因為家呢,是一切的起點,像我們在服務的過程裡面,也都很希望我們接受服務的朋友的家庭也都能一起來關心~

:是~是~。

臨:那你在從事這樣的社會服務工作,是你的初衷,有苦、有樂,即使苦也要苦中作樂,但是有回甘的感覺。

:是,沒錯。我覺得助人的工作真的是可以累積很多的人生經驗再反饋回去,然後跟你的生命是息息相關的。

臨:哇~是的。我也覺得你是整個人投入在服務當中啊!你從讀社工,到後來在社會福利界服務,你覺得一個社工人員最重要的服務態度是什麼呢?

:嗯⋯⋯我覺得就是對人的那一種「有感」,然後相信人是會改變的。

臨:喔~是⋯⋯相信人會改變的,但我們常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是~

臨:但是呢,社工人員他就是要秉持著人的個性呢,可以藉著一些扶助、關心、被接納,他可以改變的信念,可是就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來陪伴了⋯⋯

:是,沒有錯,其實所謂的改變,是要站在他的角度。所以,陪伴是建立關係的第一步。

臨:嗯哼~

:對,就是要肩並肩、手拉手,不是站在他的對面拔河,所以是要用陪的。

臨:就是陪伴⋯⋯

:對~然後相信人的潛力無窮,只是還沒有發揮出來。

:所以我們都相信人是會改變的。

臨:哇~這個陪伴的方式,在學校有教過嗎?我們要怎麼陪伴?

:嗯~現在學校不會用「陪伴」兩個字,我們那個年代比較少聽到,因為可能學的是說同理心的訓練啊,你怎麼去傾聽啊,你怎麼去做一些澄清的服務的方式跟技巧。

image

(圖說)有時默默的陪伴,勝過千言萬語。

 

臨:嗯~

:對,後來一些真的實務經驗在做的時候會發覺說,陪伴其實是融合了這麼多的方式在裡面。

臨:哇~就是做得這麼的自然,把所有過去所學的一些專業的知識融入在當中,陪伴裡面好像有愛來做核心

:是~

臨:那麼在這樣的運用裡面,你覺得在經歷了什麼事情,讓你對陪伴的意義有更深入的感受呢?

:嗯,其實助人的工作因為相信人會改變,可是有很多的因素嘛,所以其實在過程中,的確你會充滿了很多的無力感,覺得很多的事情根本就做不到,所以我覺得在那個過程真的是蠻考驗自己的,很多事情或許你只是灑種子,可是你看不出那個後面的狀態。

921地震默默陪伴東興大樓災民,深有感觸

:然後,常常會覺得,哇~好像自己都沒有改變什麼,對,我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來伊甸的第二年,剛好那時候發生921地震,然後,台北的那個東星大樓,就被震垮了。

臨:嗯哼~

:那時候呢,因為我是在台北市的八德服務中心,有接一些政府的方案,然後奉命就到現場做支援。

臨:嗯哼~

:其實到了現場我還蠻震撼的,因為現場的那個房子已經倒塌了,而且是擠壓成一個塊狀,然後就看到挖土機跟那個救難人員啊,一直在清理那個⋯⋯感覺就是殘墟。

臨:嗯嗯~

:對,大家都很努力地要去搶救那個可能的存活的人。

臨:嗯嗯!

:對面那個馬路的對面,你就看到那個受難者的家屬,有的也定不下來,就坐著、站著,然後,都沒有說話,現場是很安靜的,就是機器的聲音,然後大家都目不轉睛地在看馬路對面⋯⋯那個塌樓,祈禱奇蹟可以出現,救出他們的親人。

臨:嗯嗯!

:到了那個現場,我是蠻震撼的,就一直在想說我不是搜救人員,我可以做什麼?

臨:是啊,我覺得那麼憂傷的景況。

:我可以幫什麼忙?

臨:我一個好朋友也住在那附近,可是還好他們全家都平安,但是在那個場景之下,這些朋友們,親人還在東星大樓裡面,他們在外面看到的一定是心中很焦急,也可能,就是還是怎麼樣都要抱持著一絲的希望。

:是~

臨:對,像你那時候在那裏,你也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心中在焦急些什麼,那你怎麼去幫助他們呢?

