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恩語-巫士椀第21集  文字版

 

   /巫士椀牧師      刊頭製作|蘇麗華        刊頭圖片來源|pixabay     

image

(圖說)伊甸早期弱視國字班由巫牧師授課,老師教中文,學生指正老師的台灣國語,台上台下笑成一片,課程妙趣橫生。

 很多人很好奇,盲人要怎麼認識「字」的呢?誰說盲人不識字?盲人分為全盲與弱視(所謂三分目等稍能看見),盲人的字有點字與國字兩種。

我是早期伊甸的同工,當時進出伊甸大都是肢障與視障朋友,而視障者從事按摩業居多,當中有弱視者,幾經接觸才知道他們渴望能認識國字。我是中文系的正好學有所用,兩啪即合,就開班授課。所用教材需放大影印,粉筆要擺著寫,字才能大----上課當中趣味橫生,他們矯正我的台灣國語發音,如發聲練唱、遇見貴人,我都會說成「花生」練唱、「意見」貴人,美好的交流互動後,師生的距離更加拉近、感情更甜蜜。他們一旦會了國字,按摩院的工作又增添了些功能也更能得心應手,如走路時還可以看懂大路標、招牌,記帳;登錄客人姓名,都可以用剩餘的視力完成;還有很重要的民生問題,從便當盒的標記能分明排骨飯或雞腿飯,----生活中處處好運用。

 

image

(圖說)巫士椀牧師、師母和伊甸早期宗教部同工鍾正芬一起拜訪花園新城的劉媽媽。

 

適時援助

其實盲朋友們只是眼睛看不到,有人還擔心他們吃飯時把飯菜往鼻孔塞!他們的生活大都能自理,有問題先由他們處理,除非需要服務才即時提供協助。

有位弱視朋友鍾正芬姐妹,她一開始(民國7111月)就參與投入為視障朋友們所設立的「靈光團契」及「瞽音詩班」,因為她會彈琴又會打點字歌譜,樂意將她所能的為主擺上,那時她是志工的身份。她從服務的這些盲朋友們所給予的回饋,深深的感受到付出的很有價值。後來宗教部因事工的推展需增聘同工,肢障者就有張梅玲姐妹的受聘加入,而視障者我就向劉姐推薦鍾正芬姐妹,民國7210月她就成為同工,直到94年退休。

 

image

(圖說)盲人好身手,巫牧師在伊甸按摩中心享受完全的舒壓!

 

有愛無礙

回首過往,我不把殘障者當殘障,我們彼此交流互動中就建立了美好情誼。當你自然流露出愛神、愛人的生命與生活,神得榮耀、人得祝福,他就會欣賞你所信的及你所傳的。然而因接觸的人背景、情景、光景各不相同,如「道種」撒在路旁、淺土石頭地、荊棘裡及好土中,所以我在伊甸的年日,有人從未信到信到當傳道、師母的,也有人仍舊不信,期許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成為他人的墊腳石而不是絆腳石。

「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羅馬書12:17)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1.16  418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