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恩語-劉民和牧師 文字版

 

香港黑社會當然也有屬於它的流氓教育:「要就不要出來混,要出來混就要混得像個老大」、「不吸毒不像老大」。當時,我為了想要混個老大的名號,也為了要「像個老大」,嘗了人生中第一口嗎啡,從此走上吸毒的不歸路。

文 / 劉民和牧師

照片 /晨曦會提供

image

我是劉民和,在香港調景嶺出生,父親在逃難到香港前是大陸的望族之子,母親則是畢業於師範學院的讀書人,只是這樣的背景抵不過現實生活的煎熬,說起我的年少時代,實在是非常混亂。也許是年少無知,也許是成長中的叛逆,自13歲開始,我便在學校與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偷、騙、恐嚇、勒索,樣樣都來。之後,覺得生活還是不夠刺激,便在15歲那年加入香港黑社會,進入另一個好勇鬥狠的世界,這造成了我放蕩不羈、流氓耍狠的個性。

 

想成為老大 以身試毒

全世界都有同一種流氓教育:大哥被殺,小弟要替大哥報仇;大哥有罪,小弟要毫無理由替大哥承擔。香港黑社會當然也有屬於它的流氓教育:「要就不要出來混,要出來混就要混得像個老大」、「不吸毒不像老大」。當時,我為了想要混個老大的名號,也為了要「像個老大」,嚐了人生中第一口嗎啡,從此走上吸毒的不歸路。混黑道的那段日子裡,我曾被打壞眼睛、打碎腕骨、割傷腳筋,幾乎瀕臨死亡;雖然曾一度聽從母親的勸告考取台灣的逢甲學院,卻好景不長,很快又抵不住毒品的誘惑,為了買藥,偷、搶、騙無所不作。毒品的誘人之處,實在令人無法想像,只要嚐上一口,無論生理上的反應如何,都會讓你想再吸下一口、再增加服用劑量,愈陷愈深。

 

在這段黑暗的歲月中,母親無私的愛是我唯一的依靠。母親是虔誠的傳道人,當我在毒海中反復掙扎時,是母親一次次不放棄地向神祈禱,一聲聲流著淚將我喚回。有人說:「吸毒的人沒有親情。」這話只說對了一半,因為毒癮一來,使我們有親情卻活不出親情,有感情卻活不出感情;這種心境比沒有親情還要更加痛苦,正如我媽媽因為我受盡傷害,是我最深的歉疚。可是她始終沒有放棄我。「神啊,祢會救這個浪子吧!神啊,祢要救這個浪子啊!神啊,祢能救這個浪子的!」媽媽總是這麼真誠地為我呼求禱告。

 

image

圖說:母親是傳道人,為深陷黑道吸毒的兒子禱告10年,終於回轉。

 

母親懇切的禱告 浪子回頭

在我一生中,媽媽的禱告為我帶來極大的福份;也因為她的禱告,帶出了信心裡愛的見證。有一次,當我被人打傷住院時,昏迷中我仍然聽到媽媽的禱告:「神啊!祢不要讓這個孩子死掉啊!神啊,求祢救救這個孩子啊!」為了幫助我戒毒,她總是存著一個希望:神的話能感動我,可是我自認自己這麼壞,神怎麼可能會幫我?

後來,我終於進了香港晨曦會戒毒,神真的拯救了我。我不但戒了毒、信了主,也因著信,重整了生命中一切不討神喜悅的問題;甚至改掉了我過去養成的「流氓」生活形態與性情,走出黑暗,第一次看到人生的希望與未來。

從我15歲那時,年少懵懂且在錯誤心態誤導下,嘗試吸毒,自信滿滿的以為絕不會因此上癮,然而在吸下第一口後,心理上就已經上癮,由此掉入毒品的深淵。在經歷過多年生理、心理的痛苦折磨,我瞭解吸毒者的矛盾、軟弱,我也憐憫戒毒者的淚痕,當我從香港晨曦會戒毒中心成功地脫離毒癮的糾纏時,自由、重生的喜悅令人愉悅,我也立志回應上帝的呼召「回頭堅固弟兄」。在戒毒成功後,立誓以自己的心路歷程,幫助成癮者珍惜生命,跟毒品對抗。便在香港晨曦會工作了7年,並前去美國戒毒中心受訓7個月,回香港後由香港晨曦會陳保羅牧師差派來台灣成立晨曦會福音戒毒工作。

 

劉俠和林治平鼓勵成立 台灣分會

會來到台灣宣教有一緣由,在1983年,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總幹事林治平教授邀請我來台灣參加青宣大會,為福音戒毒見證。會後,林哥(即林治平教授)向我談到當前台灣吸毒問題及戒毒需要的急迫性,他當場力邀我來台灣,投入福音戒毒的工作。那時我也去探訪伊甸基金會的創辦人劉俠女士,我問了她一個問題,我說:「劉姐,我們是從事福音戒毒的事工,即靠着福音的大能,耶穌基督的救恩,和上帝的愛來幫助人戒毒的,依妳看我們可以從香港來台灣開始這樣的事工嗎?」當時,劉姐的回答就成為了我們很有鼓勵的開始,她說:「當然可以,你看我們伊甸不就是憑著愛心開始的嗎?你們就開始做吧!」當我回到香港,便把林哥的想法告訴晨曦會創辦人陳保羅牧師。經過不斷的禱告後,1984年9月21日,就在我和妻子麗明結婚後的第10天,陳牧師便差派我們以及江得力牧師一家五口來到台灣,開啟台灣晨曦會的福音戒毒聖工。