:其實那時候的直覺反應,其實你也被震撼住了,那真的覺得說什麼話都沒有用,所以會想說,他們已經枯坐好幾個小時,所以我那時候⋯⋯就是遞水⋯⋯

臨:嗯哼~

:遞水給他們。

臨:喔,遞開水給他們喝。

:就遞一瓶一瓶的水。然後⋯⋯也協助家屬,寫一些祈福的卡片,那在現場有一顆平安樹。

臨:嗯哼~

:對⋯⋯我們就幫他掛上,讓他有個盼望,可以把心中的那種對奇蹟出現的期待寫出來。

臨:嗯哼~

:就是一種抒發,最後我們就是坐在他旁邊。

臨:嗯嗯嗯~

:然後跟他們講說「如果有什麼需要就跟我們講一聲」,就坐在旁邊陪著,就這樣子。

臨:是喔~那有沒有一些長輩或者是小孩子,他不會寫,那希望你們幫忙寫的呢?

:有。

臨:那等於是也再度的關懷去了解他們心中所盼望的。

:嗯~嗯~

臨:那你們在旁邊這樣陪伴,就是默默地嗎?有沒有要說些什麼話呢?

:嗯~其實是默默的,因為大家的眼光都在看那個搜救的方向。

臨:嗯~

:可是我覺得陪在旁邊的感覺至少是溫暖的,就是讓他覺得旁邊有人,哦⋯⋯我不會主動講話,可是他如果說看到挖土機然後想要聊,那你就可以跟他稍微聊一下。

臨:嗯哼~

:大概是⋯⋯這樣的一個過程。

臨:就完全讓他們能夠安靜在那裡,然後他們想要做什麼,你就幫忙他們一下,會不會有些陪伴者很想去講一些安慰的話,又怕說越多反而會說錯話。

:是,我那時候的感受,就同理心來說,如果受難者是我的話,會可能不需要別人來打擾我,問我很多問題。

臨:嗯嗯嗯!

:對,可是若有一個人,當我需要談一下,還是我突然想到什麼,他可以幫我,有這樣陪伴也是好的。

臨:太好了,我們也學習到一個功課,因為有很多聽眾朋友不是學社會工作的喔,對這一方面呢,還是不熟悉,所以當有親友碰到哀傷的事情,有時候話多了不見得就好,默默的陪伴反而是一個最好的方式。

:是~其實那個陪伴是真實的,當時我這邊待了大概超過四、五個小時以上,可以做的事情的確不多,那時候一直在很懷疑自己,還是很想做什麼,可是又要克制住說「要做什麼」,那時候的確是浮現聖經的約伯記的經文,因為祂提到說,約伯有三個朋友他從遠處看到約伯就放聲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塵土揚起來落在頭上,他們與約伯一起坐了七天七夜沒有人說話,因為約伯極其痛苦;就是這段經文帶給我的畫面,讓我覺得~對~你就跟哀傷者同在,那個就是一個最好的支持跟陪伴,因為會讓他感受到,哦⋯⋯我了解你現在的...極其的痛苦的」

臨:有一種被了解的感受~

:對

臨:在聖經裡面,約伯記裡的約伯,他也是遇到了非常慘痛的事情,一夕之間他的身家財產、還有他親愛的妻子、孩子全部都沒有了,所以他非常的傷心,包括他本身也受到重創啊~那他的三位朋友就是默默的來陪伴。

:是,因為我覺得有時候陪伴真的是勝過言語啦,這樣才能夠把嘴巴閉起來,你才能夠真正的聽見跟看見受難者的需要,然後也因著...就在那裡...一起同在,就像主耶穌跟我們在一起的那種感覺,其實上帝也沒有跟我們有真的聲音說話,可是我覺得會帶來很多安慰的力量。

臨:嗯~是,那你這樣的陪伴大概有幾天呢?

:嗯,大概去了兩三天,因為我們是一群人大家輪流前往。

臨:我相信那是一個非常難忘的經驗,

:是,是。

臨:而且呢,跟一群受難的同胞在一起,也很希望說,因著我默默的陪伴,能夠給他們帶來一個力量跟盼望。那我知道伊甸基金會也都是一直都在陪伴身心障礙的朋友,我想這個陪伴的過程裡面,彥彬你也應該有被陪伴的經驗。

:嗯!

