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東京帕運的田徑賽場上,楊川輝戴著眼罩奮力奔跑,起跳,縱身躍進沙坑,完成了他退役前的最後一場國際賽事。

回顧多年的選手生涯,他曾在夢想與生計間拔河,擔憂當國手無法維持生計,又不甘做一名按摩師。如今楊川輝將按摩結合運動專業,成為運動按摩師,隨著工作室穩定發展,他漸漸勾勒出生活的理想模樣。

IMG_0117

文|許可晴 攝影|蔡佳真

 

 

一進到楊川輝的按摩工作室,左方的獎牌牆相當醒目,一面面獎牌呼應著這間工作室的名稱「國手之手」,同時也記錄下楊川輝在田徑場上奮力奔跑的英姿。

閃過兩個孩子散落在地的玩具,以及尚未歸位的東京帕運紀念品,楊川輝在屋內穿梭自如,絲毫看不出他竟是全盲。

「我的成長過程沒有因為視力有太多的困擾,最大的問題是耳朵的血管瘤。」仔細觀察楊川輝的右耳會發現那是個義耳。小學六年級之前,血管瘤是他最大的陰影,如「豬耳」的外型令他被同學丟石頭喊作妖怪,不僅如此,動脈像一條大蛇攀附在耳廓上,如碰撞破裂就可能危及生命,彷彿一顆不定時炸彈。
 

IMG_0011
(右耳的血管瘤是楊川輝兒時的陰影。)

從小到大動了多達13次手術,為了治療楊川輝的耳朵上的血管瘤,父母幾近散盡家產,也準備放棄治療。直到小學五年級,台中慈濟醫院的簡守信醫生一句:「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把孩子帶過來就好。」改變了他的一生。

據醫生敘述,手術刀落下,楊川輝的血液直接噴到天花板,護士只得不斷拿血袋進手術室,所幸經過這場有驚無險手術,血管瘤終於被根治。

「醫生說我身體內一半的血都換掉了,我的身上有很多很多人的愛心,所以要好好活著,未來做有意義的事情。」

 

國小發現運動天賦 稱霸帕拉國內外賽事

謹記簡醫生對他的叮嚀,楊川輝積極面對人生,課業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在運動場上更是大放異彩。

戶外活動也不須使用導盲杖,作為一名視障運動員,楊川輝的定向能力相當出色,在操場上能精準判斷何時進入彎道,跳遠前的助跑也總能跑得筆直。

選手之路始於國小,當時六年級的楊川輝經老師鼓勵參加了身心障礙全國賽,拿下田徑項目的一金一銅。「全國冠軍」的名聲響亮,一進國中,田徑教練就找上了他。

「教練那時不知道我視力那麼差,還跟我說我說不定跑一跑血液循環變好,就能看得到了。」加入校隊與一般生一起訓練,楊川輝這一跑便是十多年,期間獲得亞帕運及世界盃的金牌,甚至在雙腳皆扭傷的劣勢下,跳破了亞洲帕拉林匹克的跳遠紀錄。
 

IMG_20211008_102150
(楊川輝在賽場上奮力練習。)

運動不僅成為楊川輝人生中亮眼的篇章,還引領他遇見了摯愛。大學時加入田徑隊,楊川輝認識了太太吳佩慈,兩人同樣喜歡運動和美食,可說是志趣相投。每當投入多場國內外賽事,太太便是他的定心丸,不僅在一旁加油打氣,還會提供他建議。
 

IMG_0061
(太太吳珮慈是楊川輝最溫暖的後盾。)

遇見對的人,兩人在二十多歲的年紀便決定踏入婚姻。


「被教練發現我在當按摩師,我從來沒那麼丟臉過。」

「選手的收入不穩定,獎金也比一般人少。教練跟我說要娶老婆至少要一份穩定工作,所以當時我決定比完里約帕運就要退休了。」2016年楊川輝準備和妻子步入禮堂,為了擁有穩定的生活,他決定退役,進入職場。

就讀社工系研究所,楊川輝原先想要做一名社工。然而碩士畢業必須通過實習課,沒有機構願意錄用全盲的他,同時教授認為社工需要外訪各種個案,擔心楊川輝遭遇危險會無法及時自保,建議他另謀出路。

面對重重考驗楊川輝決定休學,雖從沒想過成為一名按摩師,現實的殘酷卻令他不得不低頭。

「教練有次打電話給我,說看到我在按摩店外招攬客人,我內心覺得很丟臉,自己讀到研究所,是世界盃金牌、亞運金牌,還是帕運國手,怎麼會在這裡當按摩師?」考上按摩師執照對他來說並不難,反倒心中的氣餒成為了他難以跨越的坎。

「你工作穩定了,國家也沒有新選手,要不要回來比賽?如果有得名就當賺點零用錢。」在視障按摩室工作一年多,2018亞帕運前,教練的一句話將楊川輝帶回到田徑場。為了自由安排比賽和工作時間,他決定自己創立一間按摩工作室。

「我們開工作室就只是想維持基本的生活,然後拚夢想,所以才會繼續待在(按摩)這一行。」吳珮慈一席話透露出兩人當時在生計和夢想間掙扎的無奈。

 

「視障」按摩變「運動」按摩 從工作中找到價值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也沒什麼本錢,就找了一個單行道旁的店面,曝光率很低,開三年了還有人問我們是剛開嗎?」創業之路艱辛,「國手之手」成立之初每個月只有幾千元入袋,連房租都無法負擔,家中經濟端靠太太當健身教練的收入,以及先前比賽存下的老本。

「國中時爸媽為了讓我領到多一點奪牌獎金,毅然決然把我的戶籍從台南遷到台北,讓我被教練說是『養老鼠咬布袋』。小時候我覺得很不滿,直到成家之後經濟不穩定,才領悟到當初爸媽的用心。」幸好有先前的比賽獎金,讓夫妻倆得以撐過那段艱難的時期。

2018年,吳珮慈辭職在家待產,這才發現工作室有多冷清,她開始積極經營粉絲專頁,為「國手之手」帶來了轉機。

「粉絲專頁成立一陣子,慢慢吸引了一些路跑團來消費,老大出生之後又有更多運動圈的客人來,在幫他們按摩放鬆的同時,大家還可以一起聊運動。」工作室的定位從「視障按摩」轉為「運動按摩」,夫妻倆各自發揮所長,一人負責替客人按摩放鬆,一人教授健身知識,累積了一批喜愛運動的老主顧。
 

DSCF5037
(位於台中的「國手之手」運動按摩工作室。)

「前陣子川輝跟我說覺得做這份工作做得很開心,因為會認識到很多志同道合、喜歡運動的人,也可以幫助到別人。」見丈夫享受於工作,吳珮慈感到相當欣慰。

「要先接受自己,才有機會去改變。」楊川輝將賽場上的熱情轉而投入按摩工作,用另一種方式延續對運動的熱愛。
 


以東京帕運作為最後一役,接下來還有回歸賽場的可能嗎?楊川輝答道:「就算不比國際賽,我也不會放棄運動,想要參加一些國內的小型比賽,或是和老婆一起跑馬拉松。」對現階段的他來說,爭取獎牌已不是生命中的首要任務,想著太太腹中即將出生的老三,專心經營工作室似乎是「CP值」較高的選擇。

親身走一遭,對於台灣帕運選手的相關制度,楊川輝頗有心得......

 

延伸閱讀:給你1000萬 你願意蒙眼跳遠嗎?楊川輝專訪2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10.14 NO. 416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