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一天夜裡,一場幫派的械鬥中,來自單親家庭的少年于念慈誤殺了無辜的路人,造成兩個破碎的家庭。于念慈被關進了監牢,讓多年辛勞的母親心死如灰 ,但在警方辦案過程裡,卻發現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竟然帶來「復活」的契機…… 。

目錄

工作人員表:       

製作 | 伊甸基金會 

編劇 |     

導播 | 詹慶臨 

報幕 | 閻大衛 

錄音 | 李繼吾 

插畫 | 楊兆蘭

剪輯 | 蘇麗華 

 

劇中人:            

于念慈     男,少年幫派老大,邱慕迪擔任

蔣得恩 |  男,蔣傑的爸爸,李自立擔任。

于淑嫻 |  女,于念慈的媽媽,詹慶臨擔任。

陳警員     男,閻大衛擔任。

大       頭  |  男,幫派少年,許秀柱擔任。

路人甲     女,黃舒芸擔任

路人乙 |  男,李繼吾擔任。

 

第一幕

 

12595047671746

(特别效果:警車自遠急馳而來,警笛長嗚,聲音凄厲。接著人聲匯聚,喧嚷嘈雜,外加警察吹哨聲等等)

 

路人甲:(好奇地) 發生了什事啊?

路人乙:(感慨地) 唉!還不是不良少年鬧事,聽說把一個無辜的過路學給生殺了!

路人甲:唉呀,這太可怕了,!這個世界怎麼得了喲,到處都充滿罪惡!

(風聲,時鐘敲十二下)

于:都十二點了,怎麼念慈還沒回來?唉!這個孩子真讓人操心,每天都要三更半夜才回家,也不知道又野到那裡去了?

(哈欠聲)好睏!

(叭達聲,有物墜地)

于:(吃驚地) 什麼聲音?院子裡好像有人?(走到窗外)誰呀?(半响)奇怪,没人嘛,大概是貓跑到院子裡了。

!我真是擔心念慈這個孩子,越大越壞,不好好念書,整天和那些不

三不四的壞孩子鬼混,這樣下去可怎麼辦---(門吱呀一聲開了)

于:(警覺地) 是誰!?哪一個?

慈:(小聲地) 別嚷,媽,是我!

于:(不悅地) 是你,念慈,幹什麼鬼鬼崇祟的?你怎麼到現在才回來?

慈:(支晤地)噓!媽,家裡沒有人來過吧!

于:(氣)這麼晚了,還會有誰來?只有我這個做媽的,天天給你等門到半夜,剛剛你是不是翻牆進來?嚇我一大跳,為什麼不走大門?

慈:我我怕你睡了……

于:你不回來,我還能睡得著?咦,你的衣服怎麼撕破了?還有血?念慈,你又和人打架了?

 

照片5裁邊

慈:沒沒有呀,哦,媽,家裡有錢嗎?給我一些,我馬上要走!

 

于:這麼晚你又要去哪裡?

慈:(不耐地)呀,妳不要問好不好,到底有沒有錢?

于:(氣)沒有,你昨天不是才跟我拿了錢?又要錢?!你也不想想,我一個月辛辛苦苦賺這麼點錢,又要供你吃、供你穿,還要供你上學,偏偏你又不學好,書不唸,成天就是惹事生非,給我添麻煩。

慈:哼,一跟妳要錢,就來這一套,婆婆媽媽的!

于:(感傷地)唉,你從小就沒有爸爸,我吃苦受累把你帶大,你一點都不體恤我這個做媽的……

慈:好了,好了,媽,妳是有完沒完?一天到晚就聽妳嘮叨。

(電鈴急促地響)

慈:(緊張)唉呀!糟糕,不好了,一定是他們來了!

于:(不解)他們來了?誰呀?

慈:(慌張)不行,不行,我要從後門走了,哦,對了,媽,有人找我,就說我不在……,不不,就說沒有見到我好了。

     (跑步聲漸遠)

于:(呼喚)念慈,你去哪裡?

    (電鈴聲繼續響著)

于:哦,來了,來了(低聲)是誰按鈴按得這麼急?

    (腳步聲、開門聲)

于:(意外)哦!是警察?有什麼事嗎?