臨:啊...這種被陪伴的經驗,你剛有提到說當你被陪伴你可能會希望旁邊的人怎麼樣子來陪著妳,我想這個經驗也讓你去省思說,你怎樣的對別人有更優質的陪伴,可以談談你被陪伴的經驗嗎?

彥彬被陪伴的經驗,從家人開始

:被陪伴的經驗,我覺得家庭就是一個,我覺得陪伴應該是從自己的家裡,那種感覺開始,我印象很深刻是念大學的時候是在外地、外地念,年輕的時候嘛,就忙於社團啊、自己的活動,有一天我突然看到我爸爸出現了。

image

(圖說)鍾彥彬雖然工作忙碌陪伴他人,更不忘陪伴爸爸一起旅行。

 

臨:嗯哼~

:對,然後他也沒說什麼,他就說「欸,很久沒有回家,上來看看你」~

臨:對啊,你們家住高雄嘛!我記得啊~

:對,「上來看看你」,然後就噓寒問暖這樣子。

臨:是喔,爸爸那時候幾歲?

:他那時候應該是五十歲左右吧,四、五十歲的時候,其實爸爸的這個舉動就是滿意外的,然後就會讓我覺得那個陪伴在家裡可能沒有感覺,可是你自己在外的時候,其實那個隱形的陪伴是還是持續在的,因為你感受到一份家人對你的關心。

臨:嗯哼~

:對,他們沒有上來就說....「哇!怎麼都沒回家」開始指責~

臨:哈哈哈~都在外面野了。

:反而是說你在外面,就來關心你一下~

臨:看看你平安就好了。

:是~

 

伊甸同工用禱告互相支持,工作不孤單

:對~那來伊甸工作,其實,也是我更深的體會被陪伴,因為伊甸每天都有晨更,每天早上的半個小時,晨更的時候我們都會為彼此今天的工作代禱。因為我在伊甸的工作就是要去訪視外面的家庭,一個人去,尤其是遇到比較複雜困難時,自己一個人也是七上八下,然後就會把今天工作上的擔心、難處提出來,同工們就彼此代禱。我覺得那也是一個很棒的陪伴,很像去的不是你一個人,是一群人跟你去,會覺得即使我一個人單兵作戰,我還是有一個team在我後面。對,我覺得那個也是一個被陪伴的感覺。

臨:彼此之間說出自己工作的要點或重擔,然後用禱告來互相支持,你在工作的時候,你知道你不孤單,有一股禱告的力量在背後,我想這也是伊甸基金會,這將近40年來一直希望能夠幫助我們身心障礙的朋友的重點。不只是在福利上面,他們得到了很多的服務跟照顧,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心靈的空缺能夠得到溫暖、得到滿足。所以呢,這也就是一個陪伴。那伊甸基金會呢,過去也做了很多的陪伴工作,可不可以談一談我們有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陪伴呢?

:其實我印象很深刻的也是在工作的早期,我們陪伴很多身心障礙朋友,因為後來的身障比較多是中途致殘的,大概有六成以上,因為疾病、意外或者是車禍其他的原因變成身障朋友,其實心理那關是很難過去的。

臨: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沒錯!人生的大轉折。

臨:對啊,比一開始就身心障礙的人還更難接受~

成立心情俱樂部,分享內心感受

:對,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辦了一些寓教於樂的,譬如說兩天一夜的戶外活動,還是一些我們可以去抒發他這樣的一個情緒的一個團體。那些團體,就是總是有結束嘛,就是一次性的,8次就結束了。所以,所以那時候呢,大家就說那結束以後呢?我們就再見了嗎?後來我們就是因為這樣再設立了一個叫做「心情俱樂部」

