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宇菲提到過往的父親,不需言語,眼神即道盡了一切)

歌手池宇菲:「在知道父親罹癌後,我們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過。

我們三兄弟,盡力讓父親感覺到快樂,這一大段日子,父親過得開心又充足。」

他看似沒有遺憾的說道……

 

文:郭依瑄  攝影:何維綱  

圖片提供│池宇菲

採訪當天,他一身牛仔勁裝,看來年輕俐落,

與歌聲中溫暖帶點滄桑的印象,似乎有點無法連結。

「一抱白頭鬃,笑青春風搖帆,恩恩怨怨,故事講袂完……」

這首《平安》,是池宇菲要送給父親和家人的歌曲。

如今,年邁的父親已然過世,每當談話過程中觸及某些情境,

池宇菲的眼神,便不自覺地凝視著遠方,彷彿有千萬句話想說,卻又被回憶羈絆住。

 

回想當年,年僅14歲的池宇菲,

醉心於探索世界不愛讀書,終於在連續翹課兩個禮拜後被退學。

池爸爸為了讓兒子復學,帶著他挨間學校拜訪,

懇求學校收留,父親鞠躬的樣子,他至今仍記得。

池宇菲告訴父親:「爸,我讀書比不過人家,但是我賺錢不會輸給別人!」

(池宇菲說著當時年輕闖蕩社會的飄泊日子)

從那天起,一個國中未畢業的孩子,帶著大把青春和幾分膽識,外出闖蕩,

汗水在全台各地灑下足跡。異鄉風寒又帶刺,父親雖然不擅言詞,

但故鄉那盞暖燈默默地守候,讓池宇菲深切地感受到了父愛。

 

自己一天天茁壯,父母一天天老去,是世上最無可奈何的悲涼。

父親確診出直腸癌後,池家三兄弟蒐集各方資料,開了家庭會議,擬定抗癌計畫

決定開刀不化療,一家人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過。

 

寡言的父親不曾表露出太多悲傷,只是偶爾淡淡的感嘆:「我怎麼會得這種病……」

三兄弟帶著孩子們輪流回來看父親,聊天群組上每個禮拜都會更新與父親相處的近況,

他們選擇用天倫之樂替他驅趕病痛,讓父親開心地度過了五年的時光。

(一家人常帶著父親開心出遊,即便後來父親不良於行,大家也推著輪椅帶他到處去)

父母在池宇菲八歲時離異,他未曾體驗過完整的家庭。

凡事皆靠自己的他,帶父母去日本遊玩。

兩老終於冰釋前嫌,扶持著彼此,漫步在夕陽餘暉下,

池宇菲嘴角藏不住笑意:「超感動的,那幾天,補足了我心中四十年的缺口。」

 

話鋒一轉,談起父親辭世當天,池宇菲不時睜大眼睛,為了不讓思念的眼淚滴下來。

那時,池爸爸的癌細胞轉移到肺部,緊湊且沉重的呼吸聲,像極了忽明忽滅的生命訊息。

池爸爸想要為了家人努力地、掙扎地活下去。

 

唱歌,一直是池宇菲的夢想,這首《平安》是獻給爸爸的祝福。

在死神的腳步緩緩接近時,池宇菲把對父親的愛化作柔軟的音符,

讓病榻上的池爸爸欣慰微笑,直說好聽。

 

靈堂上,那張燦爛笑容的遺照,是池家三兄弟挑選的。

池宇菲:「我爸總是碎念我『晚上不睡覺,早上不起床。』

從那天起,再也沒有人會這樣管我了。」對父親的千萬遍思念,化作短短的幾句話。

 

也許是長年在商場上闖蕩的關係,讓池宇菲習慣笑臉迎人,將自己的情緒深深隱藏。

採訪過程中,每遇較敏感的話題,便能看到他抬起頭含笑凝視遠方的神情,

彷彿在回想往事,又彷彿想隱藏哀傷。令人動容的畫面,一如他在MV中,

對著父親的聲聲呼喚的神情,相信在天堂的池爸爸,依然可以聽到兒子的祝福與思念。

 

(池爸爸永遠活在家人的心裡,不曾遠去)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2 2018.2月號

 

文章標籤

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