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照片

(圖說:李家同照片。)

文|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台北商業大學榮譽教授 李家同       圖片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上週巴西警察突擊了一個貧民窟,造成28人死亡,其中有些還是孩子。這種事件在巴西是經常會發生的,首先我們要知道,巴西有很多的貧民窟。據統計,巴西有6%的人民是住在貧民窟裡,在里約熱內盧有大約1000個貧民窟。貧民窟中,很多是沒有自來水和電力的,而且很多貧民窟是與犯罪有密切關係的。

 

        巴西有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巴西政府知道有些貧民窟內部藏汙納垢,因此會掃蕩這些貧民窟,有時甚至會出動裝甲車和直升機來攻擊貧民窟。其結果當然會使那個貧民窟變成空無一人,但是毒梟依然存在,而且會散布到各地去。

 

        巴西是一個相當沒有公義的國家,貧富不均問題相當嚴重,很多當地的土著是最受欺壓的,有的土著還被迫成為奴工,替富人做工,但是得到的報酬極少。

 

        巴西另外一個特徵是警察相當兇殘,在里約熱內盧,每一天平均警察會殺死6個人。為什麼巴西警察會如此兇殘?有一個歷史上的原因,1808年葡萄牙國王João六世建立了巴西的警察制度,當時這些警察都有軍人身分,所以巴西警察一直是相當可怕的。

 

    1994年巴西發生過一個震驚全世界的醜聞,警察無緣無故地殺死在街上的流浪兒童。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在殺害的過程中,還是有目擊者,所以最後還是破了案。我當時也就寫了一則故事,叫做<胎記>,收錄在<讓高牆倒下吧>。我認為巴西應該注重公義,但是公義一定要建築在博愛之上,因為沒有博愛的公義,不是真正的公義,會造成更大的仇恨。我寫的<胎記>就是在設法說出我的想法。

 

 

胎記

 

文|李家同

 

  夜已深,小約瑟從他骯髒的背包裡找出了他的十字架,親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穌,喃喃地說:「耶穌,我仍是個好孩子,保佑我平安地渡過這一夜,不要讓壞人來殺我。」

 

  小約瑟是個巴西首都里約熱內盧的流浪兒童,在里約熱內盧,成千上萬的兒童無家可歸,流浪在外,晚上他們都睡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

 

  為什麼小約瑟會有如此奇特的祈禱文?因為殺流浪兒童已是巴西的一種風氣,孩子如果一個人睡在某一個大廈旁邊,常會被人開槍打死。在巴西,根據1991年的官方統計,一年內有一千五百位流浪兒童被暗殺。

 

  大約清晨一時,小約瑟睡覺的街道上已靜到了極點,忽然一輛汽車急馳而至,三位蒙面的人拿了自動武器向這些孩子掃射,五十名孩子中彈,十三位當場死亡,小約瑟奇蹟似地逃過一劫,他一個本能是去找他的十字架,他隔壁的同伴也在找他們珍藏的十字架。就因為這些動作,兇手發現他們仍然活著,將他們拖上了汽車,在幾里路以外,他們被推出了車子,在那裡被槍殺,而屍首也留在那裡。

 

  天網恢恢,一名清道夫目睹整個大屠殺的經過。他沒有看清楚車子號碼,可是卻認出了車型,由於車子是外國車,而且很少人開,警方很快地找到了三位嫌疑犯,他們其中之一有這種車子,清晨一點多,他們在丟棄小約瑟的地方走進了一家酒吧,在酒吧裡大聲喧譁,好像在舉行什麼慶功宴,酒保將他們認得一清二楚。不僅此也,小約瑟的十字架仍留在車子裡面,上面有小約瑟的指印。證據太充分,他們只好承認了。

 

  這三位兇手都是巴西的特種警察。非常古怪而又殘忍的一批人。

 

  雖然全世界輿論大譁,紛紛譴責這三位特種警察的罪行,特種警察總監卻替他辯護,他暗示流浪兒童已是治安的毒瘤,警察的行為多多少少有一些替天行道的意義。對很多巴西的有錢人而言,他們同意警察總監的想法,他們只希望里約熱內盧光亮乾淨,至於孩子們為何流浪,他們無心過問。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孩子肯離家流浪。

 

  警察總監的太太就是一位典型對流浪兒童漠不關心的人,她們全家住在一座大廈的第五十層,公寓裡安靜而舒服,她無法想像露宿街頭是怎麼一回事。她的兒子每天由一位警察開車送去上學,很少看到和他年紀相同的流浪兒童。

