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翠倫已投身志工服務逾十年,一周七天裡,她有六天的時間都在做志工服務。

無論是辦公室內的行政志工,抑或是陪伴高風險家庭的服務夥伴,她都全力以赴。上課進修、閱讀相關書籍,她以面對職場的態度做志工。

1100419志工訪談-7

文|許可晴 攝影|蔡佳真

 

「來喔!先幫妳量一下體溫。」范翠倫穿著志工背心,雖然口罩擋住了表情,依舊能從她的笑眼裡感受到一股親切。

周一到周六都排滿各種志工服務的她,在伊甸轄下單位前前後後已經待了十年。時光匆匆,范翠倫說最初來這兒時認識的三位社工,早已從社會新鮮人變成了媽媽,她笑道:「我好像是看著她們長大。」

工作難找 那就先做志工吧!

說起志工服務的起點,范翠倫原先其實是打算找工作的。

當時的她正結束圍繞著孩子打轉的育兒生活,終於能夠再次踏入職場。然而,與她回歸職場的渴望相反,鄉下的工作機會稀少,令她苦惱不已。

某天她例行性地開啟求職網站,一則志工招募的相關訊息映入眼簾。「我爸年紀那麼大,都當志工當得嚇嚇叫了,我就想說為什麼大家都要等到退休才當志工呢?為什麼我40幾歲不能當志工?」范翠倫念頭一轉,既然找不到工作機會,何不去應徵志工?

「其實這幾年我在伊甸是出出入入。」依舊期望踏入職場,這十年間范翠倫在工作和志工服務間來回,直到前年底才穩定回來彰化婦女中心服務。

1100419志工訪談-13
(范翠倫每周兩天固定到田中區婦女中心做志工。)

1100419志工訪談-9
(志工服務讓范翠倫交到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做婦女相關的服務,我覺得這裡的社工講話都好溫柔,其他志工們也都很好相處。」范翠倫稱自己是一個急性子的人,來到婦女中心服務後學會了放慢步調,個性也柔和了起來。 

出生在單親家庭又是獨生女,范翠倫坦承自己很嚮往能擁有姊妹淘,而在婦女中心當志工,恰巧圓了她的從小到大的願望。起初來到婦女中心時,由於志工們的服務時間多半錯開,范翠倫跟其他志工伙伴並不熟,後來是參加了志工劇團的排練課程,她才得以認識一群同樣熱心公益的好姊妹。
1100419志工訪談-31
(婦女中心舉辦的劇團課程讓志工們認識彼此。)

「演戲時大家飾演不同的角色,有人演兒子;有人演媽媽,所以我們平常打招呼會直接叫阿母、兒子。」從范翠倫帶著笑意的口吻中,不難看出志工間的好感情。
 

周六也上工 將愛送入高風險家庭 

原先以為范翠倫只有在婦女中心做志工,一問才得知她周一到周六都在不同的單位做志工服務。
平時的興趣是閱讀,范翠倫並無自我侷限閱讀的類型,最近則看比較多特殊兒童發展及心理諮商的相關書籍。。

週六下午是范翠倫擔任家庭服務夥伴的日子,這項志工服務需要先參與相關培圳課程,並藉由每周一次的訪視,陪伴高風險家庭找出問題改變處境。而范翠倫近期大量閱讀兒童發展的相關書籍,就是為了更加了解服務對象,幫助需要的孩子好好長大。

「其實只要家長改變了,孩子多半也會改變的。」今年已經是范翠倫擔任家庭服務夥伴的第三年了,期間陪伴了兩個家庭成長。她坦言有時會深感挫折,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改變」並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發生。

「要告訴自己不能氣餒太久,要用優勢觀點去看家庭,不能只看缺點,要鼓勵他,讓他們有動力去改變!」范翠倫肯定「陪伴」的力量,她相信投入時間和精力,便能為這些家庭帶來強大的支持。

范翠倫的母親於自己六歲時去世,她是由祖母帶大的。出生於單親、隔代教養家庭。因此無論是遇見婦女中心活動中的單親孩子,抑或是擔任服務夥伴走進需要幫助的家庭時,她都特別能夠感同身受,常常想著:「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做。」希望能以一顆同理的心,帶給對方溫暖。

1100419志工訪談-3
(講起擔任家庭服務夥伴的所見所聞,范翠倫感到不捨。)

范翠倫說道,自己有時會想起先前陪伴過的家庭,擔心孩子是否有好好成長、父母是否有進步。如此全心全意投入志工服務,可見做志工對她來說並不是用來「殺時間」而已。

「我近期還想要去上長照的課。」范翠倫聊著近期的計畫。她打算考取照顧服務的相關證照,好投入與銀髮族相關的志工服務。

一周六天投入在志工服務,范翠倫仍想著「如何能貢獻更多」。帶著樂於服務的心,她繼續將愛灑向更多需要的人。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2021.6.7  NO. 412

    文章標籤

    志工 婦女 彰化

    全站熱搜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