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恩語-巫士椀第21集  語音版

 

 

image

來賓|巫士椀牧師      主持|詹慶臨       錄音|李繼吾      攝影|何維綱    刊頭製作|蘇麗華     刊頭圖片來源|pixabay

 

臨: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我是慶臨,今天雲端恩語訪問的是巫士椀牧師,巫牧師您好。

巫:聽眾朋友好,慶臨好。

臨:巫牧師,時間過得好快喔~

巫:對呀~

臨:想當年,民國71年您來到伊甸服務喔~現在算算已經40個年頭了耶!您大學中文系畢業以後,又到華神去讀神學嘛~

巫:嘿。

臨:然後在伊甸呢,您把信仰關懷帶給身心障礙的朋友,那在伊甸呢,你工作內容很雜、很多,你也是司機啊!有人說你是千面傳道,因為呢,還要…負責這個弱視班的開班,擔任老師,你那個時候在伊甸工作真的是很忙碌,可是,我常看到你呢,真的不亦樂乎喔!每天都開開心心的ㄡ~對,巫哥,你在那個時候也開了弱視國字班~

巫:對。

臨:你是什麼機會之下會開這個班的呢?

巫:因為有接觸到一些弱視的朋友,很多人很好奇啊,盲人,怎麼會認識字呢?其實誰說盲人不識字呢?盲人分成兩種,一種是全盲的,一種是弱視的,台灣話就是說「三分目」,稍微能夠看見的;盲人的字啊,也分成兩種,一種是盲人的點字,而如果弱視的,他們也希望能夠看懂國字,所以盲人的字有點字跟國字,兩種。

臨:嗯~

巫:我是早期伊甸的同工,當時進出伊甸啊,大都是肢障朋友和視障朋友,而視障者呢,他們從事按摩業的比較多,當中有一些弱視的,幾經接觸以後才知道他們也很渴望能認識國字,我是中文系的正好學有所用,兩拍即合,我們就開~班~授~課。

image

(圖說)弱視朋友很開心能夠認字,不怕趴著書寫的辛苦,人生彷彿開啟了另一扇通往世界的窗。

 

臨:哇~是啊,就是針對弱視的朋友,他們還看到一點光線的,也可以學認字。

巫:對~

臨:所以呢,如果他們能夠認識國字,這個對他們來講真的是很需要的工具喔,那麼巫哥,你都怎麼教盲人認國字呢?

巫:喔,我們教材需要把他放大影印。

臨:嗯~

巫:粉筆呢,粉筆啊需要擺著寫。

臨:喔,就是一般我們都是筆尖寫,可是你是橫著寫,一豎一畫就橫著寫就對了。

巫:這樣,字才能夠大。

臨:嗯~

巫:上課當中嘛~趣味橫生,他們矯正我的台灣國語。

臨:呵呵~怎麼膽子那麼大啊,學生敢矯正老師?

巫:因為我們都有感情了~

臨:喔~呵呵~是啊~

巫:如「發聲練唱」

臨:呵~

巫:「遇見貴人」

臨:呵~

巫:我都會說成「花生練唱、意見貴人」

臨:喔~呵~就被他們笑……

巫:美好的交流啦、互動以後,我們的距離就更拉近、我們的感情就更甜蜜。

臨:啊~是啊,聽了巫哥在講話就覺得親和力很強的喔~,有點草根性,呵~難怪學生敢和你開玩笑喔,師生相處融洽呢,學習效果就一定會特別好啊。那這些盲人學會了國字,一定很高興,那他們要怎麼運用呢?

巫:喔,這些弱視朋友他們有心學,所以他們一旦學會了國字以後,在按摩院的工作就更能得心應手,比如說,他們可以記帳。

臨:嗯哼~

巫:或登錄客人的姓名~

臨:啊~是。

巫:他們可以用剩餘的視力來完成。

臨:嗯!