 

  在警察總監發表電視談話的第二天,總監夫人收到一封限時信,信裡是這樣寫的:

 

  「夫人,妳的兒子血型是A型,妳不妨打電話去他出生的醫院去查查看,究竟他出生時登記的是什麼血型?」

 

  夫人立刻打電話去查,醫院一聽是她打電話來,趕快用電腦查詢,查出來卻是B型。

 

  雖然夫人對這個新來的資訊頗為納悶,她決定暫時不理它,她的兒子很像她,也像他爸爸,應該不會弄錯了吧。

 

  可是她又收到了一封信:

 

  「夫人,妳的兒子是沒有胎記的,可是妳不妨去查查出生記錄,看看當時右手腕內面有沒有胎記的記錄。」

 

  夫人趕快打電話去問,意想不到的是:孩子出生時,在右手腕的內面的確有一個胎記。

 

  夫人幾乎六神無主了,她還不敢告訴她丈夫。可是第三封信接踵而至:

 

  「夫人:我們窮人是常常換孩子的,我的哥哥將他才生下的兒子和妳的兒子掉了包,這也不能怪他,他太窮了。

 

  我哥哥和嫂嫂一直對妳的兒子很好,嫂嫂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遺憾的是:他們都病死了,要是有一點錢的話,他們應該仍活著的,可是他們始終沒有看過任何的醫生。現在妳的孩子已是街上的流浪兒童,誰也不知道他在那裡。

 

  我曾想去找他,可是人海茫茫,叫我到那裡去找?何況我自己也是個窮光蛋,找到了又怎麼樣呢?」

 

  這一下,夫人決定立刻告訴她的丈夫。

 

  警察總監下令全市的警察在首都各地展開搜尋,他們奉命要找年齡十三左右,右手腕內面有胎記的男性流浪兒童。

 

  警察並不知道為什麼要找這麼一位小孩子,他們以為要找一位罪犯,所以找的時候當然也是粗魯之至。可是他們居然找到了兩位有這種胎記的男孩子。

 

  警察總監親自出來看這兩個孩子,孩子恐懼之至,他們以為這次一定是死定了。而警察總監呢?他看到這兩位又瘦又髒又無教養的孩子,他的直覺反應是「我的天啊!這怎麼會是我旳兒子?」

 

  就在警察總監猶豫不決的時候,他的部下說有人堅持要請他聽電話,電話裡對方告訴他應該去查一下紀錄,有一位被警察拖上車打死而棄屍的孩子,大約十三歲,男性而且右手腕內面有個胎記。

 

  警察總監當場昏了過去,醒來以後,他已神經錯亂,看到男孩子,他就會去抱,口中唸著:「我的兒子」,他當然只好退休了。

 

  總監夫人倒很鎮靜,她將這兩個孩子送進了一個收容所,對她現在的兒子,仍然視同己出,絲毫沒有改變態度,不僅此也,她也投入救援流浪兒童的工作,每天都為這些可憐的孩子盡心盡力。

 

  兩個月以後,總監夫人又收到一封信。

 

  「夫人:我們沒有偷換妳的兒子,妳可以放心。

 

  我是個電腦專家,我幾乎可以侵入任何一家電腦,也幾乎有能力修改任何的資料,妳兒子的資料,被我改過了。

 

  妳不妨去查當年存入磁帶的資料,我無法更改那些資料,妳會發現妳的兒子血是A型,也無胎記。

 

  我的一位朋友看到了被殺孩子的資料,又看到妳丈夫在電視上的談話,我們決定讓他嘗嘗自己孩子被殺的滋味。我們看到他瘋了,也很難過。

 

  我們對你救援流浪兒童的善行甚為欽佩,因此決定告訴你事實真相。」

 

  總監夫人看完了信,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可是她並不太激動。已是夜間,她走到了陽台上,她知道樓下的街上,很多孩子沒有爸爸媽媽的照顧,而且還要擔心有人會來殺害他們,放鬆了信,信在夜晚中,緩緩地從五十層高樓上飄了下去。

 

  總監夫人找到了一個十字架,親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穌,祈禱說:「耶穌求你保佑在街上睡覺的我的孩子們,他們如果做了壞事,也不能怪他們,無論如何,至少不要讓任何人殺害他們,也求你保佑我身體健康,讓我明天能繼續去為我的孩子們服務。阿門!」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