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恩語-劉民和牧師2  語音版

 

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

(路加福音22章32節)

來賓:劉民和牧師

主持:詹慶臨                                                                         

音樂/錄音:李繼吾

刊頭版型設計:蘇麗華

刊頭圖片來源:pixabay

image

(圖說)劉民和牧師年少時為了想得到黑社會的肯定,15歲就正式加入幫派,開始過著流氓的生活。(攝影/何維綱)

 

臨:各位聽眾您好,我是慶臨,今天雲端恩語的特別來賓是劉民和牧師,劉牧師您好。

劉:聽眾朋友好,慶臨你好。

臨:劉民和牧師是台灣晨曦會創辦人,也是伊甸基金會的董事,劉牧師,您是香港人,父母親從大陸逃難到香港,在香港有一段顛沛流離的生活,走過時代的動亂,談談您的少年生活。

 

好狠鬥狠的年少 毒海翻騰

劉:我小時候生在調景嶺難民營,那是一個很困苦而且複雜的環境,少年的時候因為很好奇嘛,也無知,就加入了黑社會,和一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偷啊,騙啊,恐嚇勒索,什麼都來,到了最後,我覺得這種生活還不夠刺激,我想得到黑社會幫派的肯定,我在15歲就正式加入,什麼叫正式加入呢?就是殺雞頭拜關帝,以血為盟,一加入以後,我就開始過著流氓的生活。

臨:哇,我常在香港電影裡,可以看到很多警匪大戰的情節,各樣犯罪手法,讓人心驚膽戰,尤其是黑社會的黑暗面,黑吃黑、黑白不分等暴力鬥狠的劇情,這些過程劉牧師你都經歷過嗎?

劉:是的,全世界都有同一種流氓教育:那就是大哥被殺了,小弟要替大哥報仇;大哥有罪,小弟也為大哥頂罪。

臨:那小弟是不是比較倒霉?

劉:其實不是的,我們很樂意這麼做,為什麼呢?因為將來會成為大哥,呵呵呵。

臨:是哦,原來這也算是一種考核,通過就可以升官做大哥了。

劉:而且流氓教育還有一種特色,就是夠義氣,不能出賣老大,背叛老大。另外,在當時香港黑社會也有一種講法,那就是---要嘛就不要出來混,要出來混就要混得像個老大」、「不吸毒不像老大」。當時,我為了想要混個老大的名號,也得到黑道的認同,為了要「像個老大」,我也開始吸了第一口嗎啡,從此走上吸毒的不歸路。

臨:哇!不吸毒不像老大,所以你就吸了第一口毒,那時有沒有像老大的感覺嗎?

劉:吸一口不會馬上變老大,但是希望能慢慢變老大!進入毒品的誘惑實在令人無法想像,因為你一吸了,就愈吸愈深,劑量愈來愈多,那麼出來混,還要打架,還要找錢,到了最後還要販賣哩!我曾經跟黑社會的人打架被人家綁起來,被打到肋骨斷了,手也斷了,腳筋沒有割,但他們用玻璃瓶打碎了,然後割我的腳,幾乎瀕臨死亡;但是我的母親勸告過我,她說:「不要再吸毒了,吸毒沒有辦法幫助我們的!」可是我沒有聽啊!就這樣一直混下去。

臨:我想,那時你真正的大哥應該是「毒品」才對,因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沒有毒品,為了拿到毒品,可以做任何事情。也為了江湖道義要保護真正老大,可以不惜犧牲生命,所以劉民和牧師今天可以在我身邊接受訪談,真是命大,這條命是撿回來的,我相信這當中一定有特別的保守。劉牧師,當你在江湖浪裡來、浪裡去、毒裡來、毒裡去的時候,你的家人在哪裡?

劉:我的家人依然住在調景嶺,那時我的父親非常難過憤怒,把我趕出家門,登報和我脫離父子關係。

臨:登報作廢?!

