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新加坡的卓麗琴因愛遠嫁來臺六年,成長於有個酗酒父親的失和家庭,婚姻兩字曾經離她相當遙遠。

 

擁有一對聽障父母和多重障礙的哥哥,她自年幼起便承受著孩子不應得的壓力,面對原生家庭帶來的創傷,信仰成為了她的光,照亮了生命中的晦暗角落。

卓麗琴分享她的見證故事。

文|許可晴 攝影|何維綱

 

新加坡的大排檔(夜市)中,年僅六歲的小女孩伴在父母身側,用手比劃著老闆所說,替她聽不見的父母「翻譯」。小女孩不理解為何自己總會引來眾人側目,有些人稱讚她厲害,也有些人說她是家中不幸中的大幸,她自己則對此感到一頭霧水。

 

談起童年,這是卓麗琴腦中最初浮出的畫面。

 

面對父母失和、家庭暴力,不平凡的家庭背景在她心中種下恐懼和自卑的種子,使她的年少時期在巨大的陰影中翻開篇章。

 

「我才不是『不幸中的大幸』,而是『不幸中的更不幸』。」她委屈地說。

 

爸爸砸酒瓶、媽媽揮菜刀,我擋在他們中間

父母是孩子最大的靠山,是家中溫暖的支柱,對卓麗琴來說卻不是如此。

 

在她的記憶中,父母為錢吵架是家常便飯。父親成天酒醉鬧事,一回家便發酒瘋,與母親大打出手,也因此在整棟大樓內,卓麗琴家總是最吵的一戶。

 

麗琴姊一家的全家福
卓麗琴(左一)一家的全家福。

 

「他們雖不能說話,但是還可以用喉嚨喊,因為聽不到,所以他們就拚命喊。」

 

一次爭吵中,父親失控將玻璃熱水瓶潑在母親身上,一瞬間滾燙的熱水和玻璃碎片全倒在母親的胸口,全身被鮮血染紅,她急忙將母親送醫。另一次,母親出於自衛拿起菜刀,父親仍作勢動手打人,卓麗琴站在兩人中間阻止他們傷害彼此,毫無察覺其實自己的處境更加危險。

 

「每當他們爭吵的時候,我媽都會叫我打電話報警,可是我打不下去。後來我媽不只跟我爸吵架,她還跟我吵架,罵我是不孝女,她說:『是我養你們的,你爸從來沒有做一份工作,沒有賺一分錢來養家,妳為什麼沒打電話叫警察來?』」

 

父母又一次爭吵,卓麗琴心一橫,真的報警了。當警察前來支援,住在隔壁的奶奶原先對家中的爭吵聲袖手旁觀,這下卻突然帶著姑姑前來,大聲喝斥她是不孝女,質問她怎能報警抓自己的爸爸。

 

「警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奶奶就叫警察抓我們母女,說我們都瘋了。」

 

她問警察:「我有這樣一個家庭,究竟該怎麼做?」而這個問題得不到解答。當時不過是國中的年紀,卓麗琴卻被迫應對這個連成年人都無法解決的難題。

 

「有一個人無條件愛妳」 信仰使她無懼

「沒有人疼惜我、了解我、幫助我,所以我常常想要死,可是我卻很怕死的一個人,因為我不知道死後會去哪裡,所以我當時過著一個很矛盾的人生。」

 

12歲那年,表姊的一句話改變了她的人生,也給了她力量繼續面對漫長的人生路。「麗琴,你知道嗎?耶穌愛你。」聽到表姊所說,卓麗琴感動得流下淚來,心想原來自己是有人愛的,決心信靠神。

 

信仰改變了卓麗琴的生命
有了信仰,卓麗琴的生命變得不同。

 

信仰似一道光,照進了她晦暗的生命,她勤奮禱告、前往教會,期望家人的關係能被修復,但後續發展卻不盡如人意。

 

發現卓麗琴成了基督徒,信奉民間信仰的奶奶極力反對,賞了她一個巴掌,揚言如再敢去教會,便要打斷她的腿。卓麗琴驚覺原來信主是要被打、被罵的。

 

「我奶奶常常阻止我、恐嚇我,但是我不怕,因為我需要神,我能夠活著是因為祂。」

 

此話並不假,一次卓麗琴長了針眼,倒在床上,媽媽出門前交代她洗衣服,她拖著不適的身體照辦。然而,將衣服掛到竹竿上時,竿子一個不穩,連同洗淨的衣服全掉在地板上。

 

一時間,她的心情連同衣服一起跌落谷地。累積已久的怒火與鬱悶一發不可收拾,她無法控制地埋怨生活、質問神為何放任她受苦。

 

