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安妮從印尼來到台灣,成為了大眾口中的外籍移工。

當初只是為了工作賺錢,她並沒有想到會在台灣遇到真命天子,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有如此大的勇氣,遠嫁2800公里外的異鄉,落地生根成為台灣媳婦。

安妮回首在台的歲月,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夾雜台語,道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安妮的店於3月開幕
 

文|許可晴 攝影|蔡佳真

 

 

彰化的五月已邁入盛夏,員林火車站附近的一間印尼商店裡,安妮正為即將到來的回曆新年而忙碌著。

當天是母親節的隔日,而對於安妮來說,昨日跟先前的每個周日一樣,她依舊忙到半夜十二點,才開車駛上四十分鐘的返家路。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31
(安妮的店內掛著開幕祝賀聯。)


開幕不到兩個月,牆上寫著「安妮的店」的祝賀聯看起來還很新,這間屬於自己的店在她來台的第十五個年頭開幕,實現了她長久以來的夢想。

安妮一面介紹著穆斯林齋戒月的傳統,手中一面編著椰子葉。印尼人每逢新年必吃粽子,一樣是葉子包裹著糯米,概念似乎跟台灣粽有點像,但印尼的包粽方式卻比台灣繁複了許多。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29
(安妮示範印尼粽子的包法。)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33
(完成的印尼粽外殼,印尼人多數認為黃色葉子包成的粽子較好吃。)
 

安妮將兩條細長的椰子葉分別纏在左右手,還看不清她的手法,一個印尼粽外殼就完成了。我們以為包粽是她從小習得的手藝,沒想到竟是上個月才學會的。「我16歲就外出工作了啊,沒有機會學習怎麼包。」安妮若無其事地說道。

小小年紀出國工作,似乎對勞力輸出大國印尼來說並不是件稀奇的事。

 

憂被迫吃豬肉 好雇主讓她大鬆一口氣 

安妮原先在阿拉伯工作,22歲那年,在臺灣的親姐姐工作期滿,必須回到印尼重新辦理手續。聽到姐姐不斷稱讚台灣的原雇主,安妮決定從阿拉伯跳槽來台灣,接棒姊姊的工作。

「來台灣之前很擔心啊!」曾聽聞有些台灣雇主會強迫穆斯林吃豬肉,或是強制他們拿下頭巾,來台前安妮最擔心的是宗教差異所帶來的衝突。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40
(伊斯蘭教為印尼人的重要信仰,圖為穆斯林必讀之《古蘭經》。)
 

所幸,她所擔心的事一件都沒碰到。

「比起在阿拉伯,在台灣工作沒有被當作『傭人』的感覺。」在阿拉伯做家庭幫傭時,要等到雇主用完餐才可以上桌用餐,因此當台灣雇主邀她一同用餐時,安妮相當驚訝,同時也倍感窩心。

家中男、女主人是導遊,時常不在家,安妮平常的工作就是照顧家中的阿公和兩位年幼孩子,跟祖孫三人培養出了好感情。當年還在上幼兒園的弟弟現在已經是大學生了,至今仍與安妮保持著聯繫。

而回想起已故的阿公,安妮真心地說:「阿公真的很疼我。」
當初丈夫與自己交往時,幾乎每天都會到家中找阿公泡茶,阿公一聽對方比安妮大很多歲,連忙舉起反對旗,說安妮就像自己的女兒一樣,不願她被壞男人騙去。總使如此,阿公依舊尊重安妮的決定,也不忘叮嚀她如果受欺負的話一定要講。溫馨的一幕彷彿是昨日的事,阿公雖在前幾年去世,慈祥的模樣卻一直留在安妮的心裡。

 

最大膽的決定 漂洋過海成為台灣媳

談起阿公當年以為的「壞男人」,安妮的臉上掛上一抹害羞的微笑。

當年台北捷運正如火如荼擴建中,隨著軌道慢慢建成,一段跨國戀也正在萌芽。
身為捷運營建團隊一員的丈夫從彰化北漂至台北,恰巧居住在安妮對面的公寓內。每天下午安妮陪同阿公到樓下散步時,總會恰巧遇到對方下樓丟垃圾,兩人的緣分就此展開,並慢慢發展成朋友、戀人。「那時候他們工地也有印尼籍的移工,他都會故意把他們找來跟我聊天。」回憶起追求自己時丈夫使出的「小心機」,安妮至今仍覺得可愛。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43
(安妮燒了一手好菜,並透露當初與丈夫認識時,便是靠著辣炒小魚乾抓住他的胃。)

 

戀愛生活甜甜蜜蜜,沒想到才交往兩年丈夫便向她求婚,讓安妮嚇壞了。

「他老家在彰化,我們在台北,我怎麼能確定他真的沒結婚,或是有沒有小孩?我甚至從沒想過要嫁來台灣。」安妮一面說一面搖著手,完美還原了自己當時的惶恐。

身在異鄉,安妮還不是很了解台灣社會,加上丈夫又比自己年長十九歲,她害怕被騙,因此拒絕了對方的求婚。

 

看見安妮的擔憂,丈夫提議帶她回去彰化見家長,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去到他家,發現他真的沒有偷藏老婆和小孩,他的家庭很正常。」語畢,安妮大笑。現在想想,當年的憂慮全是多餘的。

 