 

母親的淚光禱聲 浪子回頭

劉:我的母親就更加痛苦,因為她是虔誠的傳道人,常常為我禱告,我又不聽,我的母親就一邊流淚,一邊呼喚我。那時有人說:「唉呀!吸毒的人沒有親情的。」這話只說對了一半。

臨:哦?這話怎麼說呢?

劉:因為毒癮一來,我們有親情,卻活不出親情。

臨:母親是傳道,你卻是在混黑道,讓母親這位傳道人很難做人。你的情況為母親的傳道工作帶來怎麼樣的影響呢?

劉:哦,我母親在傳道時被人家在背後罵,說:「傳教士!妳不要再傳耶穌了,如果妳真的要傳,先向妳那個吸毒的兒子傳吧!」我吸毒對母親的傳道工作負面的影響很大。

臨:哦!這句話很「毒」哦!

劉:嗯!當時我的母親真的很痛苦。

臨:可是感謝主,你母親還是不放棄你,還是不斷為你禱告,她為你禱告多少年呢?

劉:我吸毒十年,她就為我禱告十年,但是呢,她的禱告我都沒有聽進去,她還是不放棄我,呼天喊地為我禱告,她說:「神啊,祢要救這個浪子,神啊!祢能夠救這個浪子,我求祢救這個浪子。」

image

(圖說)劉牧師(母親懷中的嬰孩)與家人。(照片/劉民和提供)

 

臨:嗯!尤其當你被人打傷昏迷住院時,她仍是去探望你。父親氣憤得和你斷絕父子關係,母親卻一直去探望你。後來您怎麼會去晨曦會戒毒的呢?

劉:那時我幾乎被人打死了嘛,但她依然跪在我的床邊不斷為我禱告,她說了一句話很影響我,她說:「孩子,不要一直想去報仇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恨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愛才能夠彌補,媽媽愛你,」最後她又說:「耶穌也愛你!」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我以為我信了耶穌,其實我一點也不認識耶穌,後來我的母親把我帶到香港晨曦會戒毒中心戒毒,我真在那裡戒毒,就真正悔改,也戒毒成功。之後,主呼召我要回頭堅固我的弟兄,祂幫助我不吸毒了,我也要用福音幫助別人戒毒。

臨:哦,幫助別人戒毒,要怎麼做呢?你從黑道洗手不幹,要再得到社會的接納就已經很困難了,對不對?別人都會用有色的眼光來看你,那你又要如何自己先堅立起來,又要回頭堅固你的弟兄,拉他們一把呢?

劉:所以嘛,我就在晨曦會信了主,好好鍛鍊身體呀,平靜心靈呀,最重要的是我開始了穩定的禱告讀經的生活。我改變了我的意志,在戒毒成功後,我決定以自己的心路歷程,幫助成癮者珍惜生命,跟毒品對抗。我在香港晨曦會工作了七年,並被派去美國戒毒中心受訓七個月,這已經是30多年前的事了。

臨:這樣的轉變真是天差地別,您剛才提到鍛鍊身體,這次的鍛鍊身體不是為了報仇,而是要服事主,幫助別人戒毒。您又是在怎樣的情況下來台灣成立福音戒毒中心的?

劉:那時候我認識了台灣的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總幹事林治平教授,他邀請我在1983年第二屆的青宣大會講見證,講完見證,他很感動,覺得台灣很需要有人來推動福音戒毒工作,問我晨曦會有可能派人來台灣推動福音戒毒工作?後來我和我的牧師談,他就差派我來台灣,就開始了這樣的工作。

 

帶著新婚妻子來台  助人戒毒

臨:您當初回到香港不久就結婚了,接著就帶妻子來台灣來成立晨曦會,能得到妻子的認同與支持是很重要。萬事起頭難,您在台灣的福音戒毒工作是怎麼開始的呢?

