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力女王林亞璇,今年第六度參加帕運賽事,最後以第七名作收。帶傷出征的她,珍惜每一次的出賽機會,她永遠向自己挑戰,超越極限。22年的運動生涯,她終不悔,每一段經歷成就她更好的自己。

240469275_855140142043554_7557267879395826413_n

(圖說:林亞璇參加東京帕運,開幕前一天拍攝於東京現場。 )

 

文|蘇麗華  圖片來源|林亞璇臉書

東京帕運的健力場上,選手林亞璇奪得第七名,載譽歸國。賽後不論是參加總統府舉辦的「OUR HEROES 台灣英雄 勇者無敵」派對,或是台灣英雄國慶大遊行,林亞璇深深感到從未有過的重視感,直呼:「真的很不一樣,很感動!」

 

日本比賽現場,第一次有媒體現場轉播,讓國人目睹實況,林亞璇開心的說:「突然覺得參賽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她表示,身障選手也需要掌聲、有人支持;和過去相比,只能默默的做,孤單面對比賽,今年感覺特別不同。

 

對於拿到第七名成績,林亞璇不以此自滿,她的野心更大,「我原本設定的目標是第六名呢!」為了奪牌,賽前林亞璇進入集訓,加入體育署啟動的「鑽石計畫」,透過科學化輔助訓練,來提升身障選手的水平。

 

在教練和專家的指導下,開始分階段訓練,從「準備期」、「進步期」到「參賽期」,每一週期分析林亞璇的動作模式、加強她的體能訓練等等,和過去她使用土法煉鋼模式有著天壤之別。

 

「長年我都用一模一樣的方式練習,反正練就對了。」練到一個階段,就會遇到瓶頸,無法突破。她接著說,「以前在賭,撐過(健力)就是你的,撐不過就失敗。」但是這次集訓八個月以來,林亞璇的心態大不相同,不但看到希望,且有規則的訓練,她深知(健力)撐過後,成績有機會再往上。

 

240763119_866664100891158_4016328080503378352_n

(圖說:帕運選手歸國,受到各方關注與禮遇。)

 

這次能夠如願出征,林亞璇慶幸一切都是 神的眷顧。由於疫情關係,帕運延期一年,國際積分賽又因疫情停擺,唯一一場的杜拜帕拉健力國際賽又表現失常,最後以第九名作收,成績敬陪末座,令她失去信心,「我很擔心自己世界排名積分被其他選手追過。」

當東京帕運宣布選手參賽資格時,看到自己名列前十強,終於取得帕運的入門票,她為之欣喜若狂。

 

賽前八天抵達東京,林亞璇還來不及適應場地,只練習了兩次,就正式上場比賽,最後以第七名作收。「我很想拿六名內,上一屆里約帕運是第七名,希望可以進步一點,但天不從人願。」不過,某種程度來說還是開心,原本以為自己會是第九名呢!

 

問及賽場中有假想敵嗎?林亞璇禁不住的說,「我條件比較弱,吃虧很大。」其他選手一舉就破百公斤,林亞璇的極致只能達到90公斤,她面對現實的說,「有多少實力就做多少。」

 

原來,林亞璇三歲時,從5樓高處摔落,造成胸部以下癱瘓。由於傷及高處,腰部無力,健力舉重時只能單純使用手臂和背部肌力,不若其他選手有腰部力量可以輔助。了解自身劣勢,林亞璇贏在動作、出力平均度和穩定度,用技巧取勝,為自己拿下名次。

 

每每參賽,林亞璇無法名列前茅,旁人有時會酸言:「你又是來玩的喔?」面對壓力和他人期待,剛開始她會把苦水往肚裡吞,甚至出現負面聲音:「我好像離開比較好。」但身經百戰後,林亞璇學會做自己,知道自己還未達到極限,還有進步空間。於是,她開始不在意旁人的閒言閒語,把力量和信心找回來。

 

241001100_866664054224496_2138775277667597085_n

(圖說:林亞璇是健力選手,拿著舉牌聲稱「我是女漢子。」)

 

22年來,林亞璇在運動場上征戰無數,早已成為一名老將。她和隊友林資惠堪稱健力雙姝,兩人情誼深厚,惺惺相惜。國內健力比賽只要看到她們兩位選手參賽,其他人便打退堂鼓,無人能及。

