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麻的志忠和聽力障礙的宜芳是萬芳啟能中心的老學員,逼真的風景畫、風格鮮明的幾何畫全都難不倒他們。

縱使身體不便,兩人不放棄作畫,一一克服障礙,用筆刷為生命著上動人色彩。

萬芳啟能中心-志忠&宜芳

文|許可晴 攝影|何維綱

 

進入萬芳啟能中心的教室,音響正在播著華語流行歌,志忠坐在電腦旁畫油畫,一面當起DJ挑選歌曲,張力過大的手無論是操作畫筆抑或是滑鼠都顯得有些吃力。

另一頭,宜芳則坐進了畫布前的位置,面前的畫已接近完成,彷彿能夠聽到畫中的羊兒咩咩叫著。這幅畫預計放進明年度的月曆中。

「志忠美術基本功很好,不像其他人畫油畫是一層一層疊上去,他會把畫中的構成物分開完成,速度比較快;宜芳則喜歡使用亮色,畫作通常都很明亮。」萬芳啟能中心督導陳玫蓁跟兩位學員相處多年,輕易地就點出他們的特色。
 

不被障礙打倒 美術生重新拾起畫筆 

志忠不僅是一名腦麻患者,還同時有紅綠色盲及幻聽的狀況,因此他自出生起就要面對許多難題,注定擁有一個不凡的人生。

「我以前讀復興商工美術科,累死了,大家每天都在熬夜,基本功又難又多。」志忠說起話來有些吃力,怕我們聽不懂,他不厭其煩地一再重複,搭配筆談來讓我們理解他。
 

20211207-32
(志忠用筆談的方式講著自己的故事。)

志忠與高中同窗一同經歷了幾近「爆肝」的時節,畢業多年後仍有連繫,當年坐他後方的同學如今甚至成了知名導演。

不同於班上多數同學,志忠後來自行補足了數理知識,考進了機械系。當年電腦製圖仍未普及,機械藍圖全靠手工繪製,講求的不是美學而是精準,讓志忠讀得有滋無味。

誰想到從機械系畢業後,電腦繪圖居然橫空出世,畢業即失業的志忠就此放下了畫筆。此外,特殊的身體因素也將他阻擋在任何公司的錄取名單之外,他只能待在家,過著無趣的歲月。

志忠再次拿起畫筆是進入萬芳啟能中心之後。許久未作畫,基本功早已忘得一乾二淨,加上患有紅綠色盲的緣故,志忠起初有些沒自信,也因還沒適應新環境,幻聽頻頻發作。

「他幻聽發作時會跟空氣聊天,嚴重時甚至會拍自己的頭。」陳玫蓁想起志忠起初來到萬芳啟能中心的畫面。

所幸,從不需使用太多種顏料的國畫開始,志忠重新拾起了對作畫的喜愛。後來他用起電腦創作油畫,利用電腦的檢色功能分清楚各個顏色,還背起了不同顏色的色碼,漸漸邁入「紙上」的油畫創作。
 

20211207-71
(不僅會畫油畫,國畫也難不了志忠。)

 

陳玫蓁稱讚:「其他學員畫一幅畫平均要一個月,志忠快一點,兩個禮拜就可以完成。」有著美術功底,志忠現在是一名「高產」畫家,表示之後還想嘗試用壓克力顏料作畫。

 

20211207-3
(志忠專心致志地創作油畫。)
 

萬芳啟能「變色龍」 讓創作融入生活

萬芳啟能中心的展示間裡展示著多幅畫作,宜芳的作品有著鮮亮的色彩、細緻的筆觸,一眼便脫穎而出。除了畫作之外,另一個櫥櫃上的軟陶配件多半也是出自宜芳,巧手可見一斑。
 

20211207-44
(聊起自己的作品,宜芳雀躍的心情藏不住。)

 

宜芳有聽力障礙以及輕度智能障礙,不過手部功能良好,因此作畫起來毫無阻礙。她活潑地介紹自己的作品,如同一位媽媽為自已的孩子而到驕傲。

不同於有美術底子的志忠,來到萬芳啟能中心後,宜芳的藝術之路可是從零開始。然而憑著對美術那一股腦的熱愛,她如今跨足各種風格的油畫,還學會縫紉包包、捏軟陶等技能,成為了萬芳啟能中心裡的「變色龍」。

宜芳對於藝術創作相當有熱情,有時回到家仍繼續創作,平時也喜愛逛美術材料行,在畫中嘗試多樣媒材。

陳玫蓁找出一幅富有夏日氣息的多媒材畫作,漆上藍色顏料的畫布上鋪著一層沙礫,上方黏著繩子,並夾上三幅「畫中畫」。
 

20211207-56
(勇於嘗試各種風格,宜芳的作品相當多元。)

「疫情解封之後,她(宜芳)扛著好幾張畫回來,嚇了我們一跳。」陳玫蓁回憶道。

由於父母近年健康相繼出了狀況,宜芳下課後還得趕緊回家照顧兩老,為他們準備晚餐,而剩餘的時間她多半都投入於創作,自由揮灑心中的靈感。

一幅名叫《鏡面》的幾何作品,畫作以月亮的陰晴圓缺作為界線,上、下半部分別為白天和晚上的101大樓,作品充滿巧思和詩意,令陳玫蓁稱讚不已,表示畫作的意象令人印象深刻。
 

20211210-69
(《鏡面》寓意特殊,抽象風格令人印象深刻。)


伊甸萬芳啟能中心今年以「發現.改變」作為主題,透過線上畫廊的方式將學員的作品展示在大眾面前,其中可以看到不少志忠和宜芳的作品。

12月進入展覽的最後一個月,誠摯邀請民眾一起走進身心障礙者的藝術世界,一窺每幅作品背後的動人故事。

 

萬芳啟能中心線上畫展:https://wanfuartgallery.eden.org.tw/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2.16    418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