劉:哦,我們在香港結婚10天就被差派來台灣工作了嘛,那時候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林治平教授就提供我們一個房子,我們住在那裡,接著到教會等地方講見證,告訴大家我們要開始福音戒毒的工作。那時候世界展望會的會長莊文生就用金錢支持,我們就開始戒毒的工作。

臨:劉牧師的工作也得到劉俠姐的鼓勵,她非常地支持,在這裡先作個預告,在下期雲端恩語將為大家分享劉民和牧師拜訪劉俠姐的過程,後來劉姐還邀請劉牧師擔任伊甸基金會董事。可以談談福音戒毒與一般戒毒有什麼不一樣呢?

image

(圖說)浪子回頭後,來台灣成立戒毒中心,2000年開始擔任伊甸基金會的董事,投入身心障礙朋友的關懷工作。(攝影/何維綱)

 

劉:其實大部份都一樣,有課程教導、有人陪伴安慰,陪他們出法庭。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們有福音來幫助他們,教導他們認識福音、接受福音、讀聖經;最重要的是改變他們的心態,改變他們的生命,讓他們不再接觸吸毒的人,而是和很多教會的弟兄姐妹相處,在這個程中讓他們逐漸改變。

臨:我想毒品給人帶來的傷害不僅是身體,更重要的是心靈,真正的喜樂並不在於一生平安無事的度過,而是在錯誤和患難、犯罪之後,能重新站起,為生命負責任。這些朋友因著福音帶來改變,有了新造的生命,但是戒毒的過程常是反反覆覆的,還要敵擋不斷的誘惑、纏累,過程中你們是怎麼幫助他們的呢?

劉:我們有個別輔導,去理解他的狀況,戒毒者心中會有很多的恐懼,他們的生活像吃呀、穿呀、工作啊、還有前途啊、交朋友啊、經濟啊種種問題,都需要我們一路的陪伴他們,教導聖經,探討人生問題。他們認識神多了,身體健康,以後價值觀、人生觀就不一樣了,他們逐漸懂得面對這些恐懼憂慮, 願意把這些事情都交在神的手中。然後也一步一步訓練他們成為幫助別人的同工,既然要幫助別人一定要自己先接受裝備; 幫助別人的同時,就不斷的在改變自己。

臨:劉牧師可以說是戒毒朋友的父兄,甚至是像褓姆一樣,去關心他們、照顧他們、陪伴他們,而且您還要去募款,分享福音戒毒的異象,這些工作都怎麼進行呢?

劉:在剛開始的時候,有教會聽到我們在進行福音戒毒工作,就邀請我們去分享神的大能,神怎麼幫助我們,怎麼去改變這些戒毒的朋友。他們住在中心戒毒要一年半的時間,我們都沒有收一毛錢,是憑著愛心、信心去做的, 他們聽了都很感動 ,甚至有的家人、孩子也吸上了毒品,也尋求福音戒毒的幫助,教會的弟兄姊妹們都來支持我們這樣的工作,慢慢地茁壯。

image

(圖說)兄弟們放下纏累我們的罪,一起向天上真正的天父「老大」禱告。(照片晨曦會提供)

 

臨:來台灣福音戒毒也30多年了嘛!

劉:37年。

海外戒毒工作 國民外交

臨:嗯,37年了,你們一再宣導「戒毒要先戒心毒」,這個輔導概念很重要,晨曦會現在的服務據點有哪些呢?

劉:在台灣,苗栗有三處,還有台南、田中、三義、高雄、屏東、台東,需要戒毒服務的人有男的、有女的、有老年人、有青少年、有兒童各種年齡層。

臨:年紀最小的是幾歲呢?

劉:曾經來我們這裡福音戒毒年紀最小的是11歲,吸安非他命的。

臨:他是在校園裡被誘拐的嗎?

