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劉姐說要幫身心障礙朋友做職業重建,我心想:這個景況,可能嗎?不但經費短缺、人手不足,這件事也無前例可循,到底要怎麼做?帶著疑惑加入伊甸,當年我拄著柺杖,開始展開在伊甸工作的日子。

 

(圖說:孫惠蘭(右)當年和訓練部主任張長傑一 起提供就業輔導,最近和 93 歲的張教授重聚合影。)

 

口述︱孫惠蘭 整理︱ mimy 雅婷

 

誠如劉姐所寫,身心障礙者朋友十分需要一份合適的工作,不但可以自給自足、對社會有所貢獻,家人也不再需要為之操勞憂心;同樣有著切身之痛的劉姐,早有深刻的體悟。早期我進入伊甸的時候,社會對於身心障礙者的認識非常有限,也因為了解得不夠透徹,鮮少給予就業機會,提供無障礙環境更是

少之又少,我不埋怨,也能夠理解一般世俗的眼光。

 

光是禱告呼求就夠了嗎? 帶著疑惑加入伊甸當年我拄著柺杖,進入剛成立不久的伊甸基金會工作,那時劉姐說要幫身心障礙朋友做職業重建,我心想:這個景況,可能嗎?不但經費短缺、人手不足,這件事也無前例可循,到底要怎麼做?劉姐曾說:「因為神給我感動,所以必須這樣做!」那時還未信主的

我,聽得霧煞煞,嘴巴張得好大,內心充滿疑惑:光是禱告呼求就有用嗎?

 

說起來很汗顏,起初我很抗拒做殘障者福利的工作,雖畢業於輔大社會工作系,卻早就體認到做這一行要耗神費力,憑自己的身體狀況,怎麼可能辦到?

但看到劉姐和前輩同工們這麼全心全意地投入擺上,實在深受感動,我明明有相關專業,又身為殘障者最能感同身受,有什麼理由不加入?我對自己說,就兩年,一鼓作氣地全心投入吧!原本給自己兩年的時間,結果一投入就是七年!

(圖說:1985 年在伊甸同樂會中,孫蕙蘭扮起牛仔主持人和學員們嗨在一起。)

 

職訓就輔雙管齊下,擬定最佳作戰守則在劉姐的帶領下,伊甸整合各界資源,開啟身心障礙者職業訓練班,就是要建立身心障礙者的招牌,打響伊甸殘障職訓班的名號。

 

除了專業技能的學習與訓練,我們發現心理衛生和就業輔導,更是職業重建的關鍵!很多身心障礙者對於社會的職業環境很陌生,也不了解自己在就業市場上的價值,導致就業意願低落;他們多半願意接受專業訓練,卻不太願意接受輔導和協談,偏偏這才能真正幫助他們進入職場,並走得長久。於是,我們把身心障礙者在求職時,可能遇到的問題,都一一攻克,為他們擬定最佳作戰守則。

 

以職業訓練做為開端,引導學員接受團體或一對一的心理衛生課程,包括肯定自我、人際關係溝通、情緒管理與壓力調適等,提升自我形象;藉由進行性

向測驗,釐清長處和潛能,同時也認識不同職業的專業技能需求,和所對應的人格特質與薪資落點。

 

我們更尋求醫師來設計殘障類別和功能程度,幫助身心障礙朋友自我檢視,看看自己符合哪些職業的條件與要求。最後,幫助學員和其他身心障礙者,進行職業重建和工作機會的媒合,從撰寫履歷、面談練習,到實際陪同面試等,不同面向的協助,可說是滴水不漏。

(圖說:孫蕙蘭是伊甸最早的半職同工之一,和伊甸創辦人們合影。)

 

該做的只管做,上帝絕對負責到底即便如此,還是發生了劉姐在文中提及的「學生造反」事件,記得當下我問劉姐,萬一學生去告我們怎麼辦?還要不要繼續進行晨更呢?沒想到,她竟毫不猶豫地說:「這是神給我的異象,當然要辦!」親眼目睹劉姐和同工們,竭盡心力地為身心障礙者謀求福利,把來自神的愛活用在工作當中,藉著每一分的努力與貢獻,榮耀神並為更多人帶來祝福,成為最真實的見證。

 

這樣屬神且完全擺上的工作價值觀,對我產生極大的影響,不僅讓我從而追隨,成為一位基督徒,更改變我的工作心態;過去的我,太仰賴專業所學和理

性思考,到伊甸才明白,「工作」應該是用身、心、靈去服事,目的是榮耀神、為主做工;直到現在,我在喬治商工擔任輔導主任,不但做特殊教育宣導,更藉由各種講演或活動,傳遞福音,因為我始終記得劉姐曾說:「如果這是神要我們做的,我們只管做就對了,上帝絕對會負責到底。」

 

聖經裡說:「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二十五章 40 節)。」在往後的日子,我也將秉持這樣的信念, 繼續做下去。

 

資料來源:伊甸基金會  新蘆葦集-職重篇    伊甸園電子報392下期  2019.10.30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