警:于念慈在嗎?

于:(遲疑)他他不在。

警:真的?

于:請問發生什麼事?是不是念慈又在外頭和人打架了?

警:(冷笑)哼,何止打架,這回亂子可鬧大了,他殺了人!

于:(驚訝)什麼?!念慈殺了人?

警:是的,他今晚和一群不良少年械鬥,結果他誤傷了一個過路的學生,現在那個學生已經死了……

于:(驚駭萬狀)啊,這怎麼辦?

警:于太太,如果于念慈回來,希望你能勸他出來投案,那樣或許還能從輕處刑,要不,……。好,我走了。

   (腳步聲去遠)

于:(自語)這不會是真的吧?太可怕了……,不不,我不相信,念慈喜歡和人打架是真的,但是他絕不會殺人……

    (門呀一聲又打開了)

慈:(小聲)媽,那個警察走了吧?嚇,好險,我就躲在後門外邊,差一點就被他看見了!

于:(悲)孩子,這是真的嗎?你怎會做出這樣的糊塗事?

慈:還不是為了我們黑虎幫和黑龍幫結仇的事,上次黑龍幫把我們的一個兄弟打了,今晚我們找他們報仇,剛好那傢伙從旁邊經過,我們還以為他是對方的人,糊里糊塗就給他一刀,誰知道……

于:唉呀,你這孩子也太不像話了……

慈:好了,現在沒有時間廢話了,媽,妳趕快替我收拾幾件衣服,還有家裡的現款都給我,我要出去躲一躲,等風聲過了再說!

于:可是,念慈,你能躲到幾時呢?即使你能躲過法律的制裁,又怎能躲過良心的審判?孩子,一個人犯了錯,就應該悔改啊!

慈:(後悔)媽,我知道錯了,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殺人是要判死罪的呀,我只有逃一天算一天了……

     (門突然大響)

警:(高聲)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跑步聲,與物撞擊聲)

裁邊照片6

警:(喝止)于念慈,不要跑,四週已經被包圍了,你逃不了的!

慈:(低聲)真他媽的倒霉!

警: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所以早佈置好了等你!

慈:(狠狠地)今天總算是栽在你們手裡了!

警:于念慈,你不要發狠,你母親說的對,人若犯了罪,就應該悔改,你如果能真心悔過,法律會念你年幼無知,從輕量刑的,現在,乖乖把手伸出來,我要給你銬上手銬……

于:念慈---(悲泣)你叫媽怎麼辦哪?

慈:(懺悔地)媽,我對不起您,我真後悔以前沒聽您的話,才有今天的下場。

警:于念慈,你早能這樣想就好了,我們走吧!

于:(淒厲)孩子!

慈:(哭)媽---

  (腳步聲去遠)

于:(悠悠地)唉!也許是我錯了,當初我不應該堅持和得恩離婚,讓念慈失去教養,成為殺人犯,唉……

 

第二幕

裁邊照片1

音樂

警:蔣先生,對於這次的不幸我們很遺憾,尤其是您兒子無辜被殺的案件,警方十分重視,我們決定要嚴加取締這些不良少年組織,維護社會安寧。

蔣:(悲憤)希望警方能秉公處理,為我的兒子伸冤。

警:那是一定的,這些不良少年也太囂張了,蔣先生,您也不要太難過了,好在凶手已經被逮補了,我相信法律會給他適當的處分。

蔣:唉,十多年來,我們父子相依為命,那天晚上,小傑說要去看一位同學的病,結果就這樣一去不回…

警:這真是一個不幸的意外,蔣先生,您說孩子從小就沒有母親?

蔣:是的,說起來,這又是另一個不幸,十六年前,我因為一時荒唐,做了對不起我太太的事,最後夫妻離婚,當時我們有兩個兒子,大的二歲,小的才一歲,離婚後,太太帶了大兒子離開

警:哦?那麼,以後你們就沒有再見面?

蔣:沒有,我沒臉再見到她,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悔恨中,當時,要不是鬼迷了我的心竅,愛上一個舞女,我太太也不會離開我,好好一個家庭也不會被我拆散了,小傑也不會死了,唉!