「那時候附近擺著一個盤子,我心裡有一個想法,好想把這個盤子敲碎,拿碎片割向手腕,一切的痛苦就可以結束了。」卓麗琴的心中有兩個聲音,一個叫她傷害自己,一個要她不可詛咒神,而她在其中掙扎。

 

「神啊!請赦免我。」卓麗琴跪下大喊,此話脫口而出的瞬間,她的心平靜了下來。

 

曬完衣服回到屋裡,剛回家的母親責備著她的慢手慢腳,卓麗琴則一面拖地一面哼歌,赫然發現心中的怨懟被抹平了。

 

愛爸爸,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16歲以前,她只能以出門找朋友的名義,偷偷前往不同的教會。16歲那年,卓麗琴找到了一間華文教會,藉由教會師母的帶領,她開始讀經,閱讀神的話語。

 

「上帝那時候告訴我一句話,要愛我的爸爸。」卓麗琴覺得好難,因為自己的爸爸不僅沒工作養家,還會喝酒鬧事、打媽媽,讓全家人遭受旁人指指點點。

 

她對爸爸有著滿滿的恨,究竟要如何將恨轉為愛?

 

還記得她報警的那天,爸爸一聽到警察兩字便嚇得逃出家門,當家門口的人潮散去,她拉著媽媽、哥哥和妹妹一同禱告。

 

「我用手語跟媽媽說:『身為你們的女兒,我代表我的爸爸跪在妳面前,求妳原諒我的爸爸。』做出這件事我簡直不敢相信,因為我是最恨我爸爸的人。」卓麗琴沒想到,自己居然會代替爸爸跟媽媽道歉,頓時四人抱在一起痛哭。

 

卓麗琴的媽媽、哥哥、妹妹也都成為了基督徒
現在,卓麗琴(右二)一家都成了基督徒。

 

「當天是神的愛在我們之中做醫治,修復我們每個人的傷害。」然而沒過多久,爸爸的身體卻出現了狀況……

 

39天的地獄之旅 陪父親走最後一段路

卓麗琴清楚記得那天是1992年的大年初一,父親一大早便臉色蒼白,上吐下瀉的全是血,然而他不願就醫,執意要等出門拜年的妻小回來。

 

「下午的時候我媽帶著我哥回家了,說要趕快帶他去醫院,可是我爸拒絕,他說要等女兒回來,等那個不孝女,那個不孝女就是我,那個最恨他的那個人,他居然要等我回來……」講到此卓麗琴不禁哽咽,對父親滿懷虧欠。

 

媽媽曾告訴她:「妳爸最愛的就是妳。」直到父親病倒那天卓麗琴才信了這句話。兒時,父親拉著她在大街穿梭、載她上學的畫面不斷浮現,翻找記憶的碎片,卓麗琴一一拾起父親對自己的愛。

 

爸爸住院後病情每況愈下,媽媽簽下同意書,讓爸爸趕緊接受手術。不料此事被奶奶等一眾親戚得知此事卻大發雷天,對著媽媽劈頭痛罵。

 

「我的雙親一個躺在加護病房,另一個在接受親戚的責罵。我沒去過地獄,但爸爸住院那39天我活得像在地獄ㄧ般,因為我的親人沒有人說一句安慰的話,全都是指責。」

 

爸爸住院第14天,醫生告知卓麗琴可以開始準備後事了。她心中滿是擔憂,其一擔心父親去世後,奶奶會找媽媽麻煩;再者,爸爸還沒信耶穌,如果離世了,他知道要去哪嗎?

 

趁父親還有意識,卓麗琴心想一定要趕緊向父親傳福音。她請教會的傳道人來到醫院,當問父親要不要信耶穌時,父親舉起因病而腫脹的手表示同意,卓麗琴心中的大石這才放下,將父親的生命交於上帝之手。

 

「神非常恩待我爸爸,多給他活25天,而且我爸情況是越來越好,他臨走前一天還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我在他身上看到神蹟。」爸爸在住院第39天去世,在自己最後為數不多的日子裡,為家人留下了美好的一面。

 

 

壟罩在陰影之下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隨著父親的離去宣告結束,卓麗琴倚靠上帝,度過每個憤怒、悲傷、陰鬱的時刻。她說:「有祂在,我還怕什麼呢?」

 

父親過世後,住在隔壁的奶奶便搬離,經過多年才與卓麗琴再次聯繫上。久別重逢的聚會中,彼此的關係不再如往昔一般劍拔弩張,一問之下才得知,在母親與手足之後,奶奶竟也成了基督徒。

 

如今看著一家人和樂融融的畫面,卓麗琴想起聖經所說:「一人得救,全家得救」,正是她們家的最佳寫照。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1.22    418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