終於點頭說出「我願意」,安妮帶著丈夫飛回印尼,準備告訴家人這個好消息。

「我媽媽當時非常不同意,她覺得女兒那麼小就出國工作,不願意我連出嫁都嫁那麼遠。」而看著女兒幸福的臉龐,媽媽最終退步,同意女兒嫁到台灣。

 

大讚台灣充滿希望 開店販售家鄉味

婚後,考量到房租和居住品質,丈夫一人留在台北工作,安妮則搬進位於彰化的婆家,不久後便迎來寶貝女兒的出生。

「剛來彰化很不習慣,我每天都在哭。」婆家位於彰化溪州,離市區有一段距離,連便利商店都要騎車十幾分鐘才能到,這對當時不會駕駛交通工具的安妮來說,簡直就是「與世隔絕」。

安妮如今能夠開著車出門工作,擁有自己的事業,這完全是靠她「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性格。問她如何習慣彰化的生活,安妮雙手一攤說道:「不然怎麼辦?」一句話聽起來雖無奈,卻能感受到她面對生活的堅強性格。

 

搬到彰化後安妮沒有甘於做一位家庭主婦,所幸有小姑協助幫忙照護女兒,她便空出時間為工作打拚。

「我幾乎什麼工作都做過。」印象最深刻的是曾在烈日下種植高速公路中央的花圃,安妮稱讚台灣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地方,只要願意一定有工作可以做。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9
(貨架上擺放著印尼道地的調味料。)

她現在當自己的老闆,平日做些便當小菜的生意,或去公家機關做翻譯,假日則來到這間新開幕的印尼小店。店內的貨架上擺著來自印尼的調味醬和零食,還有安妮自製的小菜。滿滿的家鄉味是在海外遊子思鄉時的最佳解藥,尤其現在正逢新冠疫情,許多移工朋友和新住民姊妹無法回鄉探親,唯一能緩解鄉愁的大概就剩下食物了。
 

「會開這間店真的是緣分。」安妮與印尼朋友們尋找多年,今年初終於在市區找到一處租金便宜的透天老屋,可作為穆斯林的祈禱室。房子租下後,二、三樓作為祈禱室使用,友人見一樓空著,紛紛建議安妮開間店。
 

1100510新住民安妮採訪-39
(店家的三樓是祈禱室,場地租金全靠穆斯林朋友的樂捐。)

「其實我一直都想開一間印尼店,但當初很猶豫,因為我先生去年剛過世,我想說自己幹嘛還出來工作……」丈夫因病過世,對她無疑是極大的打擊,且平日的工作也夠忙了,安妮並無心開店,但長久以來想要開間印尼商店的願望卻迴盪在心裡,遲遲無法散去。

「我問我女兒:『如果媽媽要開店,周末沒辦法陪妳,妳可以接受嗎?』如果她可以接受,我就開,如果她不願意,我就放棄。」心中猶豫著,安妮把決定權交給女兒,以孩子的感受做為主要考量。

「妳去開店沒關係,我周末也可以跟妳一起去店裡啊!」女兒「阿莎力」的回應。有了孩子的鼓勵,安妮漸漸走出喪夫的陰霾,投身經營夢想中的印尼商店。

 

超級媽媽v.s.個性女兒 「只希望妳有顆善良的心」

「她最近進入叛逆期,幾乎每天都跟我吵架。」安妮為叛逆期的女兒煩惱著,直稱女兒還算乖巧,但就是說話有點直。

俗話說:「女兒是父母的貼心小棉襖。」而安妮的這件「小棉襖」似乎非常有個性。

雖然婚後住在台灣,安妮還是希望孩子能夠學點印尼語,多多少少了解印尼的文化,沒想到女兒不配合,讓她只好使出「特殊手段」。

「她小時候我想要讓她學印尼語,但她不願意,所以我去警局做翻譯的時候就帶著她,結束後還故意帶她去提款機領錢,跟她炫耀:『妳看,媽媽只是去講幾句話就有這麼多錢。』她後來可能被金錢誘惑,就主動學印尼語。」安妮自豪著自己的聰明才智,一個舉動不僅讓孩子看到媽媽在職場上的風光模樣,還讓女兒就此願意學習印尼語。

安妮想到去年參加新住民聚會時,女兒也拒絕跟她一同參與,於是當時就撂下狠話:「你不陪媽媽一起去的話,你以後有什麼活動,媽媽也不陪你去!」女兒一聽覺得有理,便與媽媽一同參加聚會,結束後還要求安妮下次再帶自己去。

女兒現在國小五年級,開始了補習的生活,安妮連忙澄清:「我沒有叫她去,是她自己要求的。」安妮口中的台灣什麼都好,就是成績至上的教育環境讓她有些不認同,認為這會造成孩子過多的壓力。孩子擔憂自己的成績不夠好,但安妮從不在乎女兒的成績,只希望孩子能夠有顆善良的心,克服世上的紛紛擾擾。

 

 

也許是因為相信「善良」的力量,安妮總是透露出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泰然自若。

「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不習慣的了啦。」問她在台灣還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安妮搖搖頭,唯一的不習慣大概只剩台灣的辣椒醬不夠辣而已。

一面回憶著過去,安妮笑道:「我都覺得自己當初怎麼那麼勇敢!」

在異鄉打拚並不全然是件浪漫的事,挺過思鄉的憂愁,迎面而來的又是生活上的大小考驗,而看著安妮那燦爛的笑容,相信任何困難都無法打倒她。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5.17    411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