警:蔣先生,您別傷心了,這只能說是天意!

蔣:不,「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種的是情慾,收的就是敗壞;種的是罪惡,收的就是死亡」。自從我信了主耶穌之後,我才知道我的罪孽是多麼深重!

警:唉!

蔣:我更對不起我的孩子,因為我的緣故,使他們從小就沒有完整的家庭,沒有辦法享受爸媽共同的愛,尤其是小傑,從小身體就不好,有心臟病……

警:蔣先生,你的兒子蔣傑有心臟病?

蔣:是的,先天性的心臟病,常常一受到刺激或驚嚇,就發病了。

警:是嘛?聽您這麼一說,我倒想起一件事,那天晚上,我是第一個趕到場的,當時你的小兒子已經死了,可是我查驗傷口,只有肩膀給砍了一刀,我就覺得很奇怪,他並不是傷在要害,怎麼就會沒救了呢?嗯,照你剛才講的,蔣先生,你想會不會是他受了驚嚇,因為心臟病發而不治的?

蔣:(黯然地)不論什麼原因,對我有什麼差別呢?再怎樣我的兒子也不會死而復活的。

警:哦不,這其間的差別可大著呢,按照法律來說,你兒子如果是被殺死亡的,兇手就會被以殺人罪被判重刑;但如果他的死因是別的因素造成的,那兇手的罪就輕的多了。

蔣:你的意思是?

警:蔣先生,我說一句我不該說的話,兇手也是一個年輕的孩子,他原本也應該有一個美好的前程,卻因為一時糊塗,鑄成大錯,如果你能去法院為他作証,減輕他的刑責,給他一個自新的機會,或許能使他從此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蔣:(激動)什麼?!你要我原諒那個兇手?不,我做不到!我沒有辦法忘記小傑的慘死!

警:蔣先生,您是一位基督徒,你們不是常說「要愛人如己,要寬恕別人」嗎?

蔣:陳警員,你結婚了嗎?你有小孩嗎?如果有人也殺了你辛辛苦苦養大的小孩,而且死得那慘,你會原諒兇手嗎?小傑是個善解人意、孝順善良的孩子,他一直有一個心願,想上大學讀社工系,以後幫助社會上許多無助弱勢的人,那麼好的孩子,卻被…卻被一個流氓誤殺,這種無賴一定要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免得日後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害……

警:蔣先生,我自己也有一個10歲的女兒,我可以稍微體會您心頭的痛,只是,小傑已經死了,人死無法再活過來,如今,如果能幫另一個年輕人悔改,給他機會重新站起來,不也是幫您的兒子作件好事?

蔣:(沉默)讓我想想吧!

 

第三幕

裁邊照片8

音樂(電鈴)

于:哪一位呀?

警:是我,陳警員,于太太我帶了一位朋友來看你。

  開門聲

于:陳警員,你是帶誰來呀?

蔣:(意外地)咦?你不是淑嫺嗎?

于:啊?怎麼會是你?你來做什麼?

警:哦?怎麼回事?你們兩人認識啊?

 

蔣:唉,她就是我16年前離婚的太太。

警:什麼?他是你前妻?那麼于念慈是---

于:于念慈就是我和前夫生的兒子,原來的名字叫蔣豪,我因為恨前夫背叛了我,所以離婚後我就給孩子改了名字,跟著我的姓,同時告訴孩子,他的爸爸早已經死了。

蔣:啊?于念慈就是小豪?(痛苦)那麼,他和小傑就是…

警:于太太,您可以先讓我們進來坐著談嗎?

于:不,我不許他進入我家的門!

警:于太太,噢,不,妳這又是何苦呢?你們有什麼恩怨,以後再說,現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先討論,是有關妳兒子的案件。

于:(不悅)我真不知道你帶他來找我做什麼?進來吧……

    (進門聲、腳步聲)

警:這件事,誰也沒有想到,妳知道被于念慈誤殺的那個學生是誰嗎?

于:我不知道,是誰?

蔣:(氣弱地)他就是小傑…

于:(驚呼)啊是小傑?!---怎麼會是我的小兒子小傑?小傑死了?我---不相信,怎麼會這樣?天哪!