臨:嗯。

:那「心情俱樂部」讓我覺得很感動、很特別的,那時候的確是為了這群朋友設立的。可是我們不希望那個只是工作人員,為他們去安排很多活動,因為伊甸從設立的開始就很希望說,我們的服務是有身心障礙朋友參與的,而且是要給他們能力,不是因為被服務造成依賴。所以那個「心情俱樂部」成立之後,我們每個禮拜就邀大家一起來吃飯,我們就先起個頭;後來就是由他們去設計活動。不管是室內的聚餐,還是找人來演講,還是戶外大家要去哪裡走一走。就這樣持續幾年下來,我覺得陪伴是需要時間的,然後把那個主權交給他們,所以他們就設計了很多的活動出來,他們也彼此成為在生活上支持的好朋友。那我們就是工作人員就一直再帶進一步專業團體的訓練,所以成員就越來越多。

 image

(圖說)大家分享心情,人人都可以經歷陪伴與被陪伴的福氣。

 

臨:嗯哼~

:對,後來我離開那個單位在其他的單位工作的時候,像現在變成我是一個活動參與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裡面有一個成員,他的年紀大了就住到養護中心,那我們心情俱樂部這些成員,平常都是住社區的,大家就約好去探訪他。知道這些訊息,就是由那些成員發起,而我就是一個被邀請者,所以呢,我覺得角色會互換,我覺得陪伴是互相的。

臨:哇嗚~

:對,所以我就跟著他們去那個養護中看那個住進去可能已經臥床的朋友,他看到我們來其實是很開心。

image

(圖說)探望養護中心臥床好友,讓愛流動不息。

 

臨:我覺得這樣的做法真的很好。不是單向的一直給予、單向的陪伴,而是呢,激發了這樣的一股力量。就是說,我被陪伴了,那麼我也得到安慰。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給予者,而且我能夠讓我四周的朋友,同樣是弱勢,或者身心障礙的朋友大家一起來彼此關懷,我覺得這個力量真的很好而不是單方向的、一直在接受。

:是~而且我覺得,其實不管是任何一個人,包括身障朋友,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厲害之處,那上帝也是說我們要用我們自己個人的專長彼此服侍嘛!

臨:嗯嗯嗯!

:對,我會覺得,就是這樣的一個概念,所以劉姐她之前為什麼要取「伊甸」這個名字,因為她會覺得每個人都是有尊嚴的,我們要在裡面自立,然後對自己有信心、對別人有愛,那、那、那就是最美的伊甸園。那如果用這樣的精神延續下來的時候,哦,真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是從我是一個一線的服務者然後去...去看到心情俱樂部的設立,那在伊甸是非常強調雙福的,所以我們也辦了很多類似「愛伊團契」啊,還有那個...請那個...哦,小丑叔叔來幫我們安慰人啊,我覺得都是從這樣的一個角度去出發。

image

(圖說)長輩一旁教導彥彬如何滾球達陣得分,到底是誰在陪伴誰呀?

image

(圖說)耶!人人一球在手,人生有無限的可能哦!

 

臨:是啊,我想每個人的心情就像天氣哦,有陰天、有晴天、有下雨、有暴風雨,哦,我們都需要有一個舒緩的時候,所以我們藉著心情俱樂部,然後,我們有一些活動,像小丑的表演啊。這小丑的表演很有趣欸,好像是因為2011年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之後,我們所特別帶來的服務活動。

:是,沒錯,哦,那時候就是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所以我們邀請了那個馬來西亞的專業的小丑,釦子叔叔,來伊甸關懷,去安慰跟幫助在哀傷中的人,讓他們笑得出來,有活力去面對人生。我們本來邀請他演一場,後來發覺說,哇~他的表演!讓我們伊甸的早療的兒童、身心障礙朋友,還有長輩,開懷大笑!

臨:嗯,呵呵呵~

:超開心的,我覺得人笑得出來的時候,他會燃起對生活的希望,所以我們就發現這是一個好的方式,然後就是持續邀請那個釦子叔叔,來北、中、南、東。後來去我們服務據點,用這種創新的福音佈道的方式呢,去安慰、陪伴我們服務的對象。

臨:這釦子叔叔帶來歡笑,那麼在台下的這些觀眾,他們笑了之後,欸,自己也想我是不是也可以來扮演這個小丑角色,逗旁邊人歡笑呢?

:是~

image

(圖說)釦子叔叔走訪伊甸14處單位,與服務使用者一起玩出歡笑。

 

臨:好像我們的服務人員也去學了(小丑藝術)?

:沒錯!

