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的惟能,有著自閉跟智能障礙,因為腦部萎縮,成了發展遲緩的慢飛天使。

在伊甸公益影片拍攝現場,惟能似乎對玩玩具有點不太在行,公益大使Janet一旁逗著,

兩人互動漸漸熱絡,玩開了,惟能媽媽靜靜看著,臉上洋溢著專屬母親欣慰、慈祥的笑容。

 

文│郭依瑄   照片提供│惟能媽媽

 

惟能帶著黑框眼鏡,厚厚的鏡片,由瘦小的媽媽抱著進來。

大家看到可愛的惟能,紛紛上前逗弄捏捏他的臉,

「要扶著他的脖子哦!」媽媽一旁叮嚀著。

六歲大的孩子,有些重量,大家輪流抱著,心裡都不禁佩服惟能媽媽,

因為平常帶著惟能去復健時,都是這樣抱上抱下的搭乘公車。

 

惟能不怕生,誰抱都好,也不吵鬧,

「他每到一個新的環境,就會四處張望,膩了才會開始吵鬧。」媽媽微笑說著。

四歲半的惟能,沒有口語能力,剛領到身障手冊時,上面註明著「重度障礙」,

讓原本抗拒領手冊的媽媽,眼淚被這千斤重的四個字逼了出來。

 

「我會想,為什麼我會讓惟能這樣子,一直檢討懷孕的時候我是不是哪裡沒做好…….

別人質疑的眼光、焦躁的心情、繁瑣殘酷的健康檢查、毫無進步的復健課程,

讓原本開朗樂觀的惟能媽媽流了不少眼淚。

 

領到手冊之後,惟能到了伊甸早療中心上課。

從一開始移動方式只能爬行、無法抓握東西、需要人餵飯、甚至也不會坐,

在伊甸和媽媽的努力下,現在只需要人攙扶就能緩緩地走,

坐著、自己進食也都不成問題。

(陪著惟能上課的媽媽)

「那時候,我帶著惟能去做復健,公車上的歐巴桑指指點點,

問我為什麼孩子這麼大了還不會走,要我不要太寵。

還有一個阿伯, 直接指著惟能的臉,笑他這麼小就帶著眼鏡。

惟能媽媽語氣除了有些憤恨不平,更多的是對社會的冷眼旁觀、落井下石的無奈。

 

幸好,除了這些冷言冷語,還是有許多溫情支持著惟能媽媽。

在影片拍攝現場,藝人Janet與惟能玩的不亦樂乎,趴在Janet身上的惟能笑的燦爛,

媽媽與大家提起,爸爸總是會趁假日載著惟能一起去復健,

在過程中認真的觀看,回家後則與惟能反覆練習。

 

惟能還有個開朗調皮的小姐姐,相較於惟能,姐姐挑食許多,

總是會將蘿蔔、苦瓜等等不符合美味標準的食物,悄悄地餵給弟弟吃。

睡覺時,惟能的小腳不是壓在姐姐的肚子上,就是把姐姐從美夢中踢回現實,

氣憤的姊姊總會輕捏一下他的腿,翻身再睡。

(左邊照片是兩人小時候,右邊照片倆人長大了,情感也跟著深厚)

但在某次的家庭旅遊中,小姐姐主動牽起弟弟的手、時不時的照看惟能,讓媽媽又驚又喜。

而慈祥的阿公常趁媽媽煮飯時,將惟能推出去散步,

這時,常關心惟能臉書的鄰居們就會來看看他,

還熱心地提供了許多建議:針灸、食療等等療法。

 

這樣熱鬧而平凡的日子,天天上演著,而媽媽總是微笑看著大家與惟能的互動,

這些關愛,一點一滴,都是支撐她堅強下去的力量。

 

翅膀,是由一根一根的羽毛組成,

每個關愛惟能的人,都像一根溫暖的羽毛,組成了他前進的翅膀。

相信,未來惟能會在大家的關愛下,展翅飛翔。

(幸福的惟能一家人)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4 2018.4月號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