巫:很多,一些很重要的民生問題。

臨:嗯哼?

巫:比如說,從便當盒的標記,他們就能夠分明是排骨飯哪~或是雞腿飯哪~

臨:呵~呵~

巫:就不會吃錯別人的便當了。

臨:喔,這很重要的喔,到時候要不要故意看錯啊,然後多吃一個便當,呵~呵~,不過我相信呢,能夠認國字喔,對弱朋友來說,會帶來很多生活的便利,譬如說走路的時候,還可以看懂大路標啊,招牌啊。那伊甸早期呢,開了很多盲人的班。

巫:對,有「瞽音詩班」

臨:喔喔,還有合唱團,所以說,盲人在學習的上面一定會有很多的需要嘛,像交通啊、師資啊、點字樂譜等等,那這些方面你們都怎麼幫助的呢?

巫:其實盲朋友們啊,只是眼睛看不到而已,有人還擔心他們吃飯啊,會把飯菜往鼻孔來塞!

臨:哈~哈~怎麼那麼離譜啊!可是真的有人這樣認為喔?呵呵~

巫:因為~

臨:因為太少接觸了啦!

巫:是啊!那他們的生活大都自己能夠自理,有問題先由他們來處理,除非他們需要服務,我們才即時提供協助。

臨:嗯~

巫:像樂譜啊,要先由明眼人來報讀,再打成點字的樂譜。現今,電腦的操作,讓盲朋友們大大的方便了許多!

臨:是啊,欸,巫哥,你剛剛提到說「盲人呢,他們有問題要先讓他們處理,除非需要服務,才即時的提供協助」

巫:對。

臨:我覺得這是個很重要的觀念耶!因為呢,盲朋友也要學習獨立生活嘛!那事實上巫哥在這裡服務盲朋友,在巫哥的身邊呢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就是你的左右手,那就是巫師母,林糖姊妹,那個……師母她真的,她今天也剛好陪巫哥來喔,我永遠都記得她親切可愛的笑容,經過了幾十年都沒變耶!而且她很溫暖的關懷人,還有呢,她總是呢很有智慧的來安慰跟鼓勵人,讓很多人心裡很溫暖,對她也印象深刻,就像她的名字,林~糖~,糖果的「糖」,甜蜜蜜的,可以說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大嫂耶!

  image

(圖說)巫師母林糖女士協助巫牧師一起關懷身障朋友,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大嫂。

 

巫:說到這裡啊,真的要感謝神,祂給我這麼好的賢內助。我們民國66年聖誕節結婚,她仍持續地上班,讓我沒有後顧之憂。在伊甸的那段日子,她上班之餘啊,也同我投入服事的行列。她和大家相處融洽,她盡其所能地以誠相待的關照、協助來伊甸的殘障和非殘障的朋友們。不管是在生活上或服事上,她都補我的不足且是加分的。

臨:哇~我看巫哥實在是太幸福了,呵呵~你真是一個幸福的先生喔。巫哥的爸爸、媽媽,還有你的岳父、岳母也會來伊甸關懷我們這些軟弱的朋友,我覺得伊甸有巫哥來幫忙,可以說是「買一送多」啊~呵呵~在巫哥服事的宗教部呢,還有幾位姊妹喔,也都是一直衷心的服事,來推動會務……

 image

(圖說)巫士椀牧師按立典禮,是劉姐十分企盼的日子,巫牧師父母也歡喜出席。

巫:嗯。

臨:請巫牧師聊聊她們。

巫:好~她們都很同心的一起來為殘障朋友服事。談到這些同工,真的,太多太多,在我心…心頭上浮現出來,其中,殘障朋友當中,肢體殘障的,就有張梅玲,梅花的梅,她成為我們宗教部的同工,那在視障朋友當中,就是鍾正芬姐妹…