蔣:(悔恨地)古人說:「自作孽,不可活」,這完全是我當年的一念之差,造成了今天的結果,淑嫺,我對不起妳,請妳原諒我…

于:(痛苦)不要再說這些了,我也有錯,不給你留一絲絲的餘地,否則也不會有今天……我更對不起你的是,我沒有把小豪教養好,才會有這樣的下場。

蔣:這不怪妳,唉,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于念慈和小豪是同一個人,我來這裡原來是想告訴妳,小傑的真正的死因並不是被刀殺,而是當天小傑受了驚嚇,心臟病發了,你是知道的,小傑從小就有先天性的心臟病…

于:(泣)我可憐的小傑。

蔣:淑嫺,現在要面對的是小豪的問題,如果他知道那個被他誤殺的學生竟然是他的親弟弟,他會不會因為心靈上的負擔過重,而想不開?或是走上極端?

警:嗯,這倒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其實在要來找妳之前,我已經和蔣先生談過了,他失去兒子非常悲痛,但是,最後還是決定要原諒兇手,我們來就是要告訴妳這件事情。

于:(憤怒)這個畜牲,讓他死了算了!

蔣:不,淑嫺,這不是小豪的錯,只怪我們做父母的沒有盡到責任,才使小豪走偏了路,現在我們只有想辦法救他。

警:對,你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能再失去另一個了。

蔣:我想,我們暫且不要把真象告訴小豪,免得刺激他。

于:唉,但願小豪能從此學好!

 

第四幕

裁邊照片3

音樂

于:得恩,你衣服換好了沒有?今天是小豪假釋出獄的日子,我們快點去接他回來吧!

蔣:馬上就好了。

于:唉,一晃就是兩年了,這次總算得到法官的法外施恩,只判了3 年半的徒刑,也還好小豪在監獄行為良好,沒有再惹麻煩,所以今天才能提前假釋。

    (電鈴聲)

蔣:淑嫻,有人在按鈴,

于:我聽到了,得恩,你快換衣服,我去開門。誰呀?

慈:(粗暴地)是我!

    (開門聲)

 

于:(驚喜地)念慈,你怎麼自己回來了?我們正打算要去接你呢。

慈:哼,你們?你們是誰?叫得好親熱!

于:(失措地)孩子,你你怎麼啦?

慈:我怎麼啦?問妳自己,自從我被關在牢裡,我真是後悔極了,決定從此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兩年來我遵守監獄的規定,努力學好,就是希望早一獲得假釋回來,好好讀書、孝敬您,可是沒有想到我一出來,就有人告訴我說,(恨恨地)你和別人同居了!

于:孩子,你怎麼這樣說?

慈:我一心一意想要學好,有什麼用?我想力爭上游,妳卻使我失望,媽,妳太對不起死去的爸爸,我恨你…

蔣:(大喝)念慈,不許你對你的媽媽無禮!

慈:(輕蔑)哦,原來就是你!我說嘛,天下哪有這樣好的人?我殺了你的兒子,你不但不恨我,反而設法為我減刑,我坐牢的時候,你三天兩頭來看我,告訴我聖經上的道理,勸我悔改,原來,原來你是別有用心啊?你看上我媽了。

 

于:(生氣)念慈,不許你胡說!

慈:這下可好,我殺了你的兒子,你強佔了我媽,咱們之間恩怨一筆勾消,以後誰也不欠誰的了,

蔣:(氣)你

慈:對不起,我要走了。

于:(急)念慈,你要去哪裡?

慈:我要去找我原來那班弟兄,我要重整旗鼓,這個世界我看透了,什麼正人君子?狗屁!

于:(泣不成聲)得恩,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

蔣:唉,沒想到這孩子誤會我們了,他不知道我們已經復合了,現在我們只有為小豪禱告,把他交給上帝,求上帝親自感化他了。

 

第五幕

裁邊照片7

(音樂)

 

頭:老大,你總算出獄了,以後你有什麼打算?

慈:打算?!他媽的,我把那個老傢伙當作恩人,誰知道他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原先我還打算出來後好好做人,現在我看開了,這年頭做人太老實,別人就騎到你頭上來!