 

image

圖說:台灣的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總幹事林治平教授(中),邀請劉牧師(左)在1983年參加第二屆的青宣大會講見証,並來台灣推動福音戒毒。

 

工作期間,我憑著一股熱忱到勒戒所、婦職所及各個監獄安慰和鼓勵戒毒者或受刑人,並成立戒毒中心,完全免費的條件下收容戒毒朋友來中心戒治,實際開始與戒治者食宿在一起生活。因著台灣各教會的基督徒、社會人士大力支持這項工作,於1989年成立了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

 

早年我經常帶著晨曦會的戒毒弟兄禱告、讀聖經、運動、參與社區服務、到各中、小學反毒宣導,因著信仰的教導和規律的作息與活動,這些曾流連於聲色場所、賭場的江湖兄弟,以及慣於進出勒戒所和監獄的角頭老大,開始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步入社會的正軌。

真正的喜樂不在於一生平安無事的度過,而是在錯誤和患難之後,能重新站起,為生命負責任。當然戒毒之後這些「新造」的人也還有許多的脆弱與失敗,畢竟他們仍然稚嫩,需要時間成長。有時候一離開戒毒村後又會因為挫折和誘惑而走回老路、又再復吸,我總是一再的幫助他們回頭,這種失敗的例子也是屢見不鮮,也領人心痛;但是我仍執著地愛他們,也就是這份執著使工作中的挫折感能被信心及對生命的強烈盼望所取代。

 

image

圖說:陪伴戒毒朋友禱告讀經,劉民和牧師深刻感受到,福音戒毒真是可貴的恩典事奉。

 

一轉眼已37年,實在不得不讚嘆神奇妙的作為。回顧一路走來,全是生命成長的腳蹤,不但是屬靈爭戰的考驗,也體會到吸毒對全人破壞的嚴重性、戒毒對全人治療的需要,以及幫助戒毒弟兄全人康復的必須性。但是,在這全人康復的過程中,更讓我領受到的是:靈命導引的生命事奉。

在我傳道的年歲裡,無論是事奉神或是服事人,我都體悟到那是神藉著我們,在這世上完成祂的心意。所以當我事奉神、傳揚神的話時,那正是我與弟兄姊妹在建立一種關係的時候,也是在主裡體現耶穌基督復活生命力的時刻。

劉姐後來在89年4月1日邀請我加入第七屆伊甸的董事至今,晨曦會和和伊甸有所合作,幫助在毒品的引誘下走錯路的身心障礙的朋友。

 

image89

(圖說)伊甸基金會董事劉民和牧師最愛的手勢是一指向天:唯一的拯救來自天上的父神。(攝影/何維綱)

我是多麼渴望能夠幫助所有來過晨曦會的弟兄姊妹,都能單單信靠主耶穌基督。弟兄們在每堂聚會時,也都能觀察到我是怎樣地盡心竭力為主作見證,又是如何將見證活在生活裡,讓他們深刻體會到在基督裡的豐盛生命。無論是同工或弟兄,每個人我都個別與他們聊天,聆聽、瞭解他們的想法,並提出聖經的教導和我的提醒。在與他們的相聚中,我深刻感受到,福音戒毒真是最美的事奉。

 

戒毒要戒心毒 信仰成全

事奉這麼多年,遇到許多棘手、稀奇古怪的事,次數真是不勝枚舉。尤其是對戒毒弟兄而言,每一件事都發生得很快,常會令人應接不暇,有時甚至讓人陷入無所適從的困境中。若按著我們自己肉體的想法,的確是無法、也不容易去愛那些傷害我們的人。但是感謝神,我不能、我不容易,可是主能。因為主已把祂的榜樣留下,賜下祂的愛,使我們靠著真理的靈,帶領我們進入真理,讓我們能夠因著祂的愛而傳達這份愛。我們必須信靠神的能力,因為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生命能持續性的改變,是根據神堅定、永不改變的神性。神的聖潔將我們的罪揭發出來,迫使我們勇於與罪爭戰,並引導我們,讓我們能實際走上戒毒成功的路。。

來台灣至今已37年,我致力改善台灣因毒品而造成的社會問題,極力宣導「戒毒要戒心毒」的輔導概念,落實「全人重建、同儕相扶、培育工人、服務社會、宣教拓展」的理念,受到社會廣大迴響與認同,並輔助世界各國成立戒毒工作。

一人吸毒全家受害,造成社會不得安寧;一人戒毒全家快樂,減少社會成本;而戒毒成功後去幫助別人戒毒,增加社會資源,這是值得投入的工作。雖然吸毒者要能戒毒成功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但這是我的使命,無論任何一個要戒毒的人,我都會不放棄的想盡方法幫助他們。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2021.3.17   409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