 

究竟健力有什麼樣的魅力,深深吸引著林亞璇呢?「選上健力國手,我可以坐飛機出國玩。」聽到林亞璇第一時間的回答,令人跌破眼鏡。

 

「我從小爸媽做生意忙,沒空帶我出去玩。」求學過程因為腳不方便,不管是上體育課、音樂課(要換教室)或是校外教學等,都只能乖乖待在教室。

 

升高中時,喜歡畫畫的林亞璇好不容易考上職校美工科,又因為學校位在陽明山上,沒有三輪摩托車的她根本無法上山;加上進教室都要爬樓梯,家人忙著做生意,不可能天天背她入校,無奈只好放棄就讀,「夢想來得快,去得也快。」她悻悻然地說。

 

休學在家的林亞璇,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家人覺得她任性,她卻為自己抱屈,「我想靠自己能力念書,自由自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再拜託人。」

 

半年來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林亞璇的父親向伊甸基金會求助,一位社工打給林亞璇問她想做什麼?「參加職訓好呢?還是其他……」林亞璇答道:「我想念書。」於是社工幫她蒐集彰化和美實驗學校的簡章,如願讀了美工科。

 

來到和美,校風講求任何人沒有不同,林亞璇和同學一起參加校外教學,不論障別(除非特殊狀況),同學都要自行打掃廁所。沒有人有差別待遇,「我在這裡開始學習獨立。」做了之後發現沒有那麼難,只是速度快慢而已,能做就盡量做,林亞璇找到了歸屬感。

 

課業之餘,林亞璇加入健力社團。可惜高中三年都無緣選上健力國手,畢業後只好認份出去找工作。林亞璇意識到即使存夠了錢,卻欠缺無障礙環境,依然無法實現出國遊玩的夢想,只好再度回到母校練習健力,期盼出現契機。

 

每天林亞璇騎著三輪摩托車從住家台中到學校彰化兩頭跑,車程來回50多公里,風雨無阻。1999年,林亞璇的苦心沒有白費,終於選上亞運國手,和展露頭角的學妹林資惠,兩人成了最佳戰友。

 

一方面要遷就生計,一方面又要訓練和比賽,林亞璇就在打工和賽事間不停地轉換身分。遇到好老闆,可以請長假出賽;遇到不能理解的老闆,就只能揮別職場,另謀出路。

 

「那種生活很恐怖,不是0就是100。」比賽賺到獎金,可以延續運動生涯,沒有獎金,就只能拼命打工。

 

看到女兒如此拼命,媽媽擔心她漂泊不定,又沒有穩定工作,心疼的地問:「你要玩(健力)到什麼時候?」林亞璇知道媽媽的擔憂,但是她還有夢,「我想證明努力是有代價的。」

 

北京帕運比賽,林亞璇和另一名選手拚第六名成績,兩人雙雙舉出同樣的重量,最後以她體重比對方輕為由,判定她獲勝。「那次是台灣選手第一位先達到給獎標準的選手,我的信心更強大了。」

 

244658493_884876699069898_2232607065346983656_n

(圖說:國慶典禮遊行隊伍中,帕運選手一起亮相,比出開心手勢。)

 

林亞璇將自己的奮鬥經歷,藉由校園、企業分享,感染許多人。聽完她的演講,許多學生給予回饋,不怕困難,相信自己也可以辦得到。還有一位女性企業員工聽完非常感動,上前和她聊天,語畢掀開裙子露出自己的義肢,表示自己也是一名身障者,心有戚戚焉。

 

45歲的林亞璇既是選手,同時也是一名大學生。今年她得到總統教育獎,以健力資歷與從事生命講師工作對社會的貢獻度來看,她實至名歸,代表上台致詞。媽媽陪著她一起進總統府領獎;東京帕運歸國,台中市長盧秀燕也親自到她家拜訪,種種禮遇,林亞璇希望媽媽看在眼裡,覺得與有榮焉。

現階段,林亞璇正積極預備明年的亞帕運賽事,至於是否參加巴黎的帕運?林亞璇陷入長考。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成為帕運英雄後,她想給有夢想的人多一點信心,讓有心想從事健力的人可以築夢。

 

    文章標籤

    東京帕運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