頭:唉呀,老大,其實你又何必呢

慈:大頭,你負責給我把弟兄都召集過來,這回我要好好大幹一場,重振我飛虎幫的聲威,也好讓那些王八蛋知道我于念慈不是好惹的!

頭:(為難)老大,這個,我…

慈:怎麼?你不願意?

頭:不是的,老大,這兩年警方一直在勸導感化,我們飛虎幫早就已經解散了,弟兄們也都在安份守己的過日子,像我現在,我是在一家鐵工廠做學徒,打算好好學一門手藝。

慈:(罵)真他媽的沒出息!(叫)不好了,有巡夜警察過來了,大頭,我們快躲起來。

    (腳步聲近)

警:奇怪!明明看見兩個人影,怎麼就不見了?(叫)哦!原來在這裡,出來,出來!你們是幹什麼的?三更半夜的還在街上遊盪?(驚呼)咦,你不是于念慈嗎?你什麼時候出獄的?怎麼還不回家呢?

慈:回家?回什麼家?我爸死了,我媽改嫁了,我現在是無家可歸!

警:(自語)原來他誤會了,嗯,看來我不得不把真相說出來,免得他永遠執迷不悟,(喚)哦,于念慈,你知不知道有一件事情,你媽媽一直瞞著你?沒有告訴你……

慈:什麼事?

警:那就是你爸爸並沒有死,他只是和你媽媽離婚了,而你媽媽呢,因為恨他,所以離婚後就給你改了姓,改了名,同時告訴你爸爸已經死了,其實你還有一個弟弟,跟著你爸爸……

慈:我爸爸沒有死?我還有個弟弟?

警:是的,你原來的名字叫蔣豪,你的弟弟名字叫蔣傑。

慈:蔣傑?蔣傑不就是被我誤殺的那個學生嗎?那麼蔣得恩是---

警:蔣得恩其實就是你的爸爸,他原來也不知道你就是他兒子,直到遇見了你媽媽。

慈:(大聲地)你,你胡說八道,我不相信!

 

于:(遠處呼喚)念慈---念慈---

警:哦,你爸媽來了,你可以親自問問他們。

于:(喘息地)念慈,原來你在這裡,我們等你一整天,還是陳警員告訴我們你在這裡,天氣這麼涼,快!快披上這件夾克吧。

慈:媽,我問你一件事,我的爸爸是不是還沒有死?他是不是叫蔣得恩?

裁邊照片9

 

于:哦?你都知道了?是的,孩子,原諒媽媽不該騙你

慈:那麼,一切都是真的了?那麼那個死掉的學生就是我的親弟弟?(痛苦地)天哪,我都做了什麼?你們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痛哭)

蔣:孩子,我們怕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會更難受,怕你

慈:(嘶喊)爸,媽,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吧!我不是人,我是畜牲!我是我還有什麼臉活下去?

蔣:孩子,一個人犯了罪,知道悔改就行了,只要你徹底改過,好好做人,那麼你弟弟在天之靈一定會原諒你的。

慈:爸,媽,我錯了,我太對不起您們了,我更對不起弟弟

蔣:小豪,我和你媽媽已經復合再婚了,雖然你弟弟死了,但我相信他在天上知道我們三個人團圓,一定很高興的。

慈:(堅決地)嗯,爸媽,現在我願意當你們的面鄭重宣布,從今天開始,我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以前的于念慈已經死了,今天活著的是新生的蔣豪……

于:(喜極而泣)孩子,媽媽太高興了,因為我的兒子已經失而復得,死而復活了!

頭:(歡呼)看啊,外頭天快亮了,又是新的一天,走,老大,我請你們一家吃早餐去!,陳警員,你也一起來哦!

警:哦,謝謝大頭的好意,我還要值勤工作,恭喜你們一家團圓!還有大頭,以後不要再混幫派,不要再叫小豪老大了;小豪,你以後可別再到警察局報到哦!

慈、頭:Yes sir

蔣:孩子,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是復活節,是紀念耶穌基督為了救贖世人的罪孽,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日子,盼望我們的罪和耶穌基督一起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也盼望我們新的生命能夠和主一起復活!

于:感謝上帝,救了我們的家,讓我們重新和好。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 2020.9.24   403-2下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