劉:他不是在校園,是在外面跟一群大哥哥玩,大哥哥們就問他你有沒有錢嗎?他說有啊!他很好奇嘛,問他好不好吸?他就說好吸哇,他是單親的背景,受到誘惑,希望得到別人肯定,他就嘗試了,吸上了就很難戒。

臨:他大概是花了多少時間才戒掉的?

劉:他到我們中心,至少要住一年半的時間,他也是單親,戒完就回到學校復學。

臨:現在毒品侵入校園,化身成不同的樣式,什麼奶茶包、咖啡包、糖果、巧克力等,老師常教小朋友人家給你來路不明的東西都不要輕易嘗試。

劉:是啊,非常可怕,這是種毒文化!

臨:是啊,無孔不入。

image

(圖說)晨曦會戒毒村,打掃也是鍛鍊身體,加上讀書、看聖經、聚會規律的生活有助於掃除心毒。(照片晨曦會提供)

 

臨:那年紀最大的戒毒者是幾歲呢?

劉:哦,在我們那邊最大的有70多歲。

臨:他吸毒很久了?

劉:很久了,他是老煙毒,也坐過牢,所謂的老煙毒大多是吸海洛英、白粉的那種。

臨:台灣晨曦會服務團隊與服務過的人數大約有多少人呢?

劉:我們從開始到現在大概服務了三、四千人,全部算起來有六千多位。

臨:哇!六千多位來晨曦會求助,平均每年輔導戒毒的個案超過上百人了。

劉:有的,我們有七個戒毒所,分佈在18個縣市。

臨:那在海外晨曦會還在哪些國家設置戒毒所?

劉:我們有到金三角、泰國、緬甸、中國大陸、加拿大、還有英國。

臨:這也是為台灣做了很好的國民外交,生命是無價的,這樣的幫助比有形的金錢邦交更有意義呢!

 

image

(圖說)劉牧師與晨曦會同工一起努力助人戒毒,邁向新生命。(照片晨曦會提供)

 

劉:的確是!一人吸毒全家受害,造成社會不得安寧;一人戒毒全家都快樂,減少社會成本;而且呢戒毒成功後又去幫助別人戒毒,增加社會資源,這是雙贏呀,這是非常值得投入的工作。

臨:這不僅是雙贏,也是雙福,福利與福音。

劉:是的,是的。

臨:也把上帝信仰的力量帶進去。剛剛劉牧師說戒毒要先戒心毒,一個人心裡孤單恐懼,是會讓人走入死胡同,而在信仰當中找到信仰的力量,生命的定位,會幫我們重新領受生命的意義。神的聖潔會將我們內在的苦楚、內在的罪揭發出來,迫使我們勇於與罪爭戰。

劉:而且引導我們,讓我們能實際走上戒毒成功的路,還能幫助別人。

臨:這條路走來很艱辛,需要我們不斷的陪伴,不管是在精神上,或是在金錢上的支助。劉牧師也在伊甸擔任董事,幫助我們一些身心障礙的朋友,他們有時也會在毒品的引誘之下走錯了路,也希望藉著福音戒毒來幫助他們。劉牧師,讓我們一起來為聽眾朋友禱告,好嗎?

劉:好的

 

禱告:

劉:親愛的天父上帝,我們常常就好像聖經上面說的:「立志行善由得我,但行出來卻由不得我」,我們經常做一些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感謝天父成為我們的救主,生命的主宰,你的話語告訴我們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臨:親愛的天父上帝,求祢讓毒品不再殘害人類,幫助我們,尤其是青少年朋友不受迷惑,不落入試探,不以身來試毒,造成生命難以彌補的遺憾。求主給我們有智慧勇氣向毒品向惡事說不,而願意選擇正路,走在祢的光明平安裡。

劉:求主幫助我們跌倒能夠重新站起來,讓我們再次回到神的面前,倚靠你成為我們生命中更高的權能。讓我們不只自己更新得勝,也回頭堅固軟弱的朋友,拉他們一把,進入耶穌的平安中。我們如此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臨:阿們。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3.17    409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