臨:嗯~

巫:成為我們受聘的同工。

臨:嗯~我們都叫她鍾姐。

巫:欸…她一開始,民國71年11月,她就參與投入了為視障朋友們所設立的「靈光團契」跟「瞽音詩班」,因為她會彈琴,她也會打點字的歌譜,樂意將她所學、所能的為主擺上,那時她是義工的身份。她從服務的這些盲朋友們所給予的回饋,深深的感受到付出的很有價值。後來,宗教部因事工的推展需要增聘同工,殘障者就有張梅玲姊妹的受聘加入,而視障者我就向劉姐推薦了鍾正芬姐妹,所以她民國72年10月她就從義工成為了同工,一直到民國94年才從伊甸退休。

臨:嗯~我還記得當年我們都在同一個辦公室,那鍾姐呢常常就用她的那個點字機在咑咑咑咑~喔,在那邊打那個樂譜,還有打很多那些點字的內容給我們的視障朋友。鍾姐一個人獨居好久喔,是一個堅強的女性,後來她認識了一個好弟兄,陳哥,兩個人就共同結婚、建立家庭,而我還是她們的伴娘呢。呵呵呵~那盲人朋友的視力,常常讓他們在學業啊、就業上產生很大的阻礙,巫牧師你是如何來幫助盲友在信仰上能夠更親近神,有信心、愛心,也讓他們對生命更有盼望呢?

巫:我不把殘障朋友當作是殘障者,我們彼此交流互動中我們就建立了美好的情誼。當你自然流露出愛神、愛人的生命與生活,神~得榮耀、人~得祝福,他,就會欣賞你所信的,及你所傳的。因接觸的人背景哪、情景哪、光景哪~各不相同,如,道種,撒在路旁的啦、淺土石頭地的啦、荊棘裡的啦及好土中的啦~,所以,我在伊甸的年日,有人從未信,到信,到當傳道,有人仍舊不信的,但我個人期許自己成為人的墊腳石,而不是絆腳石。

臨:是啊,尤其是巫哥,我覺得你那份愛真的是來自神,你總是這麼願意來幫助人,然後呢,也希望神得榮耀,而人得祝福。我想在伊甸早期所服務的盲友,不是只有會按摩,很多人在音樂方面啦、神學啊、法律啊、電腦專業、錄音工程等等都有很好的成就。就像我們今天的錄音師李繼吾喔,音樂啊、錄音工程,都是很厲害的。那我還記得,伊甸當年還有寫作班,那在寫作班就有好幾位盲友參加,像李宏平啊、朱萬花,他們的文筆都很好欸,還會寫詩,寫劇本。有一次啊,他們上台,一起來朗讀自己的作品,而且他們還穿著古時候的服裝,好像是明朝的服裝,然後可以走台步唸他們的詩,這讓人看了好感動喔。

巫:伊甸最大的目標啊,是要讓他們知道生命的可貴,身體的缺陷也不能阻擋他們潛能的發揮!

臨:嗯~

巫:勇敢追求自己的理想,還有愛情。

臨:是的,我們盲朋友一樣的可以享受愛情跟婚姻幸福的美滿。

巫:是。

臨:好啊,那巫哥,我們現在就來為這些視障朋友禱告,好嗎?

巫:好的。

【禱告】

巫:愛我們的父、上帝,我們感謝你!你賜給我們生命氣息,享受世上所有的凡百事物,也藉著各種環境和處境,讓我們經歷你的同在和帶領。

臨:求主來祝福我們視障朋友,有的是先天的,有的是後天失明。

巫:是的。

臨:求祢讓他們在個人的限制當中,仍然能夠懷抱希望,在他們的生命過程享受你的恩福。

巫:阿們!

臨:能夠看見生命有無限的可能,願意追求理想,永不放棄。

巫:主啊,祢提醒我們,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幫助我們互相成全,彼此恩慈相待,趕走心靈的黑暗,迎接神的光明,我們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臨:阿們!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2021.11.16    418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