臨:釦子叔叔都不藏私,都願意教我們怎麼樣的來做一個可愛的小丑啊….

:所以、所以我們覺得釦子叔叔一個人,可是我們看到有更多人的需要,所以就跟釦子叔叔討論要不要成立一個小丑學校啊?你可以傳授那個所謂的種子,讓他們可以去散播歡樂,去服務更多的人。所以從2018年,我們就去試辦這樣的一個培訓的課程,然後邀請一線的同工來參加,把這樣的方式,發揮在服務使用者上,因為透過歡笑、透過幽默,人生內在的那個壓力感啊,跟緊張就會釋放出來。然後呢,面對自己的病痛、軟弱,面對的力量和生命的熱情就一點一滴的提升了。

image

(圖說)伊甸成立小丑學校,傳授快樂的種子,讓人人都可以走出去散播歡樂,服務更多的人。

 

臨:嗯,是啊,釦子叔叔他有創意氣球啊、變魔術啊、還有很生動的肢體表達,我知道也有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應該是好幾位,他們也學習了創意氣球。

:沒錯,呵呵呵~

臨:哇,真是有趣極了!

:是~

臨:剛才彥彬也講到說,有一些朋友們他來到伊甸接受服務之後,他也用他的專長來回饋。譬如說有些人特別會玩樂器,如烏克麗麗,還有木箱鼓啊,或者會唱歌啊等等,他們也現在分別到許多我們的單位,去跟他們同樂,其實這就是一種陪伴啊~

:是~

臨:不是說「上對下」的陪伴,而是我們互為陪伴,真的是太好了。剛才彥彬也講到說伊甸提供的是雙福服務,雙福呢就是「福利」跟「福音」,福利跟福音,那麼我們是用福利作為一個服務的起點嘛!

:是~

臨:對,那我們就提供了幫助跟接待啊!

:對~喔,因為我覺得服務我們對人的那種關懷一定是一個行動,那服務它可以提供一個具體的行動,就服務對象不同的需要,我們就是竭盡所能地試著跟著他一起去面對他的問題。那可是在這個背後真的是福音,為一個支持建立信心盼望也是很重要的。那個福音的支持信心和盼望,其實不是只是給服務對象,還有給自己本身,因為那個是一個助人工作的來源,一個很重要的來源。對,那我覺得在信仰裡面最重要的這就是以禱告為連結,把上帝的這份愛能夠傳遞下來,跟上帝連結,你才有辦法

臨:不會枯竭

:沒錯~沒錯~才不會枯竭。

臨:才有一個泉源進來喔~

image

(圖說)鍾彥彬在讀書會與輔導社工們一起進修,加強助人的專業。

 

:是~今年剛好伊甸要邁入第40年,我們就取了一個slogan「共好同行」,也是背後的剛才講的這些原因,就是會覺得我們如果能夠跟神和好,才能夠從內心裡面感恩自己,也感恩別人一起共好同行。

臨:是的,我們一起更好、共享恩典,彼此關懷,我們也一起同行繼續往前行,人生都是充滿了盼望的喔!只要有希望,我們心中的那個力量就會提昇,但是呢不能孤單而行,需要我們大家一起來。所以你剛剛講的有愛伊團契,這個伊呢就是愛伊(台語)啦,台灣話「我就愛伊啦」呵呵呵~也是愛伊甸,因為伊甸有好多的朋友,大家一起在這裡。

鍾:是~

臨:有一個團隊,我們有心情俱樂部,然後呢我們有愛伊團契,大家聚集在這個當中,一起共享福樂,其實這也是上帝最初創造伊甸園的初衷。祂希望每一個人都得到真正的幸福。最後我想請伊甸基金會的執行長-鍾彥彬-彥彬來為我們一起來禱告,就像你剛才說,當你們社會服務工作人員,外出去工作的時候呢,大家後面的團隊都用禱告來支持。那我們也為我們的聽眾朋友,一起來禱告,願神的愛能夠降臨在你們的心中。

鍾:好的。

禱告:

鍾:主啊,幫助我們用社會福利的工作,提供幫助及接待,更以你的愛為支持,為服務使用者建立信心與盼望,願你的平安喜樂與我們同在,以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祈求。

、臨:阿們!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