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昌明即使說到臥床的父親,依舊也讓人感覺到那不服輸、樂觀積極的態度)

 

那位在電視上,替小販老闆解決痠痛問題的熱心主持人,

其樂觀開朗的笑容、超級節儉的個性已經成了他的招牌特色!

照顧失智父親已有多年的他,是怎麼調適心情,讓自己的「痠痛好離離」呢?

 

文│郭依瑄  攝影│何坤益

 

 

對侯昌明而言,為家庭付出一切的父親,是生命的根基、是給予一切的沃土。

由於緊密的父子關係,所以當父親確診為失智症時,

侯昌明心中的混亂煎熬自然是難以言喻,他一肩扛下了照顧父親的重責大任。

 

一般說來,失智老人在發病後,平均壽命只剩7到9年。

然而侯爸爸在侯昌明與妻子曾雅蘭的細心呵護下,已安然度過了20個年頭。

這奇蹟般的過程有多少的血淚心酸?

以及侯昌明積極正面的個性又是如何而來的呢?

 

母親在侯昌明1歲時即離世,父親在他4歲時迎娶繼母,雙方財力懸殊。

小時候,繼兄腳上的新鞋曾讓侯昌明忌妒,遂轉而向父親索討。

而侯爸爸,身為一名銀行行員,即使有人送來藏滿鈔票的水果禮盒,卻不曾取半分半毫。

如此正直的操守,在那艱苦的時代,又怎能有多餘的錢買雙新鞋給寶貝兒子呢?

 

吵鬧到第三次時,他發現父親眼眶泛紅,霎時,天真童稚的眼神窺探到大人的紛亂世界。

自那天起他不再吵鬧,靠自己撿破銅爛鐵換錢,

餓了就到果菜市場,撿拾地上半爛的蔬菜,白水滾過,勉強的度過一餐。

到國小畢業好不容易存到五千塊,看著手上那些辛辛苦苦掙來的錢,

他終於體會到賺錢的辛苦,而決定更加珍惜賺來的每一分錢。

 

 

用想像力飛翔

侯爸爸從罹病初期總是向侯昌明問「今天禮拜幾?」到後來病情加重,開始出現幻想。

他說:「這過程吼,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叫做絕無冷場!」

腦海中記憶紛亂、親人的臉孔模糊、重複同樣的問題,是最常發生在失智老人身上的病徵。

 

忘記老婆已經去世的侯爸爸,曾反覆追問侯昌明

「你媽呢?」「媽媽前幾年就走了。」「走了!怎麼會走了?」

侯昌明的回答總是讓父親傷神流淚,他不忍一次次割著父親的心,

遂說:「媽去美國玩,你忘記了嗎?你出錢給媽去玩的阿!

她說她很想你,而且回來要親你一下捏。」父親終於展露笑顏。

 

後來病情加重,為了怕父親走丟,他為父親套上有基本資料的手環。

侯昌明說:「吼,爸,這我特別找的,你戴上去,整個人都發光捏!」

「欸?哪會按呢?面頂怎有我的名字,你拿走!我不需要你安捏!」

侯昌明見到父親氣急敗壞地拔下手環,趕緊說:「欸爸,這我金鐘獎好不容易拿到的捏。」才勉強讓父親乖乖戴上。

 

侯昌明照護這二十年下來,發現父親雖然老了,心中卻住著一個可愛小童。

與其用事實據以力爭,使氣氛傷感,讓父親心中小童垂淚度日,

難道不能用想像力,幫可愛小童繪一雙翅膀嗎?

於是他開始跟父親「練肖話」,瞬間世界開闊許多,

有次還要幫父親介紹女朋友,逗得父親哈哈大笑。

 

(侯昌明善於用"想像力"讓父親快樂)

 

情緒整理 轉化想法 帶來無窮希望

2年前,侯爸爸因為腦出血,目前臥床插管。

侯昌明深知老人照護的重要,為了呼籲更多人「提防失智、關懷老人」,

相關公益活動的邀約,他總是積極參與、現身說法,

以經驗告訴大家「照顧者的心理狀態,將決定被照顧者的生活品質。」

 

他分享:「剛跟雅蘭結婚的時候,因為我要出外景,他專心在家照顧我爸爸,

在那個環境下情緒沒有辦法抒發,即使她天性樂觀,憂鬱症還是找上了她。

後來,我找了很多人幫忙照顧,甚至還去拜託岳母,

讓雅蘭有了喘息的機會,情況才漸漸好轉。」

 

而現在,侯昌明除了積極參加公益活動,也對自己的退休生活有了些心理建設。

他與老婆努力賺錢、培養共同興趣,還時常與老友聊天相聚、搓搓麻將。

談到將來的老年照顧規劃,他說:

「我跟雅蘭,雖然希望兒女相伴,但不想要牽絆住他們。

如果有天需要24小時照護的話,我們就去住安養院呀!

跟一群年齡相仿的人住在一起,環境又清幽,也是很不錯欸!」

 

問起那天如果真的來到,他最想跟父親說什麼。

他說:「如果那天真的到來,我會好好握住爸爸的手,

謝謝他,讓他安心的走,下輩子我還要繼續當他兒子。」

 

在侯昌明堅毅的眼神中,我們看到他強大的心理狀態,即使拿到的不是一手好牌,

但是憑著不服輸的精神,奮力與命運周旋,終於撐起了一個家,還讓父親得到妥善的照顧。

而眼前,這迷人的招牌笑容,就是他與命運抵抗的最強武器!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2期 2018.2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甸園季刊 的頭像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